地熱發電推動卡關,修正申請策略方能解套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23 日 8:00 | 分類 科技政策 , 能源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印尼、肯亞、土耳其等國家在短短十年內建立完整的產業鏈,每年可完成 100~200MW 的地熱機組併網;台灣政府從 2003 年有意重啟地熱發電,至今已 15 年過去,2018 年累計可完成電網並聯的地熱機組僅 330kW,兩件都是由民間業者自行完成;目前國營企業領銜在國有地的兩件地熱發電專案,耗費 4 年共開發 4MW 的小型地熱發電,也遇到欠缺適當申請流程的問題,導致行政申請程序還在研擬,地方基層公務員只能以「溫泉法」審查地熱發電計畫,如此緩步下要如何達到 2020 年 150MW 的地熱發電目標?



以下現況是由於政府欠缺遠見導致的發展困境,導正地熱發電的推動策略是必要的手段,2020 年的地熱發電目標才有實際意義。

  1. 國營企業的預算 3 年前沒有為地熱發電編列,造成地熱國家隊欠缺經費及人手;現在編列的預算要到 2020 年才能執行,2021 年才看到成效。
  2. 目前由政府提供的 3 項地熱發電計畫只有 2020 年地熱發電目標的二十分之一。
  3. 地調所被賦予承接 NEP-II 地熱計畫的責任,但過去地調所長官不支持地熱發電,因此沒有框列地熱發電的預算,現在地調所要等到後年才有經費執行,目前任務為建置地熱地質資料庫,但無法提供其他語言版本。
  4. 地熱發電需要有科學為基礎的管理法規,而且是與國際技術觀念接軌的重要環節,並不是放寬現有 38 種不同法令限制就可以解決問題。

一直以來,欠缺再生能源專業的行政團隊都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推動再生能源,直到「離岸風電」橫空出世的商業模式,讓新政府找到推動「能源轉型」的關鍵策略。技術複雜性極高的「離岸風電」已經讓外商願意開出「破盤價」,但技術成熟超過 50 年的「地熱發電」反而躊躇不前。

其實許多人忽略離岸風電的發展關鍵在於保險及專案融資,在發展前期就委託有國際信譽的工程顧問公司進行評估規劃,保險公司及銀行才能合作推動後續專案。國內大大小小的「公共建設」都是走這一套必要流程,透過專案保險及融資的機制才能啟動具有經濟規模的再生能源專案;相較而言,能源局提供最多一億元的地熱探勘補助方案,對於 2MW 以上的地熱發電專案幫助有限,因為廠商無法在政府協助下取得至少 10MW 地熱發電所需的專案貸款。

再生能源就是「能源轉型」的「公共建設」之一,但「前瞻計畫」明顯偏重傳統交通水利等「公共建設」項目,忽略「能源轉型」的重要價值。參考「離岸風電」模式可發現,由具有國際信譽的專業公司盤點及普查再生能源條件是最重要的第一步。過去十多年的地熱發電推動,只將地熱發電當作科學研究課題,而未規劃產業化的步驟,導致討論地熱潛能條件只能引用工研院 1994 年的資料。

若是我國無法輔導出一家具有地熱資源評估能力的專業公司,請直接委託國外的專業團隊進行,否則後續的專案保險及貸款會因欠缺國際接軌而徒增產業風險及成本。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