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重貶,Paul Krugman:金融危機將現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13 日 9:14 | 分類 國際金融 follow us in feedly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Paul Krugman 撰文指出,土耳其正重蹈 20 年前亞洲金融危機的覆轍。




Paul Krugman 指出,一個國家,無論出於什麼原因,這成為外國銀行的最愛,並且經歷了多年來大量的外國資本流入,最關鍵的是由此產生以外幣計價的債務。若國外資本對這個國家失去信心,會進一步導致本國貨幣下跌,然而債務占 GDP 的比例卻越來越高。

債務開始損害實體經濟,然有市場又更家缺乏對國家的信心,最終形成惡性循環。如果土耳其沒有通過經濟政策有效應對危機很難擺脫這個泥沼。例如冰島在資本管制和債務處理方面做得非常好,簡單來講,就是國家拒絕承擔私人銀行家債務產生的公共責任。只有如此,土耳其才會重新開始出現由貨幣疲軟推動的出口繁榮。

而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辦法就是擁有足夠的國際信任,然後暫時實施某種形式的資本管制,並說服國際投資人這是一個替財政負責的政權,然而這不是一項簡單的任務。自 5 月 14 日土耳其總統 Recep Tayyip Erdogan 宣布將掌握貨幣控制權以來,里拉已經暴跌 31%,目前年通貨膨脹率更達到了 85%。

(Source:新浪財經)

目前 Erdogan 宣示將平息市場,抨擊國際資金的炒作,但拒絕進行資本管制。他聲稱這不是正常的市場現象,並希望民眾能夠一同支持里拉,但儘管貨幣暴跌,土耳其央行仍拒絕升息,這被市場廣泛認為是受到政治壓力,並引發對土耳其經濟走向硬著陸的擔憂。

建議籌建貨幣委員會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經濟學家 Steve H. Hanke 表示,事實上,土耳其的通貨膨脹一直都相當嚴重,自 70 年代開始就維持著近 20% 以上的成長。土耳其若要抑制這樣的趨勢,應籌建貨幣委員會,按需求將票據轉換和硬幣發行以固定匯率錨定外國貨幣。且錨定貨幣儲備金需等同於貨幣負債,並透過其儲備資產的利息與維持其負債的費用之間的差額產生利潤。

但該委員會不能像央行一樣有自由裁量的貨幣權力,也不能憑信貸發行貨幣,唯一職能是以固定匯率兌換其為錨定貨幣發行的本幣,令流通中的里拉數量完全由市場力量決定。如果 Erdogan 能盡速採取類似的舉措,將會有顯著的效果。法國農業信貸銀行新興市場分析師 Guillaume Tresca 也指出,光靠升息也是不夠的,土耳其需要建立更多的國際信任,及對央行獨立性的真正承諾來重新平衡經濟。不過截至目前為止,土耳其政府可能還難這樣做。

只要繼續過度寬鬆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土耳其的問題將繼續存在。土耳其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達到創紀錄的 22.11%,相關的信用違約掉期也大幅走高,是自 2009 年 3 月以來的最高水平。元大寶華研究院指出,由於土耳其長期依靠外債融資,如果情況惡化成金融危機,可能會透過銀行管道擴散到其他金融市場,將會對已經表現疲弱的歐洲銀行業帶來衝擊。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