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海是「湖」還是「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18 日 12: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生態保育 follow us in feedly

裏海的名字雖然有個「海」字,但外界都稱它為「世界最大的內陸湖」,到底裏海是「湖」還是「海」呢?



從 2 個國家變成 5 個

1991 年蘇聯解體之前,裏海一直是蘇聯和伊朗共享的資源。蘇聯解體之後,沿著裏海長達 7,000 公里的海岸線繞一圈就能經過俄國、伊朗、哈薩克、亞塞拜然和土庫曼共 5 個國家。

想要資源  就要先決定是湖還是海

近年來,由於裏海蘊藏豐富的天然資源:有石油、天然氣還有可以製成魚子醬的鱘魚,這讓裏海沿岸五國都想從裏海拿到好處。

然而,決定各國該如何分配裏海資源之前,裏海沿岸五國還需要先解決另一項爭議──這個世界最大的內陸湖究竟是「湖」,還是「海」呢?

是湖就要平均分配

對一般人來說,乍聽之下裏海是「湖」還是「海」似乎沒有太大差別,但對裏海沿岸五國來說,如果裏海是「湖」,就必須沿岸各國平均分配;如果裏海是「海」,就要按照沿岸國的海岸線長度分配,裏海還會受《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保護。

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保護下,裏海的天然資源、領土權和環境管理就不只限於沿岸國家。

▲ 蘇聯垮台後,裏海沿岸一共有俄國、伊朗、哈薩克、亞塞拜然和土庫曼 5 個國家。(Source:By Redgeographics [CC BY-SA 4.0 ], from Wikimedia Commons

▲ 8 月 12 日,參加完第五屆裏海高峰會的國家元首邊走邊聊。左起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和土庫曼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G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Source:達志影像)

只有伊朗覺得是湖

裏海究竟是「湖」還是「海」的爭議中,一直以來都只有海岸線較短、同時也是蘇聯解體前便擁有裏海主權的伊朗認為,裏海是內陸湖而不是海,但其他 4 國都不同意伊朗的主張。

既不是湖也不是海

12 日,在哈薩克阿克套市(Aktau),裏海沿岸五國終於達成協議,決定要將裏海視為既不是湖也不是海,而是「具有特殊法律地位的水體」。

把裏海的海床上下分開看

協議中,裏海沿岸五國將裏海的水域和海底下的天然資源分成兩部分,海床之上的水域可讓沿岸國家的人自由進入領海,也不允許任何國家在裏海設置軍事基地。

究竟裏海到底蘊含多少天然資源,才會讓沿岸五國一直覬覦它呢?

▲ 2017 年 10 月,亞塞拜然首都巴庫(Baku),一名男子在裏海沿岸曬衣服,遠處還能看到裏海海域的石油鑽井機。(Source:達志影像)

石油比美國多  天然氣和阿拉伯一樣

外傳,裏海海底蘊藏 480 億桶石油,光是石油含量就超過奈及利亞或美國單一國家境內石油蘊藏量,還要加上幾乎和沙烏地阿拉伯擁有的天然氣蘊藏量能相提並論的 8.3 億立方公尺天然氣。

這次裏海沿岸五國達成的協議將裏海水域和海床底下的天然資源分開,這意味著裏海的石油、天然氣爭議尚未解決。

土庫曼想直送天然氣

土庫曼和亞塞拜然一直希望能在裏海打造天然氣管線,如此一來,土庫曼就能直接將天然氣送往歐洲,而不需要繞到俄國再送往歐洲。

然而,俄國一直以來都是主要出口石油、天然氣到歐洲的國家,這讓俄國一直很反對土庫曼和亞塞拜然這項計畫。

▲ 2016 年 12 月,法國巴黎一間世界歷史最久也最大的高級魚子醬專賣店 Petrossian,店家展示一排裝在錫罐裡的高級魚子醬。(Source:達志影像)

八成魚子醬來自裏海

此外,裏海也是數種鱘魚的產地,而能製成珍貴的魚子醬。世界有 80%~90% 魚子醬產於裏海,而魚子醬每公斤可賣到 2 萬 5,000 美元(約台幣 76 萬 9,560 元)。

裏海鱘魚消失中

然而近十多年來,裏海魚子醬產量逐年減少。2002 年一份調查就曾經指出,裏海的鱘魚逐漸消失,或許不久的將來就會滅絕。

當時這份調查還發現,裏海鱘魚有很大比例都是年幼的鱘魚,而不是可以產魚卵的成年鱘魚。也就是從那時起,有越來越多關於裏海鱘魚捕撈限制或魚子醬貿易的禁令。

可以制定各國捕撈配額

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指出,裏海沿岸五國 12 日達成的協議,便允許各國制定鱘魚捕撈配額。

▲ 2013 年10 月,哈薩克在裏海的卡沙干油田(Kashagan)建造一座人工島嶼。(Source:達志影像)

水域爭議影響環境維護

從環境污染的角度來看,裏海主權爭議還會影響到裏海生態該如何維護。

BBC 指出,裏海一直以來因為石油開採或其他工業污染,油污已影響到裏海生態環境,卻沒有相關執法單位可處理爭議水域的漏油或污染事件。

鱘魚首當其衝

聯合國高加索環境展望(UN’s Caucasus Environment Outlook)報告指出,裏海的油污影響到鱘魚的洄游路線,當鱘魚在亞塞拜然的阿普歇倫半島(Absheron Peninsula)附近水域游泳時,這塊水域的污染程度已經讓鱘魚的食物和氧氣量受到限制。

另一方面,伊朗排放到裏海的污水,其中的細菌也讓鱘魚受威脅。

▲ 2005 年 3 月伊朗薩里市(Sari),一名伊朗男子在日出時蹲坐在裏海岸邊。(Source:達志影像)

這場協議誰輸誰贏?

《法新社》認為,蘇聯垮台之前裏海是前蘇聯和伊朗共有,這次的協議等同讓俄國和伊朗成為最大輸家。因為這份協議讓裏海海岸線較短的伊朗分配到相對少的資源。

BBC 則認為,這項協議公約的文件還沒有對外公開,現階段還很難判定誰輸誰贏。不過 BBC 也提到,這次協議沒有將裏海視為湖泊,對海岸線較短的伊朗來說,就是潛在的輸家。

但是,如果將裏海視為湖泊,對於最早聲稱擁有裏海主權的亞塞拜然和哈薩克來說,這兩國就會變成輸家。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為今年 7 月,攝影師從哈薩克阿克套市上空往地面拍裏海和附近山丘的照片;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