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移生產基地伴難題,ODM 廠且戰且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2 月 22 日 13:30 | 分類 伺服器 , 國際貿易 , 零組件 follow us in feedly

中美貿易戰影響下,全球 NB、伺服器主要產能皆位於中國的台灣 ODM 廠,已於非中國地區增加產線因應衝擊。其實近年 ODM 廠商基於中國工資持續提升壓力,提升中國以外的產能計畫本來就有進行,貿易戰只是讓進程加速而已;不過短期來看,中國目前還是供應鏈最為完善的生產基地,還找不到可以完全替代中國生產條件的地區,轉移陣地將帶來整體生產成本與費用的提升,因此儘管隨著中美貿易戰休兵大限(3 月 1 日)逐漸逼近,產能主要佈建於中國的 ODM 廠,對於海外建廠投資,仍不敢貿然進行,處於且戰且走心態。



台灣 ODM 廠加速啟動非中國產能計畫

台灣 ODM 業者過去以來為全球 NB、伺服器最大供應商,中美貿易戰打開之下,雖 NB 還未列入加徵課稅清單,但伺服器已受到影響,ODM 廠多已在非中國地區增加產線、尋求因應之道,而全球品牌客戶深恐未來貿易戰加劇、影響產品擴大,也紛紛要求組裝廠未雨綢繆,啟動中國以外的產能佈建計畫。

ODM 廠包括近年積極在伺服器市場拓展的廣達、英業達與緯創,這些廠商除了 NB 之外,伺服器業務已成為營運動能重要支柱之一,廣達伺服器營收比重達近 2 成,英業達則占約 35%,緯創除了伺服器代工業務外,子公司緯穎專門負責白牌伺服器業務,合計也有逾 2 成左右比重,貿易戰之下,這些廠商首當其衝。而其他 ODM 廠如仁寶、和碩,雖然所受影響較小,但也不得不動起來及早做準備。

不論是受到影響的伺服器,或是還未受到影響的其他終端裝置,基於未來不確定性,都被 ODM 廠與品牌客戶納入是否移地生產的規畫範疇之內。

英業達於台灣桃園廠先前就有出口美國比較敏感(政府單位)的筆電產品,如今貿易戰出現,將會納入產能調配使用;手持裝置方面,也有部分產品可規劃從馬來西亞檳城出貨至美國,目前調配計畫都在掌握中。伺服器方面,則從墨西哥組裝出貨,避開貿易戰影響。

仁寶於越南的生產線已經架設好,後續會視貿易戰談判情況,決定是否加速建設。而本來仁寶負責政府標案相關產品以及部分 IOT 產品出口的台灣平鎮廠,在貿易戰之下,會將該廠重新整頓拿來做為產能配置的一環。

和碩則於印尼巴淡島建新廠,已於今年 1 月開始出貨;同時越南也在考量之中,但還沒確定要建;至於印度則計畫自建廠房。台灣方面,也有一些生產線搬回新店廠與龜山廠,主要是生產附加價值高的產品。

和碩表示,「印尼與越南廠的規劃,都會有第一階貿易戰被加徵課稅的產品進去。」廣達也透露,本來就有擴大台灣投資計畫,如今在中美貿易戰氛圍下,擴廠計畫只會加速推動。

緯創則具有多個海外生產據點,可因應變化調整。緯創旗下緯穎,目前伺服器生產是委由緯創進行,緯穎指出,貿易戰發生後,公司在墨西哥的組裝業務有做一些改變,因此即使產品內部有中國出口的零組件,不過「機櫃出口到美國已經是墨西哥製造」。

「但我們同時有做最壞的準備。」緯穎表示。基於未來的不確定性、防範未然,緯穎計劃今年於台南科學園區興建廠房,用於生產主機板,預計第二季量產。

ODM 業者指出,不僅是已經受到影響的伺服器,品牌客戶基於未來不確定性,或是深恐貿易戰加劇,都要求代工業者提出產能替代方案、買個保險,未來若情勢惡化,才不會因應不及。

其實 ODM 廠欲降低中國產能比重,轉而尋找中國以外的生產據點規劃,也並非貿易戰才開始,很早之前就已經是著手進行。

降低中國產能為方向,但轉移陣地面臨多重難題

中國近年基本工資每年以雙位數幅度攀升,反映中國近年國民所得提高,以及招工越來越困難的背景,對於產能主要佈建於中國的 ODM 廠而言,營運壓力有增無減,雖然一直以來 ODM 廠皆有投入自動化、工業 4.0,生產效率已獲得有效提升,但一個廠仍動輒萬人以上規模,成本壓力仍重。

以英業達來說,近年不斷投入工業 4.0 生產,英業達估算產線之生產效率已大幅提升 40%,不過目前南京廠仍有約 1 萬多人,上海廠更高達 2-3 萬人之多。長期而言,中國人力成本提升還會是 ODM 廠的營運壓力所在,轉移生產陣地早已是廠商考量的選項之一。

ODM 業者指出,中國工資持續提升壓力仍在,提升中國以外的產能計畫本來就有進行,貿易戰只是讓進程加速而已。

不過轉移生產基地並非那麼容易,中國以外的其他地區,普遍存在著供應鏈不完整、政府配合度較低、當地基礎建設不夠完善、文化差異等問題待克服。上述問題都可能會間接導致無形或有形的生產成本反而較中國為高。

和碩就認為不論是越南或印度廠,因為當地法規以及供應條件等問題,都難以在今年達到量產條件。

和碩近期頻頻在東南亞尋找生產據點,但都因為當地條件欠佳,花了一番功夫在找尋地點。「越南都是倉庫型的、鐵皮屋的(廠),不符合電子業規範,比較適合鞋業、紡織業,越南工廠偏向傳統產業較多。」和碩表示。

而和碩印尼巴淡島建廠投資計畫則相對較為順利,今年 1 月已有產品開始出貨,主要還是因為巴淡島的供應鏈及投資環境相對健全。

「包材與機殼廠都已經過去了,PCB 板會從泰國過來,這是比較利益問題,哪邊 lead time 短、成本 OK,就會過去。」和碩說。

持續投資海外、持續觀望

ODM 廠最終在中國以外的產能投資計畫,取決於該地區的整體投資條件而定,但現階段顯然還沒有到達能夠大舉投資的階段。

某 ODM 廠也不諱言,東南亞工資雖然較低,但供應鏈完整度無法與中國比擬,因此整體所產生的成本及費用一定比中國來得高,「中國仍是最大最完整生產基地,這樣的地位短期無法改變」。

ODM 廠目前主要還是配合客戶所要求,針對高單價或是未來可能受到波及的產品預作產能準備,不過若談到這些 ODM 廠未來中國產能比重要降至多少?現在都還言之過早。

「若(貿易戰)沒談好,3 月開始會忙翻,若緩下來,在越南還是會啟動,但速度不會那麼快,客戶希望我們備著,以後若有狀況可以拉上來。」仁寶如此表示。反映 ODM 廠且戰且走的現況。

隨著中美貿易戰休兵大限逐漸逼近,貿易戰後續是否逐漸平息亦或是進而加劇未有定論,不過卻牽動著 ODM 廠產能挪移與否的緊張神經。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關鍵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