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 Facebook:每天過濾 3、400 篇暗黑內容的合約工,離職後成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2 月 28 日 8:30 | 分類 Facebook , 人力資源 , 數位內容 follow us in feedly

你一天在 Facebook 上 po 幾篇文?想像一下,擁有超過 20 億用戶的 Facebook 平台,即使只有幾萬用戶是張貼暴力、色情、激進言論的活躍用戶,平台上一天會出現多少不當影片、照片與文字內容?



據外媒 The Verge 報導,Facebook 專門與派遣公司合作,主要讓他們的合約工,每天坐在電腦螢幕前掃視,過濾掉平台上的不當內容。這個對品牌形象、用戶體驗相當重要的工作職位,每小時工資卻只有 15 美元(約台幣 450 元),每年工資約 2 萬 8 千美元,反觀 Facebook 正職員工平均年薪為 24 萬美元。

除了薪資不平等以外,這些「內容仲裁者」(職位名稱:content moderator)的工作環境、工作職務,也不盡理想。

內容仲裁者離職後大多成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

身為內容仲裁者,其主要職務內容就是瀏覽平台貼文、確認是否符合 Facebook 政策規定、刪除或保留有爭議的貼文內容。但是,換句話說,他們的工作內容就是每天觀看好幾百篇與色情、仇恨言論、暴力等相關的貼文,並刪除他們,避免其他用戶看到。

據 The Verge 報導內容,一位內容仲裁者就得在許多同事面前,播放一部描繪丈夫被他人不斷用刀子捅入身體,同時在他妻子面前求饒的影片,同時告訴其他工作者,這樣的影片違反 Facebook 政策,得被移除。他得佯裝沒事地解釋工作,內心卻不斷作嘔。

日班的內容仲裁者,每天早上 7 點開始上班,每天大概瀏覽 3、400 篇類似的內容,中間有 2 次 15 分鐘休息時間、1 次 30 分鐘午餐時間,以及每次輪班不超過 9 分鐘的「健康時間」,這是當他們因為所看到的內容感到心裡不舒服,就可以短暫離開位子的時間。

這些內容仲裁者都有簽訂保密協議,不得把自己每天在 Facebook 內看到的內容告訴他人,就連家人、伴侶也不行。據報導,每個內容仲裁者工作約 1 年,就會開始出現類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這個時候他們會選擇離職,即使症狀持續跟著他們,卻再也無法獲得 Facebook 或派遣公司的相關資源。

除此之外,長時間暴露在這些偏激內容中,內容仲裁者也開始有類似的世界觀,工作環境中對他人開黑色笑話、對同事說話偏激等,為了減輕心理壓力,有些內容仲裁者甚至還在休息時間抽起大麻。

因為內容仲裁者隸屬派遣公司,不屬於 Facebook 管理,派遣公司一開除這些合約工,他們就喪失任何保障,沒了工作,只剩下受過傷的心靈。

單季獲利 70 億美元的企業,或許能做得更好

▲ Facebook 單季就能賺進近 70 億美元,在這樣的員工福利與政策下,似乎能夠做得更好。(Source:Flickr/Anthony Quintano CC BY 2.0)

Facebook 在全球約有 1 萬 5 千名合約工擔任內容仲裁者,他們遍布全世界 20 個不同地點,負責過濾 50 種語言平台貼文。

2017 年 5 月,Facebook 執行長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曾表示,會擴大內部社群操作團隊,來管理平台上的不當貼文。於 2018 年底,大約有 3 萬名員工負責平台安全事務,其中有一半都是過去合約派遣的內容仲裁者。

The Verge 報導刊出後,Facebook 回應表示,他們所合作的派遣公司,都有良好的工作環境與條件,Facebook 也有固定與這些員工互動,確保他們的工作狀況,或許有一些不滿意員工散播負面消息的意外,讓他們的努力陷入疑問,但是內部的全球營運團隊將會繼續以此方式運作,同時確保這些合約工擁有良好的資源支持。

Facebook 以「全球規模化」運作,當作選擇派遣合約工來過濾平台內容,或許有他們的立場。但是,考慮到過濾平台內容職務本身的重要性,以及 Facebook 是一家單季獲利 69 億美元的跨國企業,如此對待員工,似乎值得被提出討論。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