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爾稱削弱美國的是貿易戰,川普:他要辭職絕對不攔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26 日 12:20 | 分類 國際貿易 , 國際金融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總統川普將美國經濟的疲軟歸咎於聯準會,如今聯準會主席鮑爾在央行年會中公開表示,貿易戰才是禍首。

在此次的 Jackson Hole 全球央行年會中,重要的主題就是政治干預。各國央行官員大多不願接受政治干預,如今更群聚在一起表示,貿易糾紛如何毒害全球經濟並使他們的工作更加困難。鮑爾在會上其實已算是較為委婉的表態了,他僅稱,央行不是全能,降息不能解決貿易問題,對此央行無能為力。川普更表示,鮑爾若要辭職,他絕對不阻攔。

川普甚至在 Twitter 上拋出,美國最大的敵人到底是聯準會還是中國主席習近平的發言。此事也備受其他央行官員詬病。費城聯邦儲備銀行總裁 Patrick Harker 指出,民間企業擔憂地一直都是貿易的不確定性,而不是資金成本問題。而鮑爾也再提到政策不確定性的概念,強調目前情勢基本上沒有先例可以借鑑。

在經濟學上,不可知的結果與可統計量化的風險是不一樣的,央行官員可以去估計關稅將如何影響進出口,甚至如何與經濟成長連動。然而卻很難了解關稅是如何影響商業信心、投資計劃和人力招聘。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總裁 Robert Kaplan 也指出,川普會因任何非經濟原因而選擇使用關稅做為武器,這樣的舉措強化了白宮政策的不可預測性。

Kaplan 以美墨協議為例解釋,儘管市場剛認為爭端已經解決的時候,川普又可以隨時以關稅威脅。也就是從那時起,許多企業在資本支出和擴張計劃上變得更加謹慎。且如今企業已內化了貿易不確定性,並預計將會維持很長一段時間,這意味著,就算貿易問題真的得到解決,經濟情勢可能也不會改善。

全球央行都擔憂

其他國家如澳洲央行行行長 Philip Lowe 也拿川普作例。全球央行正經歷一系列重大的政治衝擊,如川普呼籲美國企業撤離中國,且事實上,央行對此類事件無力改變。這就是最令人擔憂的事,這次年會可說是全球央行行長聚在一起抱怨。面對可能即將到來的經濟衰退,這些全世界最重要的銀行家們,根本沒有任何信心。

聯準會前副主席 Stanley Fischer 也在午餐會中表示,問題在於美國總統,他自己也完全沒法對目前境況做出建議。各國央行多年來一直要求這些政治家必須更有建設性地使用財政政策,以解決困擾經濟的結構性問題,然而成效不彰。

英國央行行長 Mark Carney 坦承,目前貨幣政策根本沒有足夠的空間,來管理如今面臨的重大風險。他強調,美國貿易僅占全球的一成,GDP 也僅有全球的 15%,但美元用於貿易將近一半,甚至全球證券發行的 2/3,若美國濫用貨幣政策將造成全球貨幣體系的扭曲,破壞了政策制定的有效性。

大國央行瀰漫著擔憂的氣氛,而如瑞典及土耳其等更加難以應對衝擊。克里夫蘭聯邦儲備銀行總裁 Loretta Mester 擔憂,全球經濟將遭到破壞,貨幣政策能做的事其實非常有限。若全球真的陷入寬鬆循環,聯準會將不排除重啟危機時的緊急工具,例如負利率等政策可能會再度出現。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