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微軟但不局限於此,納德拉讓微軟復活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0 月 08 日 7:30 | 分類 Microsoft , 名人談 , 雲端 follow us in feedly


在一群強勢霸道的矽谷 CEO 中,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rayana Nadella)就像混進狼群的猴子。

標準的黑色的方框眼鏡、光頭、抿嘴笑,休閒棕色皮鞋搭上彩色襪子。2014 年微軟 CEO 易主時沒人能想到,這個有點孩子氣的印度人,用 5 年時間帶領微軟市值翻了 3 倍,重新回到兆美元玩家的行列。沒有得意洋洋的炫耀,沒有野心勃勃的宣告,微軟的股價就像薩蒂亞一樣低調又按部就班地上升。直到幾年後人們才驚呼:微軟復活了。

大衛‧魯賓斯坦(David Rubenstein)曾在訪談節目問薩蒂亞:「微軟股價上升後,你是否覺得自己在董事會的地位提升了?」薩蒂亞開玩笑說:「並不,他們所有人都問我能不能幫他們修電腦。」

什麼造就了薩蒂亞?

對薩蒂亞來說,學習是一輩子的事,這種觀念一部分源於他的家庭。他有一個曾任大學老師的母親,父親則是崇尚終身學習的公務員。年輕的薩蒂亞本想當板球運動員,並在銀行找份工作混飯吃,父親制止了他。採訪時薩蒂亞提到當時的想法變化:「如果我去當板球選手,也許能成功,不過也僅此而已。我覺得應該嘗試更多東西。」薩蒂亞的大學老師回憶,他是一個聰明且愛問問題的學生,「有時候我甚至覺得他(問題多到)在試探我的耐心」。

▲ 板球。(Source:Unsplash

即使工作後,薩蒂亞也從來沒停止學習。薩蒂亞剛進微軟後利用週末通勤讀完芝加哥大學商學院 MBA,在 Bing 工作時旁聽一年 Netflix 的內部會議,直到接任微軟雲端服務後實在分身乏術,才遺憾地停止。接任微軟 CEO 時,他幫自己買了「肯定看不完」數量的書和網路課程,把辦公室打造成「社區書店」。

接受 Bloomberg Businessweek 採訪時,薩蒂亞有趣地把「知道一切」和「學習一切」比成兩個人──表示「學習一切」的人一定能到更高的高度──這也是他在微軟極力推廣的新文化:「成長型思維模式」。

如果說終身學習是薩蒂亞的外在表象,那內在動力則是無限思維。這點可從薩蒂亞的碩士論文題目《複雜圖著色的最佳啟發法》略窺一二。

複雜圖著色是理論計算機科學著名的非確定性問題:如果為美國地圖上色,但相鄰的州不能用同樣顏色,怎麼找到又快又好的方式解出最少需要幾種顏色?

就像圓周率再怎麼計算也只能得出無限逼近真值,非確定性問題也沒有最優答案,不同的只是速度和路徑。

對薩蒂亞來說,生活就是一次複雜圖著色:眼前的問題有無限可能,而他永遠在尋找最佳方案的路上。

無限思維讓薩蒂亞身處微軟但不局限於微軟。身為在微軟待了 20 多年的局內人,薩蒂亞接任微軟後果斷放棄諾基亞,將船頭轉向雲端服務和 AI 研發,表現出既是商業的敏銳嗅覺,更是清晰的大局觀。被問到用 1~10 中選個數字評估微軟轉型進行到哪一步時,薩蒂亞毫不猶豫,「1,且永遠是 1。過去的已經發生了,只有未來能衡量我。」這對薩蒂亞來說是沒有意義的問題:10 在這個問題代表有限的最大值,而薩蒂亞看見的是無限未來。

薩蒂亞還在印度上大學時就確立了長期目標:「做軟體,從事市場行銷,去微軟。」薩蒂亞喜歡 5 天制實驗板球比賽(Test Match)勝過一日賽( One Day),他還喜歡冗長複雜的俄羅斯小說。薩蒂亞本來能在 1994 年就拿到美國綠卡,但這意味著妻子拿到綠卡前他們都無法見面,而薩蒂亞無法接受這一點。他很快放棄近在眼前的綠卡轉而選擇 H1B(特殊專業人員/臨時工作)簽證,並幾年後和妻子一起拿到美國永久居留權。對薩蒂亞來說,長期結果比短期利益更重要。

無限思維為薩蒂亞鋪展出無限視野,也促成他溫和、謙遜的行事風格。據薩蒂亞大學同學回憶,薩蒂亞讓他印象最深的就是為人處事,非常友好且平易近人。薩蒂亞同事也表示,從來沒看過他生氣、提高嗓門或發一封帶怒氣的電子郵件。

這和微軟前兩任 CEO 的風格完全不同,不過正是內鬥嚴重、管理老化的微軟需要的。薩蒂亞一上任就著手重建公司文化,把合作值列入考核制度,並在 2015 年改善和蘋果的關係──在此之前,微軟和蘋果間僵持多年。他就像潤滑劑,把員工和公司、微軟和客戶接了起來。

微軟的搜尋引擎 Bing 推出一款對話 AI,被問到知不知道薩蒂亞時,AI 十分機靈:「那個簽了我批准書的人!獲得他批准的假期之前我是不會對他有任何評論的。」也許只有那個在川普白宮會議挑眉抿嘴、晃頭亂瞟的薩蒂亞,才能管得住這樣的 AI。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Bhupinder Nayyar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