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經濟正夯,為何 YouTuber 竟成疫情受災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16 日 12:00 | 分類 數位內容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武漢肺炎疫情嚴峻,讓宅經濟大有可為,但為何同屬宅經濟重要一環、供應內容的 YouTuber,最近卻笑不出來?更糟的消息是,可能慘到 2021 年!

根據流量監測網站 SimilarWeb 數據顯示,YouTube 在疫情開始大流行的 2 月有 270 億次點擊,4 月流量更躍升二成二。

照理來說,YouTube 受惠宅經濟榮景,對第一線創作者(YouTuber)正是開發潛在觀眾、甚至擴張業務的大好機會,但,事實上卻沒這麼樂觀。

研調機構 IAB 訪談 400 位廣告主的報告指出,廣告主承認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比 2008 年的金融危機還來得大,更有四分之一廣告主將暫停第二季之前所有廣告。

廣告主收手,YouTube 外熱內冷

根據美國科技媒體 The Information 報導,廣告主收手,確實影響到 YouTuber 的生意。

經營近 200 萬訂閱人數頻道「TierZoo」的 YouTuber 萊西(Patrick Lacey),平時每月可從廣告獲得 11,000 美元(約台幣 329,000元)收入,但疫情期間,廣告主開始減少支出,導致萊西每月收入暴跌至僅 4,800 美元(約台幣 144,000 元)。

萊西坦承,現在是不確定的時代,目前正進行的合約,未來也可能有變數。

▲ 疫情讓 YouTube 流量大躍升。(Source:Unsplash

特定類型的 YouTuber 也為疫情所累,柯瑞(Mike Corey)經營 32 萬訂閱人數旅行頻道「Fearless and Far」就是一例。

3 月 8~15 日他正在阿拉伯海的索科特拉島(Socotra)拍攝影片,回到家才發現「世界真的變了」。

原本一年有 11 個月都出外拍攝的柯瑞,受疫情連累無法拍攝新影片。因此他正在翻閱過去的拍攝素材,並想辦法持續推出新影片。

雪上加霜的是,占他收入一大部分的旅遊節目通告費與各國觀光政府部門的業配,也都因疫情喊卡。

多元收入,YouTuber 不怕沒廣告

不過,也有部分 YouTuber 一派輕鬆,靠著多元收入打敗疫情下的大環境。

阿卡貝拉歌手霍倫斯(Peter Hollens)在個人 YouTube 頻道有近 250 萬訂閱者。

儘管廣告費較上月衰減 29%,但霍倫斯早已透過訂閱平台 Patreon、Spotify 等多元方式,獲得較穩定的收入,目前 YouTube 廣告費收入只占霍倫斯全部收入 8%。

除了舞台多元可分散風險,有些網紅也開發出其他商業模式來「度小月」。

格林菲爾德(Michael Greenfield)經營的烹飪頻道「Pro Home Cooks」4 月瀏覽次數狂漲 90%。但更令他高興的是,他在線上教學平台 Teachable 每套要價 147 元的課程,一個月就有 1,100 名學生註冊。

不過整體而言,目前情勢仍對 YouTuber 不利,美國 YouTuber 格林(Hank Green)就發現自己頻道的 CPM(每千次曝光成本)降到 28%,是 2013 年來最低。這個數字代表廣告主下廣告變少,因廣告競爭降低,曝光成本也連帶降低。

▲ 美國 YouTuber 格林發現自己頻道的 CPM(每千次曝光成本)降到 28%。

寒冬似乎沒有盡頭。IAB 指出,廣告衰退影響可能持續到 2021 年,73% 廣告主表示,預期將減少 2020~2021 年 20% 原定支出。

長年投入網路行銷的富群資訊執行長陳弘貞看目前疫情影響,認為由於市場觀望意味濃厚,新品推出少,連帶使廣告支出下降。

陳弘貞則建議創作者,要打造「數位資產」及培養「引流能力」。打造出有社交能量、社群連結的品牌,更要有跨媒介的能力,如此就不會受單一平台或因素制約。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