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中國第二大客戶,700 億比特幣帝國推手專訪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02 日 10:14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數位貨幣 , 晶片 follow us in feedly

兩個不到 40 歲的中國青年,5 年內打造出一間營收逾新台幣 700 億元的公司,這是半導體產業數十年來不曾有過的傳奇。



1 月中旬,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退休前最後一次出席法人說明會,各家外資分析師最興致勃勃的熱門關鍵字,不是 iPhone,也不是人工智慧(AI),而是「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如比特幣、萊特幣等虛擬貨幣)。

他們做的虛幣挖礦晶片
與手機晶片並列台積電動能

「近來,我們觀察到來自加密貨幣挖礦的需求,急遽上升,」法說會開場,台積電共同執行長劉德音,將加密貨幣與過去驅動半導體產業成長的 CPU(中央處理器)、GPU(繪圖晶片)、智慧型手機晶片等重要動能相提並論。

使加密貨幣成為台積電近兩季法說會焦點、並上調今年營收預測的,是 2013 年才成立的中國企業──比特大陸(Bitmain)。

它是一間自行設計晶片,生產銷售比特幣挖礦機,並有「礦池」、「雲端挖礦平台」及 AI 解決方案的企業。其發展速度如乘火箭一般,2017 年初約 300 名員工,至今年 1 月已擴張至 1,500 人。

「從營收看,我們已經是中國 IC 設計公司第 2 大,」比特大陸共同創辦人暨共同執行長詹克團(見首圖)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首度對外透露其 2017 年營收約 25 億美元(約新台幣 733 億元),超越中國手機晶片廠展訊。

不僅如此,比特大陸自 2017 年下半年起,已成為台積電中國第 2 大客戶,今年更可能躋身全球前 5 大客戶。里昂證券半導體產業分析師侯明孝估計,加密貨幣挖礦晶片,今年占台積電營收上看 7%,其中,約 8 成訂單來自比特大陸,「它今年對台積電的營收貢獻,甚至可能超過(華為旗下)海思。」

雖然其與傳統 IC 設計公司不同,非直接銷售晶片,而是將晶片搭載在礦機上出售,並有比特幣挖礦收益,但保守估計,光是其今年在台積電下單金額,就已超越台灣第二大 IC 設計公司聯詠 2017 年全年營收。

他被傳為中國比特幣首富
推比特幣分裂,降交易成本

傳奇的序章,由今年僅 32 歲的比特大陸共同創辦人暨共同執行長吳忌寒寫下。他提出比特大陸的創業構想,主掌業務與財務,更是傳說中的中國比特幣首富,市場推估其個人持有的比特幣價值超過新台幣 13 億元,但比特大陸否認此說法。

這位比特幣大亨形象兩極,有人視他為比特幣在中國的「布道者」。原任職創投業的他,在比特幣兌美元匯率首次達到 1:1 的 7 年前,和兩位朋友成立中國最大的區塊鏈論壇「巴比特」,試圖扭轉大眾對比特幣是騙局的疑慮。他也是中國第一位翻譯比特幣發明者中本聰之論文的譯者。

不過,加密貨幣媒體 Coindesk 將吳忌寒選入 2017 年區塊鏈十大人物,他的肖像畫卻是漫威電影《雷神索爾》中亦正亦邪的「邪神洛基」。

爭議緣於 2017 年,吳忌寒大力支持比特幣分裂,以降低交易成本、促進流通,讓比特幣更近於流通貨幣,因此誕生稱為「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的比特幣分支。但反對者認為,支持分裂的多為經營比特幣生意之廠商,若話語權落入少數商人手中,將違背比特幣的「去中心化」思想。此爭議尚未有定論。

他築起帝國護城河
看好比特幣能解通膨亂象

若說吳忌寒擘劃出比特大陸的骨幹,在他背後為這座王國填起血肉、築起護城河的,則是技術背景出身的詹克團。

今年 39 歲的詹克團,喜愛思考哲學,閱讀歷史書籍及科幻小說。受訪時,常常經過數秒思考,才悠悠的回答問題,句子精短,有時僅答一個「是」字。專訪結束後他自嘲的說:「我可能是你採訪過最安靜的 CEO。」

2013 年,吳忌寒找上詹克團,希望他協助研發挖礦晶片,隔天,詹克團只花了兩小時閱讀比特幣相關資料,便毅然決定加入比特大陸。

「我發現這(比特幣)是個偉大的東西,這就是我一直要找的!」詹克團表示,他自 10 年前開始思考通貨膨脹對人類生活的影響,「為什麼現在的人們都要不停的跑,才不至於被通貨膨脹給甩出去?當我看到比特幣馬上就明白,這可能是解藥。」

當時,比特幣雖處於戰國時代,業內有約 50 家廠商投入礦機晶片開發,但對台積電而言,這仍是未知的領域,「它看到兩個年輕人來找我做晶片,感覺我們是不是騙子?」詹克團笑著回憶。

詹克團向台積電的北京業務團隊做了比特幣的簡報,並以預先付款方式取得信任,從相對成熟的 55 奈米製程開始投片,再進展到 28、16 奈米等先進製程,「他們有個北京的業務女孩,還因為這事(指理解比特幣、接下比特大陸訂單)在內部得到很多獎勵,被稱為台積電的『比特幣女王』。」

比特大陸能在 5 年內營收從零成長到逾 700 億元,固然跟比特幣近年暴漲的行情有關,但其能成為礦機產業少數坐大的贏家,在於兩項關鍵。

首先是詹克團的中庸哲學。比特大陸的核心競爭力,在於能設計出單位耗電量內,運算效率最高的挖礦晶片。初期,挖礦晶片有大、小尺寸之爭,大尺寸晶片運算效能強,但耗電量高,散熱問題難解決,設計時程長,拖累產品上市速度,小型晶片特性則相反。

「從哲學層面考慮,大和小之間,中國人講求中庸之道,」喜愛思辨的詹克團選擇設計中型晶片,試圖在能耗比與產品開發時程取得平衡,「一開始想說我會不會做錯了?但幾年下來,跟我不一樣的都掛了,應該還是我對了。」他笑了起來。

其次,則是在高峰時就預備過冬。2014 年,比特幣匯率從最高 1:950 美元,一路跌到約 1:309 美元。當時比特大陸因現金水位較高,幸運存活,並且相較多數對手資金斷鏈倒閉、或縮減研發資源,其在低谷時沒停止研發,隔年推出新一代晶片與礦機後,就此橫掃市場,如今品牌市占率逾 8 成 5。

「對傳統公司來說,今年生意這麼大,明年生意這麼小,他們肯定受不了,對我們來說,大的時候,就要想好明年會這麼小,要準備更多現金,未來即使幣價低迷 3 年,公司還是要能很好的活著。」詹克團表示。

分散風險,做起 AI 晶片
研發人力超過挖礦晶片團隊

有鑑於公司若將所有業務壓在比特幣上,不利於長期發展,加上挖礦晶片市場若持續做大,其他 IC 設計大廠很可能加入競爭。兩位比特幣界的霸主,如今也已啟動轉型。

前年起,詹克團開始研發 AI 晶片,希望能打破 IC 設計界「一代拳王」魔咒。目前以影像辨識為方向,並套用其在比特幣礦機經驗,不是只賣晶片,而是將晶片連同軟體、演算法都包裹在伺服器內,整機銷售,提高附加價值。

為了招聘適合人選,降低進入 AI 領域的門檻,詹克團和吳忌寒兩人時常親自出馬,登門挖角,「一代拳王是很真實的狀況,我們是抱著二次創業的心態進入 AI 市場,重點是要夠謙虛,確實不懂,就多跟人學習。」詹克團表示,AI 晶片研發人力現已有 300 人,超過比特幣挖礦晶片的研發團隊規模。

同時,眼前更要解決員工數在一年內變為 5 倍,很現實的管理議題,「現在我們努力建設,公司的文化、制度,到 IT 系統,這些基本的東西,要迅速表現出來。」詹克團透露,自己正在閱讀美國創業圈的暢銷書《精實創業》(The Lean Startup),加強管理能力。

未來,比特大陸將持續跟台積電密切合作,預計採用 7 奈米等更先進製程,同時也已不需預先付款。此外,它也與台灣的封測、被動元件及主機板廠合作,並在台招聘工程師,採訪的這個星期天一早,詹克團就約了應徵者面談,他一季至少來台灣一次。

一間成立 5 年的公司,能迅速成為今年預計貢獻台積電逾 600 億營收的大客戶,吳忌寒與詹克團當年「敢賭」的眼光,決定了一半的成功。但未來,當比特幣熱潮冷卻,甚至所有礦藏挖完的那一天,AI 二次創業能否成功?兩人的名字能否繼續留在半導體業的名人榜上?考驗著兩位比特幣帝國的霸主,能否將勇氣與野心,轉化為管理和執行。

(本文由 商業周刊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