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記錄與分享生活,劉沛:成為 YouTuber 是人生路上出乎意料的轉折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10 日 18:53 | 分類 Google , 數位內容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我不是你所知道的傳統明星,現在這樣反而是我比較喜歡的,」兩年前因為寶可夢手遊《Pokémon GO》迅速竄紅的 YouTuber 劉沛,過去曾懷著明星夢從美國來台參加第二屆華人星光大道,雖沒能因此成功得名,卻意外開啟了影音創作人生。這也讓當初想當創作歌手的劉沛踏上意想不到的成名之路,現在已是擁有超過 76 萬訂閱粉絲的 YouTube 創作者。




嚮往幕前演出,沉潛兩年重新投入影音創作

回憶起 2012 年來台參加比賽時的情景,劉沛說當時夢想自己能成為類似王力宏、陶喆、方大同等國外長大的創作型歌手,在演藝歌唱事業闖出一片天,「當初想要當明星,想要當有影響力的人,」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跟身邊有名氣的歌手朋友一樣,在外面會被大家認出來。

不只熱愛唱歌、表演,劉沛也喜歡分享生活點滴,於是他在參賽期間開始拍攝幕後花絮,將在星光比賽的經驗和過程記錄下來,分享給其他參賽者及日後想參賽的朋友們看。而促使他開始拍影音日記(Vlog)的契機,其實是受到美國知名 YouTuber Casey Neistat 的影響。

原本劉沛開始拍 Vlog 前考慮很多,像是一直在比較相機,想等最新一代出來後再說,但 Casey Neistat 說的話令他改觀。「他說你不要管器材或任何東西,如果想拍想分享,那就去拍去分享,紅不紅沒差,你就先去做,最後就算失敗,至少還有學到如何拍片,」劉沛也因此不再猶豫。

然而隨著比賽結束,劉沛一度放棄成為創作歌手的夢想,選擇離開台灣學習電影幕後製作,所經營的頻道「the 劉沛」也因此停擺了兩年多,期間雖仍有持續拍攝記錄生活,檔案卻都存放著沒有整理,連他自己也覺得這樣太可惜。

「後來發現自己不喜歡不是在幕前,」劉沛笑說自己其實是很自私的人,比起從事幕後工作,他更想要在鏡頭前有所發揮,因此下定決心搬回台灣,並從 2016 年 2 月開始重新經營頻道,更在當年夏天以寶可夢影片一舉打開了知名度。

想學拍影片,做就對了!

畢業於美國南加州大學(USC)商學院的劉沛,曾在大學期間副修電影,但電影學院課程以理論為主,實際操作與拍攝影片是到了畢業之後才開始自學,包括上網找資料學 Final Cut Pro、Premiere 等剪輯軟體,觀察電影拍攝、運鏡、轉場等,慢慢進步成長。而他也從不掩飾自己對 Casey Neistat 的欣賞,常以他和其他 Vloggers 為學習對象,一步步摸索出自己的拍片風格。

「真的開始拍之後,才會學到如何拍片,」他以學開車為比喻,意思是要學會開車不能光靠教練教如何操作,而是要自己實際去開才學得會;拍片也是,如果只靠上課沒有實作練習的話,沒辦法吸收整體拍片過程。他鼓勵有心投入影音創作的人,「想拍影片就是要去嘗試、要去做,去做了才能學到,想做就去做沒有什麼損失的」。

▲ 鏡頭前的劉沛相當自在輕鬆,用苦練多年的中文拍片已是他的日常生活(Source:《科技新報》攝)

有別於一些會事先想定劇本的創作者,劉沛說自己拍旅遊 Vlog 時是屬於沒有劇本的那一派,就跟他出門旅遊不太會做功課一樣,頂多想好大方向,細節就會看實際狀況決定。常出國的他踏上陌生環境算是家常便飯,他認為人在不熟悉的環境時感官刺激會放大,看到的東西會更顯特別,「所以我不想要有心理準備,這樣也可以在鏡頭前呈現最真實的感受」。

還有個有趣的地方是,劉沛的影片常有個拍攝自己離開的鏡頭,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這種運鏡手法需要將相機放在原地拍攝,等拍完離開後再回去拿相機,但只有自己一人的情況下,難道不怕相機被拿走嗎?

「在台灣、日本就非常安全,丟著都不怕會有人拿走,」他在國外許多地方都會特別小心,除非有女友或朋友幫忙顧著,或是在人少的地方、近距離拍攝,否則通常會避免這樣拍,「如果相機掉了或不見的話,真的會很痛,」像這些拍攝細節都需要特別謹慎留意。

想賺錢,別當 YouTuber

正因為自己較早起步,又有了前面的影片累積,才能在後來《Pokémon GO》在台上線前先做好拍攝準備。劉沛說,《Pokémon GO》上線前一個月就開始期待和構思該怎麼拍,影片前段後段該講哪些東西、中段加進實際遊玩體驗,還有個「Pokémon GO 總部」可在補拍說明時使用。

在一切準備就緒後,寶可夢影片一出就引發關注,也跟前面累積的影片串了起來,讓新觀眾更加認識自己。「我超級嚇到,」劉沛想都沒想過一夜之間會有那麼多人關注自己的影片。

在劉沛上傳第一支寶可夢影片前,當時經營四年的頻道共 61 支影片,廣告收益累積加總只有不到 8 美元,換算成新台幣每支影片平均僅約 4 元進帳。如果後來的寶可夢影片沒有熱起來,劉沛根本無法靠那樣的收入過活。

簡單以一些公開的 YouTube 廣告收益算法來看,YouTube 影片每千次觀看約 0.6 至 1.4 美元,百萬點擊廣告收益平均約 1,000 美元,相當於 3 萬新台幣左右。不過,這只能做為約略參考,畢竟廣告類型不同算法也不同,所謂的總觀看次數也不等於營利播放次數,所以實際計算方式會更加複雜。

「要賺錢就不要當 YouTuber 了,因為賺不了錢,」劉沛話說得直接。當然這不表示當 YouTuber 沒有賺錢的機會,只是不同人拍同樣的題材不一定都會紅,誰拍什麼樣的題材能不能成名也沒有絕對,如果以賺錢為目的去當 YouTuber 未免太不實際,真要做到能當飯吃也沒想像中那麼簡單。

對於創作者來說,業配無疑是一大重要收入來源,但這樣的機會不會憑空出現,也是要靠個人努力、夠有影響力才有廠商青睞。不過,現在還是有許多人對業配存有刻板印象,卻沒想過業配收入能讓 YouTuber 做出更多元、更有品質的內容。

劉沛說,每個 YouTuber 都希望自己的影片可以愈做愈好,讓觀眾開心也更有所獲,而業配的存在能創造正向循環,例如請剪輯師分攤處理例行作業,自己就能騰出更多時間做其他事,創造更多好內容,也能有更多時間跟觀眾互動。

Work、Work、Work!

當 YouTuber 雖然不一定能出名,也不保證能賺到錢養活自己,但不努力絕對不行。劉沛認為自己唯一可以控制的就是努力去做(work hard),而且是要非常、非常努力,「work hard 才可以讓你想做的東西更接近成功」。

▲ 私底下的劉沛跟鏡頭前的他一樣直爽不扭捏,很健談也很善於表達想法,態度相當積極正面
(Source:《科技新報》攝)

而所謂的「work」也不是漫無目的地做,他說要記得自己喜歡什麼、為了什麼而當 YouTuber。如果純粹喜愛拍片、樂於分享,喜歡跟觀眾互動,又或是喜歡在鏡頭前表演,有這樣的心態就很適合當 YouTuber,最重要的還是要努力不懈,「就是要 work、work、work、work、work!」沒別的。

談到過去的歌手夢,他說現在成為 YouTuber 這樣的「明星」反而是他喜歡的,每天有這麼多觀眾朋友看他的影片、願意跟他聊天,覺得現在這樣的發展超乎原本預期,比以前想要的還要好幾千萬倍。

「現在的我不想要當第二個王力宏或陶喆,我想當第一個劉沛,」他說。

曾經劉沛幾乎放棄了夢想,甚至懷疑自己的經歷毫無用處,直到開始做 YouTube 後回頭想想,發現其實一切都是有用的。「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現在的他相信,過往經歷在人生當中存在著意義,能幫助自己在影音創作路上走得更穩健,並持續進步、改變。

▲ 來看看劉沛平常外出攜帶的拍攝工具有哪些吧!(Source:《科技新報》)

(首圖、圖片、影片來源:《科技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