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利用基因族譜資料庫逮捕多年未破案的連續殺人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28 日 7:30 | 分類 生物科技 ,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Ellen Greytak 每週都會在族譜資料庫(genealogy database)檢查 DNA 檔案。她不是在尋找失散多年的親人,而是為了找出強姦和謀殺案件中身分不明攻擊者的家人。

基因族譜協助破案

Greytak 是維吉尼亞州里斯頓(Reston,Virginia)的 Parabon NanoLabs 生物資訊學(bioinformatics)主任。自今年 5 月以來,該公司使用基因族譜(genetic genealogy)此種法醫技術來追蹤嫌疑人,協助解決全美十多起案件。

2018 年,美國的刑事調查人員採用此工具,解決了數十年來未結案的案件和一些新的犯罪案件。但這項利用 DNA 資料來偵察犯人的新方法,引發了侵犯基因隱私和違背辦案程序的質疑。

超過 1,200 萬美國人跟進消費者基因檢測的潮流,向 23andMe 或 AncestryDNA 等公司寄送唾液樣本,來了解健康風險並探索家族根源。已接受 DNA 測試的人,若希望能找到其他公司測試過的親屬,可將他們的基因檢測結果上傳到名為 GEDMatch 的公共資料庫。

偵破金州殺人案

現在 GEDMatch 公共資料庫已被檢警用來尋找強姦和謀殺案的嫌疑人。今年 4 月時,加州沙加緬度(Sacramento)警方逮捕了金州殺人案(Golden State Killer case)嫌疑人 Joseph James DeAngelo。曾當過警察的 DeAngelo 被指控 1974~1986 年間犯下約 50 起強姦和 12 起謀殺案。

警方的資料庫沒有 DeAngelo 的 DNA 資料,那究竟是如何破案的?警方在 GEDMatch 找到與嫌疑人匹配的 DNA 資料,最後透過 DeAngelo 第三代表親的 DNA 資料追查到他。建立嫌疑人的族譜是讓調查人員最終能追查到 DeAngelo 的關鍵。DeAngelo 被捕幾週後,Parabon 公司又追查出 William Earl Talbott II 是 1987 年在華盛頓州殺害一對年輕加拿大夫婦的嫌疑人。之後,他們透過搜尋基因族譜,又逮捕了其他 16 起案件的嫌疑人。

「在今日,如果你是一名罪犯,並在犯罪現場留下自己的 DNA,你可以直接去警局自首,我們一定會抓到你。」Mark Lindquist 在記者會說。

大約 60% 的美國人可藉由親屬在族譜資料庫的 DNA 資料進行鑑定。不久的將來,GEDMatch 的資料庫可能大到足以讓美國研究人員找出幾乎所有無名氏 DNA 樣本的來源。科學家計算,要達到這個里程碑,需要 300 萬人將數據上傳到網站。目前大約有 150 萬到 200 萬人這麼做了。

專家的隱憂

但另一方面,法律和隱私權專家擔心,這種新偵察工具可能會讓警方在沒有特定或正當理由的情況下搜尋人們的基因資料庫。警方過去的權限僅限制於搜查執法資料庫,包括因犯罪被捕或被定罪之人的數據,以便與犯罪現場的 DNA 直接匹配;但是,搜索過程採集的 DNA 指紋僅適用於尋找近親,像是父母、孩子或直系兄弟姊妹。

基因族譜則能進一步擴展,對犯罪現場留下的 DNA 進行分析(例如在血液或精液中發現的 DNA),來確認遺傳標記(genetic marker)。遺傳標記與 23andMe、AncestryDNA 等公司用來確認客戶的種族血統、並幫助他們找到親屬的標記屬於同類型。GEDMatch 的條款明確指出,資料庫可用於辨識暴力案件(定義為殺人或性侵犯)的犯罪者或辨識死者的遺體。

網站聯合創辦人 Curtis Rogers 表示,警方不太可能在資料庫找到直接相符的匹配項目。「連續殺人犯通常不會把他們的 DNA 放在 GEDMatch。」他說。警察反而可能會找到數百到數千名與嫌犯具有某些共同 DNA 的遠房親戚。為了縮小搜索範圍,系譜學家通常需要匹配到一個三代表親或血緣更接近的近親才行。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Law)法學教授 Andrea Roth 說:「一般民眾若發現,為了尋找失散多年的家人,將自己的 DNA 放在公共網站,可能會被警方拿來審查與利用,通常都會感到相當驚訝。」

Roth 和其他反對人士譴責基因族譜搜索會使太多人置於警察審查之下,並應像執法資料庫一樣受監管。例如,加州允許警方對執法資料庫進行家人搜索,但僅當成最嚴重罪行的最後手段,並限制可使用的資料。Roth 更進一步表態:「收集當作基因族譜調查的 DNA,若最後發現與案件無關,必須將這些人的 DNA 資料從警方資料庫刪除。」

「但嫌犯親屬的 DNA 並沒有被調查,他們扮演類似目擊者的角色,提供警方一條重要線索來尋找真正的犯人。」DNA Doe Project 的共同創辦人 Margaret Press 說。DNA Doe Project 是個全由志願者參與的組織,集結了最優秀的遺傳系譜學家,致力於透過基因族譜來辨識身分不明的人類遺骸,好讓遺骸能重新回到家人身旁。

嫌犯親屬的 DNA 只是提供引領,像鞋印或指紋,後續調查還包括收集新的 DNA 樣本和犯罪現場的 DNA 比對。即使有直接匹配的 DNA,警方仍需建立完整案件,以證明該嫌疑人真的犯下罪行。「我們只是提供協助的角色」,Greytak 說。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