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超級細菌的新希望:「特洛伊木馬」抗生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1 月 21 日 8:45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自從盤尼西林於 1928 年問世後,人類有了對抗細菌的全新武器──抗生素,然而,隨著許多抗生素濫用,細菌的抗藥性也開始對人類形成新的威脅。現在,一種名為 cefidererocol 的抗生素為人類帶來新希望。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評估,抗藥性細菌每年至少造成 2 萬 3 千名美國人死亡。而在這些細菌中,革蘭氏陰性菌更為難纏,原因在於它採用了 3 種機制抵抗抗生素:兩層外膜讓抗生素難以穿透、隨意變換的穿孔蛋白通道阻擋抗生素進入、身上的外流幫浦能夠排除抗生素使藥物無效……這些策略使得科學家開始束手無策。

而 cefidererocol 抗生素讓科學家重新看見曙光,新研究領導人西蒙·波茲墨(Simon Portsmouth)將這種抗生素形容成希臘傳說中送進特洛伊城的木馬。

「在急性感染時,我們的免疫系統會創造出缺乏鐵的環境,」他解釋,「細菌的因應之道就是增加對鐵的攝取,而 cefiderocol 會和鐵結合並藉由細菌自身的鐵運系統穿透外膜。這些鐵通道甚至能讓抗生素穿透穿孔蛋白通道,即使細菌擁有外流幫浦也能重複進入。」

為了證實 cefiderocol 療效,研究中將 448 名尿道感染或因細菌感染導致腎發炎的成年人隨機劃分成兩族群:300 名患者每日接受 cefiderocol 治療,其餘患者則接受目前常用的抗生素 celastatin/imipenem 治療長達 7~14 天。結果顯示,兩者的療效高度相近:復原率分別達到 90% 和 88%,但 cefiderocol 的副作用更輕微。

「從結果可以推測,cefiderocol 或許能用來克服革蘭氏陰性菌的抗藥性」,波茲墨強調。而來自倫敦帝國學院的葛漢‧庫克(Graham Cooke)雖然沒有投入這項新研究,但身為世界衛生組織基本藥物抗生素團隊(WHO Essential Medicines List Antibiotics Working groups)的領導,他十分關注新抗生素藥物的開發,也對其成效表示樂觀。

「cefiderocol 在第三期試驗的結果非常重要,」庫克解釋:「在第三期開發的不到 10 種抗生素藥物之中,cefidererocol 可能是對抗革蘭氏陰性菌最有效的武器。」

研究結果看似樂觀,不過我們還不能確定 cefideocol 對抗藥性細菌是否真的那麼有效,若第三期試驗成功,則它可望在數年內搖身一變成為拯救我們的新武器。新論文發表在《刺胳針傳染疾病》期刊。

(首圖為示意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