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願景基金投資方質疑:孫正義投資獨斷專行,估值過高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2 月 20 日 13:32 | 分類 新創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最大的創投基金軟銀願景基金規模高達 1,000 億美元,投資手筆相當慷慨,高達數億美元的投資改變了許多新創公司的命運,也改變不少產業的發展規律,但願景基金的投資方式並非讓所有的股東滿意,該基金最大的兩個外部投資者就對願景基金的投資方式提出質疑,對新創公司支付過高的投資、軟銀 CEO 孫正義對於投資的決定權過大是投資者擔憂的兩大問題。

軟銀願景基金兩大資金來源分別是 Saudi Arabia 的公共投資基金(PIF)和 Abu Dhabi 的 Mubadala 投資公司,出資占比總額超過 60%,如果這兩大機構投資者對於願景基金現有的投資方式不滿,很可能會影響軟銀後續為願景基金募集的計畫。

自 2017 年年中開始,願景基金已公開的投資總額約為 600 億美元,第一期籌集的 1,000 億美元已支出 75%,投資對象包括 Uber、WeWork 等多家新創公司,目前還有 20 多筆投資正在進行。

據知情人士透露,PIF 和 Mubadala 投資公司曾在非公開場合表達對願景基金過於慷慨的擔憂,後者投資過程往往給予新創公司高於預期的估值和投資金額,同時軟銀投資時往往不僅追求財務回報,而更關注產業布局,不斷提高持股比例。投資者擔心軟銀有可能先投資公司,再將持有的股份以更高價格賣給願景基金。

投資者質疑軟銀 CEO 孫正義對投資策略的影響力過大,他可以否決願景基金任何高層的投資決策,內部決策的過程也十分混亂,許多投資方案往往在最後一刻做重大調整。唯一能制約孫正義決策的就是外部投資方,願景基金管理層、軟銀基金管理層和外部投資者之間產生分歧的主要是對被投資方的估值,特別是 WeWork 和商湯科技的投資方案,正是兩大外部投資方的阻撓下,軟銀在 2019 年 1 月投資 WeWork 時總額從 160 億美元下調到 20 億美元。

軟銀投資商湯科技時對後者的估值為 77 億美元,曾有消息稱軟銀系統與 Mubadala 投資公司聯合以 100 億美元估值向商湯科技投資 10 億美元,隨後幾週內 Mubadala 投資公司退出這筆交易,主要是對商湯科技的估值有分歧。商湯公司否認以 100 億美元估值進行募集。

另外,軟銀集團與願景基金之前的股權轉讓也讓投資者不滿,迄今為止軟銀已經或計劃向願景基金出售價值 263 億美元股權,這些股權過去幾年交易中總價值為 249 億美元,其中一筆交易是軟銀以 59 億美元投資中國租車服務公司滴滴出行,滴滴同意以 68 億美元價格將持有股權出售給願景基金。願景基金不斷提升投資規模和對被投資公司的估值,使投資股權價值大幅溢價,早期投資的軟銀可以更高的價格出售持有股權。

孫正義從未對願景基金投資方的態度有回應,他在 2019 年 2 月表示,PIF 是非常好的投資者,給予軟銀很大的支持,並把資金交給願景基金投資,現在討論未來的募資計畫還為時過早。

隨著新創公司越來越依賴創投基金,關於新創公司的估值是否有泡沫也是備受關注的問題,Social Capital 公司創辦人兼首席執行長 Chamath Palihapitiya 表示,創投已形成龐氏騙局,投資方不斷向新創公司注入資金,使後者估值大幅成長,形成高風險的泡沫。

(首圖來源:軟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