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不想讓 Netflix 參加奧斯卡,美國司法部出面警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03 日 17:00 | 分類 數位內容 , 網路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不久前的奧斯卡頒獎典禮,Netflix 以《羅馬》拿下 3 座小金人,差點成為奧斯卡史上第一個獲得最佳影片的串流媒體平台。

為了角逐奧斯卡 Netflix 也下了重本,除了砸 2,000 萬美元公關預算用於宣傳,還打破了自製電影不在電影院上映的慣例,安排在 100 多家電影院上映,因為只有上過院線的電影才有資格入圍奧斯卡。

不過未來奧斯卡可能無法再用這樣的理由將 Netflix 拒之門外了,因為美國司法部稱這可能涉嫌壟斷。

據《Variety》報導,奧斯卡主辦單位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簡稱美國影藝學院)已收到司法部反壟斷部門負責人 Makan Delrahim 的警告信,表達對奧斯卡新規將「壓制競爭」的擔憂。

如果影藝學院(成員包含多個競爭者的協會),為奧斯卡專門制定某些資格要求,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排除競爭者,這可能引發反壟斷問題。

不久前導演史蒂芬‧史匹柏曾公開表示像 Netflix 出品的影片應該去競爭為電視劇設立的艾美獎,而非奧斯卡。

我認為這種沒在幾家電影院上映還不到一週的電影,不應該有資格獲得奧斯卡提名。

如果只是吐槽一下也無可厚非,但史匹柏不只說說而已。他打算在 4 月學院理事會正式建議取消串流媒體電影的競選資格,學院將於 4 月 23 日召開年度頒獎規則會議,屆時所有分支機構都能提出新的規則以供審議。

反壟斷部門負責人 Makan Delrahim 援引了「謝爾曼法案」(ShermanAct)第一條:禁止競爭對手達成的排他協定。

如果學院採用新規則排除串流媒體電影,通常會導致這些電影的票房減少,那麼這些規則就可能違反了反壟斷法第一節的內容。

Netflix 也在 Twitter 回應史匹柏的評論:

我們熱愛電影,同時也熱愛這些事物:讓負擔不起電影票或沒有電影院的小鎮居民有電影看,讓每個人可在任何地點、任何時間享受電影,為電影人提供更多分享藝術的方式。這些事並不矛盾。

其實奧斯卡也不是第一個針對 Netflix 的頒獎機構了,去年坎城影展為了打壓 Netflix,推出了一條新規:只有在法國院線上映過的影片才有資格參加主競賽單元,只在串流媒體播放過無法參加。

▲ 2018 年坎城影展海報。

Netflix 最終也以退出坎城影展回應,據悉今年 Netflix 依然不會在坎城影展放映任何影片。

好萊塢等電影界之所以掀起一股「圍剿 Netflix」風,除了一些老派電影人認為電影院的體驗不可取代,終究還是 Netflix 的壯大已動搖了傳統好萊塢電影的製作和發行體系。

去年 Netflix 在原創內容的投入超過 120 億美元,今年還將繼續增加。從影視作品數量而言,Netflix 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影電視劇製作商了,市值與「好萊塢五大」之首的迪士尼相當。

註:迪士尼成功收購 21 世紀福斯後,將 20 世紀福斯電影納入旗下,好萊塢六大傳統製片商變為「五大」。

去年《Hollywood Reporter》文章指出,面對陰晴不定的電影市場,好萊塢製片廠的高層通常面臨一個選擇:究竟是將電影碰運氣放到院線上映,還是賣給 Netflix?

雖然傳統製片商的利益動搖,但對影迷來說未嘗不是好事。Netflix 大量投入原創內容除了給電影人充足的資金,也鼓勵各種新嘗試,對各種題材和形式都極為包容,觀眾的選擇就更多了。

比如最近大紅的科幻動畫《愛×死×機器人》,打破了動畫片通常 30 分鐘或 1 小時一集的慣例,由 18 部時長 6~17 分鐘不等的獨立短片組成,製片人大衛‧芬奇的想法曾被拒絕多次,終於在 Netflix 實現。

這計畫很難和電影工作室達成合作,因為在一部影片中間看到工作人員名單並不常見。但這些短篇動畫長度不同、相互之間沒有聯繫的特徴,對串流媒體訂閱服務的天然屬性而言,卻完美契合。

此外,Netflix 去年新劇《黑鏡:潘達斯奈基》採用互動形式,觀眾可透過不同選擇影響劇情走向,電影有 5 個不同結局,這也是電影院上映不太可能看到的形式。

目前除了 Netflix,迪士尼等傳統製片商及蘋果、亞馬遜等科技公司也紛紛籌建自己的串流媒體平台,串流媒體和傳統製片商的界線也越來越模糊,也許不久的未來,就會看到一部只在線上播放的電影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了。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Netflix)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