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疫苗活動成缺口,全球麻疹疫情捲土重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23 日 16:30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麻疹對很多人來說是陌生的疾病,畢竟在疫苗的作用下,時至今日很少有人不幸中招。然而,麻疹最近卻在歐美各國捲土重來,原因不是疫苗失效,而是沒打疫苗的人太多了。



根據美國國家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資料,從今年初到 4 月 11 日,全美共報告 555 起麻疹病例,有 20 州都出現麻疹病人,而 4 月 4 日時還只有 465 名,也就是說一星期內麻疹患者人數上漲了 20%。這是什麼概念?自 2000 年美國宣告麻疹已在境內消滅以來,今年是疫情最嚴重的一年。

▲ 美國 2010~2019 年的麻疹病例。(Source:美國疾控中心

麻疹是一種多見於兒童的急性呼吸道傳染病,患者會出現發熱、上呼吸道發炎、眼結膜炎及皮膚出現紅色斑丘疹等症狀,嚴重可導致肺炎、失明、失聰甚至永久性神經障礙。麻疹病毒傳染性極強,可透過空氣、飛沫輕易傳遞。

1960 年代麻疹疫苗未問世時,每年有 300 萬至 400 萬美國人感染,其中約 500 人死亡。好在麻疹可接種疫苗預防,隨著麻疹疫苗在 1960 年代後期各國相繼引進後,這種疾病在 2000 年左右幾乎銷聲匿跡。

(Source:Mayo Clinic

萬萬沒想到,時隔多年,疫苗效力仍在,麻疹病毒卻開始肆虐。

不只美國,世界衛生組織表示麻疹疫情正在全球爆發,貧窮如剛果民主,富裕如美國都不例外,過低的疫苗接種率是罪魁禍首。得到麻疹的原因都相似,但不打疫苗卻各有各的原因,如非洲等貧困地區多是沒錢無法打,發達地區卻是有疫苗不願意打。

由於經濟條件、醫療設施和認識有限導致疫苗接種率低下尚可理解,但有條件卻拒絕接種疫苗又是什麼腦袋?

誰在妖魔化疫苗?

打疫苗可預防疾病本是常識,但不知從何時起,疫苗在一些人眼中竟然成了比病毒還可怕的存在,更糟糕的是,有這種想法的人大多還是接受過高等教育且經濟力中上的中產階級,這些人以宗教信仰(例如用疫苗避免死亡是違反神的心意等)或醫療自由為由,拒絕讓孩子接種疫苗。一些政客為了拉選票亦推波助瀾,除此之外,一些不負責任的研究或文章宣揚的「疫苗致病論」和陰謀論也是讓人們對疫苗望而卻步的原因。

這股轟轟烈烈的反疫苗運動,特別是反麻疹疫苗思想,並不是近兩年才出現,最早可追溯至 1998 年,當時英國醫生安德魯‧韋克菲爾德(Andrew Wakefield)在《刺胳針》發表的文章稱 MMR(麻疹、腮腺炎和德國麻疹)疫苗可能引發自閉症。鑑於《刺胳針》的權威性和韋克菲爾德為英國皇家外科學院研究員,文章發表後頓時引起大眾恐慌。

儘管他的實驗樣本只有 12 名兒童,儘管後續有大量研究人員透過更詳細和大規模實驗證明,韋克菲爾德的結論站不住腳,《刺胳針》撤下他的論文,他也被取消行醫資格,但造成的影響已無可挽回,無數家長中了韋克菲爾德的邪,放棄為孩子打疫苗,這種延遲或拒絕接種安全疫苗的現象稱為「疫苗猶豫」。

▲《疫苗黑幕》海報。

身敗名裂的韋克菲爾德依然沒有停止宣揚疫苗致病論。2002 年,他甚至拍了反疫苗紀錄片《疫苗黑幕:從隱瞞到災難》(Vaxxed: From Cover-Up to Catastrophe)參加美國翠貝卡電影節,不過電影節主辦方後來在各界強烈反對下將該片撤下。

教訓一個接一個,不打疫苗的人卻越來越多

到底有多少家長信了韋克菲爾德的歪理邪說,我們不得而知,但惡果已開始顯現。幾年前美國爆發過一輪麻疹疫情,2014 年麻疹病例從原來的 100~200 例陡增至 644 例,雖然美國疾控中心認為可能是美國人境外旅遊感染病毒,但未接種疫苗導致被感染卻是不爭的事實。

麻疹亦在歐洲死灰復燃。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2016 年全歐只有 5,200 例麻疹病例,2017 年激增至 2 萬多例,2018 年高達 8.3 萬,貢獻 5.4 萬例的烏克蘭成為重災區,這與 2008 年該國一名少年接種麻疹疫苗後死亡有關。雖然少年死亡並非疫苗所致,但還是引發烏克蘭民眾對疫苗的恐慌,1 歲兒童麻疹疫苗接種率從 2007 年的 97% 暴跌至 2010 年的 56%,不過也有烏克蘭政局動盪和醫療設施不足的原因在內。此外,法國、義大利、羅馬尼亞、希臘等國的疫苗接種率近年也呈下降。

麻疹疫情全球爆發只是反疫苗造成的最新惡果,歷史不乏血淋淋的教訓,但人們似乎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 1974 年,英國媒體報導稱接種三合一疫苗(百日咳、白喉、破傷風)後發生 36 起嚴重神經系統反應(相關性未經確認),造成民眾恐慌的後果是接種工作中斷,接種率從 81% 大幅下降到 31%,造成百日咳疫情。
  • 同一時期,日本媒體報導三合一疫苗的不良反應,三合一疫苗接種率因此從 1974 年的 80% 下降至 1976 年的 10%,於是 1979 年百日咳疫情流行,出現 1.3 萬餘病例,41 人死亡。

諷刺的是,許多反疫苗人士並非不知道疫苗對防治疾病的作用。比如美國的麻疹疫情,就讓一位反疫苗母親慌了,她表示 3 歲的孩子沒打過疫苗,最近自己所在的州爆發麻疹疫情,她在網路向網友尋求建議。這則貼文被一致力科普的組織曝光,好在網友還是明理人多,大家懷疑這孩子可能不是親生之餘,一致建議這位母親還是為孩子找個明理人當父母吧。

看起來,這些所謂追求醫療自由的反疫苗人士哪裡是反智,明明比誰都精明,一方面不信任疫苗的安全性,一方面又指望其他接種疫苗的人成為自己抵禦病毒的屏障,認為只要大部分人都注射疫苗即可阻斷病毒傳遞甚至消滅病毒,所以自己或孩子不注射也無妨。問題是如果人人都這麼想,都不接種疫苗,又如何形成保護?這就是國家強制接種疫苗的原因:只有採用強制手段,才能確保有效的接種率,形成人群免疫力,預防傳染病大規模流行。

世衛組織已將「疫苗猶豫」列為 2019 年全球十大健康威脅之一,這份清單還有愛滋病毒及登格熱、伊波拉等高危疾病。看吧,人類的找死程度已堪比致命病毒了。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