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一哥搬家到 DLive,零分潤能改寫遊戲規則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25 日 8:30 | 分類 數位內容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PewDiePie 是世上最成功的 YouTuber,沒有之一。

這位以玩遊戲影片起家的 YouTuber 老家在瑞典,鐵粉卻遍布全球。PewDiePie 主要製作玩遊戲和遊戲評論影片,後期也開始製作網路迷因(meme)之類的搞笑影片。

在粉絲看來,PewDiePie 奉獻般的誇張表演(包括被恐怖遊戲嚇到淚流滿面)簡直是人間奇葩,不可取代的幽默感也讓他一路從玩家社群紅到圈外。

▲ PewDiePie 玩恐怖遊戲。

PewDiePie 從 2010 年開始在 YouTube 上傳影片,兩年後訂閱人數即突破 100 萬。之後人氣越飆越高,迄今為止,超過 9,400 萬名用戶訂閱 PewDiePie 的 YouTube 頻道,影片總播放數也突破 210 億次。

從 2014 年起,PewDiePie 的訂閱人數一直穩坐 YouTube 第一名,是當之無愧的 YouTube 一哥。

不僅在粉絲間影響力巨大,PewDiePie 還是獨立遊戲界的推坑王。哪怕《模擬山羊》這種「買 Bug 送遊戲」的小成本遊戲,被 PewDiePie「開光」後也能大賣幾十萬套。

▲ 穿圖都是小事。

然而群眾基礎深厚的 YouTube 一哥 PewDiePie,今年初卻突然宣布已與另一家直播平台簽訂排他合約,要離開 YouTube,更讓粉絲和其他 YouTuber 驚訝的是,另一家直播平台並不是 YouTube 的對手 Twitch,而是 DLive。

話說回來,DLive 是哪裡冒出來的平台?

DLive,巨頭的挑戰者

就算在直播業成熟的美國,DLive 也是異類。這家總部位於舊金山灣區,由柏克萊華裔校友創辦的影片直播公司似乎從一開始就與其他巨頭「合不來」。

「我們一開始都是 YouTube 或 Twitch 的深度用戶。平台的內容創作者付出極大努力把腦內想法變為作品,在他們的努力下,這些平台才能從一開始的小創業公司變成估值數十億美元的巨頭。」DLive 創始人 Charles Wayn 說,「但是,作者得到的回報是什麼?平台越做越大,只讓平台抽成更多、獲利率更高,小 YouTuber 的影片更難曝光、收入減少。」

在 Charles 看來,逼 YouTuber 頻繁更新、依賴抽成獲利的巨頭越來越沒有活力是必然。

▲ 2018 年,YouTube 直播觀看人數降了 30%。(Source:Medium)

為了迎合 YouTube 神祕的推薦演算法,越來越多 YouTuber 開始灌水影片。

Charlie McDonnell 是一位有 200 多萬粉絲的科技 YouTuber,對他而言,做影片時考慮 YouTube 的「愛好」已成為本能。

「據我所知,如果你定期更新影片,就能獲得 YouTube 更多推薦。」Charlie 說,為了讓作品不沉入海底,他必須維持一週一次的更新頻率。此外,為了在「時間指標」方面獲得更佳評分,Charlie 不得不把原來幾分鐘就能說完的事盡量拖過 4 分鐘。

但據這位 10 年前第一次上傳影片的資深 YouTuber 說,之前 4 分鐘影片就能獲得推薦,現在 YouTube 內容越來越多,推薦長度已變成 8 分鐘。

▲ Charlie 的 YouTube 頻道首頁。

就連高產如 PewDiePie,也曾在去年 7 月直播談到自己被榨乾。「我意識到一刻都無法休息,」他說。「只要一休息,YouTube 演算法就會降低你的推薦權重,我眼睜睜地看著觀眾人數下降。」

然而 YouTuber 累到筋疲力盡,最終還是被平台剝削。

據 liverstream.com 2016 年統計,45% 觀眾願意打賞喜歡的實況主,美通社則預測,到 2021 年,串流媒體市場的規模將增長到 700 多億美元。這些錢大部分都被平台賺走了。

舉個例子,YouTube 廣為人詬病的 45:55 規定 YouTuber 只能拿到收入的 55%,而 Twitch 目前還在執行平台和創作者五五分成模式。但有些實況主會發現,4.99 美元的訂閱金裡,自己只能拿到 1.55 美元。這是因為 Twitch 分成之前,要先扣掉交易費、管理費,以及當地的加值稅和消費稅……

▲ 也就是說,粉絲刷給實況主的火箭大部分都被平台吃掉了。

在這種觀眾和實況主都不爽的大環境下,DLive 向不停趕客的巨頭提出挑戰。

DLive 模式

與傳統平台不同,DLive 不會從觀眾打賞和訂閱費抽成。

在 DLive,觀眾可購買平台貨幣 Lino Points,用於打賞和訂閱實況主。每點 Lino Points 價值 0.012 美元,也可以提現兌換成等價美元。觀眾打賞和訂閱費的 90.1% 將直接轉入實況主錢包,另外 9.9% 會轉入獎勵池,用於獎勵活躍用戶對社群的貢獻。

▲ 獎勵活躍用戶是 DLive 的另一個特點。

「其實,影片社群的貢獻者不只實況主,每個用腳投票、積極活躍的觀眾都是不可少的一份子。」DLive 使用的貨幣系統 Lino 創始人之一 Wilson Wei 說,「所以我們決定獎勵觀眾的參與行為」。

在 DLive,用戶第一次訂閱實況主頻道時會獲得一定獎勵,觀看直播、與實況主互動後也可點擊寶箱領取 1~6 點數。

因為即時回饋觀眾的參與,DLive 社群黏著性非常高,觀眾甚至可參與產品開發和平台決策,直接獲得參與獎勵。

自願參與平台維護並表現積極的用戶,還能加入 DLive 常駐者計畫。DLive 常駐者會幫助其他用戶解決問題,監督實況主和觀眾的仇恨言論,維持平台正常執行。

簡而言之,DLive 建立了更公平的影片平台社群。DLive 不收取任何佣金,用戶可透過平台貨幣直接打賞創作者。此外,社群其他貢獻者也會收到相應獎勵──如點讚、參與討論等,也都可贏得 Token。這種去中心化的評價體系不僅最大化保障創作者的利益,也使觀眾直接參與影片評分,讓好內容更容易被大家看到。

在這種自治自主烏托邦式的社群構想下,像 LegendofTotalWar 和 PewDiePie 這些硬核 YouTuber 紛紛加入。目前,DLive 的實況主數量已達 3.5 萬。

宣布加入 DLive 的影片中,PewDiePie 說:「我真的很激動,終於有一個平台把內容創作者和觀眾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了,所以我決定重出江湖開始做直播!」截至今天,這支影片的播放量已超過 650 萬。

DLive 已獲得中國真格基金領投的 2 千萬美元投資,月活躍用戶數量突破 500 萬,擁有超過 7 萬名活躍實況主。今年 4 月,DLive 同時線上觀看人數突破 8 萬人。DLive 目前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土耳其等地都有直播上線。

改變遊戲規則沒那麼簡單,但至少 DLive 正走在一條前人未探索過的新路,且似乎走得挺好。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DLiv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