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停止地球暖化,從改變牛屁成分做起:瑞士新創公司發明新飼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18 日 12:00 | 分類 環境科學 , 生態保育 follow us in feedly

除了石油和化石燃料產業,畜牧產業也是加劇全球暖化速度的元兇之一,而只會吃草反芻的乳牛和肉牛,打一個嗝或放個屁就能排出比二氧化碳更嚴重的溫室氣體。



畜牧業足以影響暖化速度

多年來,關於人類活動對地球暖化的影響,一直環繞在石油和化石燃料等產業,但科學家近幾年發現,畜牧產業對全球暖化的負面影響也不容忽視。儘管牛是自然界的一員,但畜牧工業化、規模化的轉變之下,地球上的牛已經多到足以左右暖化的速度。

全世界有 15 億頭牛

根據英國《連線》雜誌報導,世上目前有大約 15 億頭牛,大部分來自畜牧和乳品產業的繁殖與飼養。一頭牛每天平均會透過打嗝和放屁排出 160~320 公升甲烷,累積一年下來,全球牛隻一共排放數百萬公升的甲烷到大氣。

排出比二氧化碳更有威脅的甲烷

甲烷是天然氣的主要成分,在自然狀態下,無論地底、海底或大氣都能找到它。然而,甲烷濃度上升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一樣,都會造成地球暖化。科學家以 100 年為基準,分析溫室氣體對暖化的影響後發現,甲烷作用比二氧化碳還高 28 倍。

▲ 2015 年 11 月,香港民眾走上街頭呼籲政府重視全球暖化危機,其中一名遊行民眾舉著寫有「畜牧業全球暖化元凶」標語。

▲ 2012 年,環保團體在德國柏林舉辦大型遊行,為了動物福祉和環境保護,抗議政府的畜牧政策、反對畜牧業工業化。

牛是全球第三大溫室氣體排放者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統計,畜牧產業占全球溫室氣體 14% 排放量,其中三分之二來自牛隻。在瑞士,農業與畜牧業占全國溫室氣體 13% 排放量。「如果你把全世界的牛看成共同體,基本上就是全球第三大溫室氣體排放者,僅次於中國與美國。」馬瑟斯(Michael Mathres)說。

國際社會過於輕視畜牧產業的責任

馬瑟斯是瑞士新創公司 Mootral 的策略計畫總監。這間總部鄰近瑞士日內瓦的農業科技公司和瑞士幾間新創公司一樣,致力於開發減少牛隻甲烷排放量的新飼料,為受暖化威脅的地球爭取一些時間。他表示,國際社會在討論全球暖化危機時,太輕視畜牧和食品產業的責任。

瑞士新創公司研發飼料改善問題

從海帶使用到研發基因改造食品,瑞士的新創產業想盡辦法改善牛隻排放溫室氣體的問題。Mootral 指出,他們即將在年底推出由大蒜和柑橘研發出來的新飼料,可減少牛隻 30% 甲烷排放量。

▲ 反芻過程中,居住在牛隻第一大胃的微生物會將分解草類纖維產生的氫氣合成為甲烷,再透過打嗝或放屁排到大氣之中。

新產品可減少 30% 排放量

另一間新創公司 Agolin 則販售丁香和香菜製成的飼料添加劑。Agolin 管理總監塞勒(Kurt Schaller)宣稱,新飼料可增加乳牛乳量,不但能提高牛的身體機制效率,也因此可減少約 6%~30% 甲烷排放量。

反芻過程會產生甲烷

反芻動物第一個胃「瘤胃」充滿了無數微生物,透過發酵作用分解反芻動物吃下去的草類纖維,製造的氫氣會被瘤胃微生物合成為甲烷,再透過打嗝或放屁排出動物體外。

透過抑制胃的微生物減少排放

塞勒解釋,飼料添加劑可以改變瘤胃的微生物環境,目前全歐洲約有 100 萬頭牛都在食用含 Agolin 添加劑的飼料。Mootral 也表示,產品可壓制製造甲烷的微生物活動,背後的研究則由英國藥物研究公司 Neem Biotech 支持。

▲ 工業化之下的畜牧產業,讓牛隻從自然界的一員,成為加速溫室效應的一環。

瑞士農民對此採取保留態度

即便改善飼料是延緩全球暖化效應的解決方法之一,卻不是簡單就能推廣、全面實施的方案。瑞士農民聯盟(Swiss Farmers’ Union)能源與環境部部長托瑪斯(Fabienne Thomas)說,農民對政府是否推行飼料添加劑政策感到存疑,認為政府過度干預畜牧業,可能會傷害他們的生意。

畜牧業還是在意成本問題

「這事關成本,」托瑪斯解釋:「更高標準、更多規範代表成本提高,這樣一來,比起歐洲其他國家的生產者,瑞士農民就失去了競爭優勢。」此外,瑞士農業部負責氣候變遷議題的科學官員菲德(Daniel Felder)表示,目前政府尚未規劃以飼料添加物減少甲烷排放量的經濟補助方案。

研究人員指出飼料研究可信度不一

瑞士國家農業研究中心 Agroscope 研究人員布萊徹(Daniel Bretscher)指出,由於每隻牛排放的甲烷量本來就不同,監測牛隻甲烷排放量的方式和設備也有極高不準度,很難說針對甲烷的研究到底有沒有影響力。

可能只是治標不治本

布萊徹也指出,即便飼料添加物或飼料替代物可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生產這些食品和產品所需的能量和排放的溫室氣體,可能會讓最後的結果沒有改變。甚至,牛隻瘤胃的微生物也可能一段時間後適應了新食品造成的改變,讓這些產品的作用變小。

科技無法扭轉自然的生物設計

布萊徹說:「單靠科技不可能改變反芻的自然產物,這跟製造更有效率、更節能的汽車完全不一樣。」他也補充,假使人類試圖改變經過數千年自然演化的結果,最後可能會產生沒人樂見的副作用。

▲ 瑞士科學家和政府官員皆表示,減少畜牧產業甲烷排放量最有效的辦法,就是透過減少人們攝取肉類食品,降低畜牧產業的牛隻數量。

減少畜牧動物的數量才是解方

對於該如何改善畜牧產業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和全球暖化效應,無論菲德或布萊徹都提出相同的結論。農業部科學官員菲德說,減少農業和畜牧業溫室氣體排放量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減少畜牧動物的數量。

人類應少吃肉以達目的

菲德和布萊徹一樣,都認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的根本方式,就是減少人類飲食中的肉類。「這是很困難的解決方案。」菲德說:「但為了地球環境的永續性和氣候目標,我們必須減少肉類攝取,並減少含肉食品的製造量。」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圖片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