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打擊假新聞不能凌駕言論自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28 日 12:57 | 分類 Facebook , 數位內容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面對假消息與造假影片四出的亂象,Facebook 創辦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表示:「即使那是假消息,也是我們必須保衛的言論自由。」

Facebook 與假新聞的關係,或許可以從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看成第一個引爆點。評論家指出在大選前,許多假新聞與有利於川普的貼文在 Facebook 大量出現,並影響了選戰結果。同樣的指控也發生在英國脫歐公投,以及這兩年台灣的許多政治事件。這使 Facebook 過去幾年名聲掃地,儘管推出事實查核系統(Fact-checking)來對抗,成效依然不彰。

人工智慧正在協助創作假新聞

假新聞難以對抗的原因之一,竟然來自人工智慧的助力,特別是稱為 Deepfake 的技術。前陣子非常流行的換臉 App,還有許多臉部特效的應用程式,都是 Deepfake 的延伸應用,親朋好友間轉發分享,笑一笑就過去了,然而當這樣的技術用在公眾人物身上,配上一些他不該說的台詞,我們還笑得出來嗎?

Deepfake 源自邪惡的人性,2017 年一位帳號名「deepfaker」的 reddit 用戶上傳了一段飾演神力女超人的女演員蓋兒加朵(Gal Gado)的性愛影片,這部影片當然是假的,但女主角的臉從許多角度看上去都像是蓋兒加朵本人,儘管細看之下會發現邊緣出現扭曲失真,但因為實在太像,所以紅極一時。更讓人驚訝的是,要做出這種等級的影片,並不需要多厲害的電影特效工程技術,僅是運用免費的深度學習套件 TensorFlow,就能將蓋兒加朵的臉,置換到 AV 女優的臉上。

2019 年,一則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裴洛西(Nancy Pelosi)的影片在 Facebook 暴紅,影片中裴洛西在論壇發言,但看起來神智不清,說話像是喝醉了。這部影片在 Facebook 至少觀看超過 250 萬次,然而 Facebook 卻沒有立即刪除這部影片,引起各界批評。

不久後,一部祖克柏本人的 deepfake 影片也發表在 Instagram,在這部 16 秒的影片中,祖克柏(的臉)說:「Facebook 已偷取了數十億人的個資。」同樣的,Facebook 並沒有刪除這部影片,而是採用一向對待假消息的原則:由事實查核員確認是否真實,若是虛假內容,就會降低觸及,讓它難以擴散,而不是刪除它。

▲ 祖克柏也遭人惡搞,影片中自爆 Facebook 正在竊取使用者資料。

言論自由也包含說謊的自由

假新聞風暴中,祖克柏日前受邀出席 2019 亞斯潘思想節(Aspen Ideas Festival)──被譽為美國最頂尖的精英論壇──與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凱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對談,這位曾經在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手下擔任白宮資訊及管制事務辦公室主任的教授,也曾任 Facebook 顧問,他問道:

為什麼 Facebook 放任美國眾議院議長 Nancy Pelosi 的惡意造假影片流傳,而不予處分?為什麼你不願意定下政策,將這些無法確認為真的影片即刻下架?

桑斯坦剛問完,台下觀眾就爆出如雷掌聲,要知道亞斯潘思想節是一場安靜的精英論壇,面對這麼罕見的現象,桑斯坦也立刻笑說,「這還是我頭一次因為提問獲得掌聲。」

「這事件在公司內部也爭論不休,畢竟像 Deepfake 這種技術,已跟之前的假新聞有很大不同。」祖克柏表示,他們當然能立即將影片刪除,但只是降低它的觸及,以此減少影片擴散程度,就如同他們對待其他假消息的原則。

我們活在一個重視言論自由的社會,我們看重說話的自由。我不認為任何人應該要求任何一間公司,只因為你認為那跟事實不符就禁止別人表達意見,那和我所知的傳統價值已經離太遠。

祖克柏同樣獲得台下觀眾熱烈的掌聲回應,他說的似乎也沒錯,從網際網路問世以來,言論自由與匿名保護一直都是最珍貴的價值,但自由的另一面帶來的網路謠言、惡意言論與犯罪,又該如何面對?把這課題丟給一家私人企業,或許有些苛求,卻也是對擁有超過 20 億用戶的網路帝國的合理期待。

真實與信任的結構性破壞

網路原本只是傳播載具,讓資訊得以快速流通,但社群平台與演算法,讓網路從載具變成稜鏡,折射出璀璨光芒,卻也難以辨別真偽。更令人憂心的是,當事實查核的層級變得不可信任,資訊流通反而可能成為一灘死水。人類對真實的定義,是依據信任度分級,一般來說,我們相信家人甚於朋友,再甚於路人;我們相信成功人士更甚無名小卒,相信眾口鑠金甚於一人之言;相信新聞報導,甚於小道消息。這些是我們追求「真實」的分級,每個人不同,但大部分人都是相似的。

網路社群帶來的破壞性改變,正是我們對信任層級的破壞。過去幾年,我們慢慢覺得「某個無名人士爆卦,比獨家新聞更可信」,我們也發現「新聞常常是社群的二手消息」,更可怕的是當媒體經營狀況日漸嚴峻,而更容易操控時,專業新聞的信任感就越來越低落。

然而,媒體與閱聽者是共生關係,我們不該期待消滅「壞媒體」,就能改變環境,正如同祖克柏所說,我們既然相信言論自由的價值,就應該接受它可能帶來的問題。

今日台灣,站在自由世界與網路長城的邊界,想要保護自己免於假新聞、網路流言的毒害,唯一可信的手段,只有加強自己的判斷力,讓謠言止於自己。

你要當假新聞的棋子,還是塞子,由你自己決定。

(首圖來源:Anthony Quintano from Honolulu, HI, United States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