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投資過熱?電子廠提看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7 月 11 日 16: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零組件 follow us in feedly


這一年來中美貿易戰氛圍下,電子廠尋覓產能分散之道,其中,投資越南成為風潮,不過先前美國總統川普基於越南對美國出口額大幅增加,也提出不排除展開反制,一時間越南成為下一個可能的箭靶。

不過產能分散至非中國地區仍為趨勢,只不過對 ODM 廠而言,無論越南有無成為貿易戰箭靶,它雖然具備一定優勢,但要取代中國成為主要生產重鎮還言之過早,至於上游電子零組件廠則多數要看品牌廠、ODM 廠動向而定,朝某一地逐水草而居的大遷徙態勢並未成形,目前越南僅能視為全球分散供應鏈策略的一環。

越南 GDP 高速成長,但工資漲幅更大

得益於營造友善的投資環境,近年越南經濟高速成長,2010 年起,每年 GDP 皆達 5~7% 水準,2019 年預估達 6.6%,近年 GDP 表現不但優於東協平均,更在 2018 年 GDP 破 7%,並首度超越中國,而 2019 年景氣不明之下,外界仍預估越南 GDP 有 6% 以上水準。

外界一般認為越南有較佳的投資環境,包括越南是東協當中,簽署最多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國家,且亦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經商條件佳,加上離中國又近、運輸零組件成本相對其他國家便宜,加上工資是中國的約三分之一,相對低廉。

不過越南相對低廉的工資,近年也同步跟隨其優異的 GDP 表現而提升,上漲幅度超過 GDP 水準,也超過中國工資增長幅度。據統計資料顯示,若將中國上海以及越南第一區(薪資分級最高區域)做比較,越南工資成長率在 2011 年達到 15.07%,該年度工資成長率首度超越上海的 14.3% 成長率,之後越南每年工資成長率都超過上海。

透過數據資料顯示,越南 GDP 高速成長之下,所伴隨的工資成長幅度亦不容小覷,對電子廠而言,越南現階段相對低廉的工資成本優勢,正在快速縮小流逝,與其說越南能否成為取代中國的電子生產重鎮,倒不如說,越南工資條件最快多久就能趕上中國?

某 ODM 大廠高層指出,近年越南工資上漲幅度加快,工資成本優勢在可預見的未來將逐漸失去吸引力,伴隨而來的隱憂在於,越南缺工、工資上漲問題若日益嚴重,會不會如同現在的中國華東地區,每逢旺季都要上演祭出「介紹費」的搶人大戰戲碼。

2008 年就布局越南的 ODM 大廠仁寶,當時產線因為生產效率未達預期而停擺了一陣子,於 2015 年復工生產手機,但生產量並不大,2018 年貿易戰開打,仁寶才重新正視越南產能,目前生產受關稅影響的網通產品,該廠占營收僅約 5%以下。

仁寶未來會視貿易戰變化而定,評估增加投資越南的可行性,不過總經理翁宗斌也坦言,「當所有人都往同個地方擠,工資一定會上揚,並且,中國是講中文,越南不是,這也增加了管理成本。」

電子供應鏈觀望居多

以上游電子零組件廠來看,連接元件廠商布局越南最多,包括宏致、胡連、萬泰科、新至陞、建通、鎰勝等,目前越南營收比重多在 10% 以內,這些廠商 2007 年起就陸續進入越南,考量因素包括上游原料與當地市場開拓,以及相對於中國較低的人工成本。

不過連接元件廠商也指出,零組件廠商海外設廠是被動的,得最下游的組裝廠遷移,才會帶動整個供應鏈的移轉,特別是連接元件多數的尺寸小,運輸成本佔終端成本的比重有限。

體積極小的被動元件廠,多數廠商考量運送成本不高,暫時也以中國及台灣為據點,僅電感廠奇力新因電感有人力密集情形,3 年前已因應中國缺工,而至越南設廠。

不過奇力新也坦言,目前貿易戰所帶來的轉單效應尚不明顯,畢竟代工大廠還在轉換過程,建立新的基地需要時間。言下之意就是供應鏈尚不完整,代工廠若沒有積極動作,零組件廠也不敢貿然投資擴大產能。

奇力新同時也指出,越南的工資原本大約是中國的 5 成多,現已上升至 6 成,並且不排除再往上。零組件廠感受到越南所謂的成本優勢正逐漸縮減。

網通廠因為第一波關稅清單就受到影響,許多廠商皆及早因應,將部分產能遷移至台灣或是東南亞地區,而布局越南的廠商包括啟碁、正文、智易,除正文預計 2019 年越南營收會占到 35% 之外,啟碁以及智易大約占 2 成以內。

整體而言,在貿易戰氛圍下,一時間投資東南亞蔚為熱潮,而越南為東協中投資環境較為友善的國家,也成為熱點中的熱點,不過從電子廠角度來看,若要投資設廠,越南總人口數大約僅 1 億,與中國 13 億人口差距不小,人力供給是否充裕、工資快速成長的壓力等因素,也都成為電子廠考慮再三的理由。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