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教授在佛羅里達的蛤蜊化石,發現未知小行星的撞擊痕跡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03 日 0:00 | 分類 天文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2006 年,Mike Meyer 在夏季期間的實習工作是撬開蛤蜊化石,沖洗沉積物,尋找死亡已久的單細胞生物外殼;他沒有找到這些東西,相反地發現一些看起來小到不尋常(比沙粒還要小)且近乎完美球型的玻璃球。

當時還是實習生的 Meyer 向其他研究人員詢問此物,但沒有人能解答,因此他把蒐集到的 83 個小球放在盒子裡十多年。最終他敵不過好奇心,開始研究這些小球,Meyer 說:「我不小心吃了幾個就是了。」

Meyer 現在已是賓州哈里斯堡大學的地球系統科學教授,正在研究這些稱為「微玻璃隕石」的小東西。這是小行星撞擊地球時,融化或蒸發周圍地表形成的小珠子,代表佛州可能經歷過未知的隕石撞擊。這項研究刊載在 5 月 6 日《流星與行星科學》(Meteoritics and Planetary Science)期刊。

Meyer 分析玻璃球的化學組成,其中導向 4 種答案:微隕石、火成岩、微玻璃隕石,或是工業產生的煤灰。將樣本與其他 4 樣東西比較後,他發現最接近微玻璃隕石,但仍然有些小問題。首先,世上只有少數幾處有發現玻璃隕石,但 Meyer 發現的地方並不在這些地點;第二,玻璃隕石是巨大的太空石塊衝向地面時,高速撞擊產生的極高能形成,過程會把鈉加溫成氣體,所以玻璃隕石的鈉含量極少,但 Meyer 的樣本鈉含量卻非常高。如果它們是微玻璃隕石,要解釋這種現象,就表示要麼隕石撞到海床,或是撞到鹽山。

所以 Meyer 不僅發現未知的撞擊隕石,且還發現了新的撞擊處。Meyer 指出,這片地區已有多代研究者尋找軟體動物的化石外殼,也許他們都沒有發現化石外殼,但既然他都可以發現這麼多顆了,或許有更多樣本藏在地質生物學家的抽屜裡。

(本文由 台北天文館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