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e Storage 不畏短期市場看法,自動化方案釋放人力到更創造性工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14 日 15:00 | 分類 儲存設備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雲端的普及,資訊架構的建置越來越重要,在儲存需求這一塊,大家會問資料中心採用 Flash 的比重多高。因提供 Flash 儲存方案的 Pure Storage 成為科技圈的新星,甫上任不久的 Pure Storage 亞太暨日本地區首席技術長 Matt Oostveen 是這個圈子的老兵,被問到近期財報出爐公開市場看壞 Pure Storage,他自己看公司技術沒問題,而是華爾街的人太看得起 Pure Storage 了。

基礎建設受到週期波動,上上下下是正常情形

Pure Storage 第一季財報出爐後,投資人看來覺得 Pure Storage 表現不好,股價下跌。Oostveen 說資料儲存技術夠成熟了,並不是太大的問題,短期的股價波動是財務因素影響公司。Oostveen 說儲存公司方案的需求,很大一部分取決於週期性的資訊架構基礎建設,表現上上下下是相當正常的情形,近期如果沒有資料中心的需求,像是 Pure Storage 這類的儲存公司,就會受到影響。

Pure Storage 與 Nvidia 合作推出 AIRI,聲稱解決 AI 運算過程資料處理的問題。但 AIRI 價格相當高,沒那麼好找買家。Oostveen 坦言 AIRI不是給一般人用的,但 AIRI 的整體擁有成本比起其實方案是低的。現今吹起各個企業要重視資料科學,各家公司尋覓資料科學家,但資料科學家薪資高,也相當難找。AIRI 能確保資料能不停的被餵進 AIRI 的 1,000 個 GPU 當中,不會間斷,資料科學家不會閒下來,對於企業來說 AIRI 訓練演算法時,能夠充分運用公司手上資源。Oostveen 說在台灣有醫院的客戶購買 AIRI,他們就有看到 AIRI 帶來的價值。

亞太與矽谷不同,每個市場大不同

Oostveen 長期在亞太區工作,在來到 Pure Storage 之前在各大知名科技公司任職,也曾在市場調研公司工作 IDC 進行產業預測工作,定期發布立論嚴謹報告。他自己看待他的工作,說他並不是愛在不同公司短期走跳的人,自己選擇公司同時,一起與公司努力,有一定的時間與投入。

現在的人包括 Oostveen 選擇公司都會選擇能夠發揮的地方 ,資料科學家也不例外,企業主面試人、資料學家也在看公司的表現。Oostveen 說他加入 Pure Storage 之前,就知道這一家公司,觀察他們相當願意投資在技術上面,而非像同一領域公司只有話說很滿,但實際做出來的行動不多。

談到從澳洲移動腳步到亞太區,Oostveen 訴說他觀察到的亞太區特性,跟大家在媒體中常看到的矽谷很不一樣,每個國家或區域都有其不同的風貌,他要負責與總部溝通他負責的地方所要面臨的挑戰。

定位為資料公司,本身就是資料驅動的模式

Oostveen 談到 Pure Storage 成立之初定位自己是資料公司,要靠資料驅動做商業決策 ,要說服客戶轉換為資料驅動的作業方式,就是從自身做起。Pure Storage 規畫自身的資料轉型有 3 個階段,第一階段需要先做一些額外的工作,像是請修單、技術支援請求,不是工程師解決之後就放著,而是要記錄下來,自身有足夠的資料,才能掌握足夠的關鍵資料,辨識那些資料具備指紋的特徵。Pure Storage 認為未來是自動化,簡單化的方案要勝出,但推廣方案要從自身做起,而且得先下苦工。第二個階段屬於過度階段,資料庫運轉收集資料同時,也得打給客服,雙軌化進行,比起 log 檔案看先前有沒有類似的記錄,缺少的話則建進去資料庫。第三階段的話則是資料提供的洞見多多,不用打電話詢問客戶是否有狀況,而是系統就自動產生請修單,變成預做良好的預測系統。

Oostveen 觀察資訊人才的狀況,認為傳統的 MIS人才其實在這時代被埋沒了,他們很聰明,但工作上要處理零碎的事物,往往用不到他們的能力,而且都是重複性質的工作。他認為 MIS 繁瑣的工作該用機器取代,他們審核程式找出的問題,想出適合的解決方案,思考人類比較適合做的開創性工作,最終要思考 IT 架構層級的問題,擔任架構師工作。

最後 Oostveen 認為,科技公司該提供自動化、簡單化的方案,讓一般人不論技術能力如何,像是行銷、業務職位的人,都能享受科技產品帶來的便利性。

(首圖來源:科技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