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再爆血汗,衡陽廠強迫未成年實習生低薪加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15 日 14:00 | 分類 Amazon , 中國觀察 ,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富士康被英國媒體《衛報》(The Guardian)踢爆,非法強迫未成年「實習生」加班製造亞馬遜(Amazon)的 Alexa 智慧家庭產品和 Kindle 電子書。

《衛報》與勞權組織「中國勞工觀察」(CLW)合作,揭露了富士康又一起的剝削勞工案件。根據流出的內部文件顯示,富士康找來衡陽學校的學生擔任實習生,並要求實習生加班進行生產。富士康總共聘用了超過 1,000 名學生,年齡從 16 歲到 18 歲不等。這些學生被要求工作工作兩個多月,來填補生產旺季的勞力需求。中國勞動法律規定工廠可以透過建教合作聘用實習生,但禁止這些青少年實習生加班,因此富士康的作法明顯違法。

富士康衡陽廠在 7 月 25 日的內部會議紀錄顯示,如果沒有實習生工廠可能無法達到生產目標。包括 Echo 生產線、生產控制部門和人資部門的主管都參加了實習招聘審查會議,他們做出了應該大量聘僱實習生的決議。「建議招募實習生來解決旺季期間勞力短缺的問題。」會議紀錄寫道。

內部資料指出「為了解決勞力短缺問題並降低勞務招募成本,我們希望與在地學校合作招聘實習生」,「低勞動成本、可以立即僱用大量勞力、更容易將其他工人重新分配到其他崗位、學習新事物的能力很強」,另一份文件寫了實習生的優點。顯示富士康聘用實習生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完全是為了降低成本。

雖然富士康宣稱實習能提供學生工作經驗,並幫助他們畢業後找工作,但接受訪談的未成年學生表示工廠工作與課程內容無關,而且他們被強迫要加班工作。17 歲的小芳(化名)在亞馬遜智慧音箱 Echo 的工廠工作,她主修電腦卻被要求每天要幫 3,000 個 Echo Dots 貼保護膜,這種實習內容大概很難給學生什麼巨大的幫助。

小芳向研究人員表示,她的老師一開始告訴她每週工作 5 天,每天工作 8 小時,但後來增加到每週工作 6 天,每天含加班要工作 10 小時。「一開始我不習慣在工廠工作,工作一個月之後再怎麼不情願還是要適應,每天要工作 10 小時很累人。」小芳說。小芳曾經反映不想加班,但老師告訴她如果不配合加班就不能在富士康實習,而這會影響她能不能畢業和申請獎學金。「我別無選擇,我只能忍受。」小芳說。

會議內的資料要求老師需要在學生拒絕上夜班和加班時進行干預,因為不加班的實習生不只會影響生產目標還會影響工作意願。如果有孩子持續拒絕加班,工廠告訴老師應該讓他們辭職。為什麼老師不會站在學生的立場說話?因為富士康和學校基本上已經成為共犯結構。只要每引進一名實習生,富士康就會向學校支付每個月 500 元人民幣的費用。富士康已經與四所學校達成協議,讓總共 900 名學生到工廠實習,而且今年還有招募 1,800 名實習生的計劃。

公司的資料顯示實習生的時薪為 16.54 元人民幣,約相當於台幣 74 元,而且還是已經加上加班費和其他津貼才有這個水準。除此之外,資料還顯示富士康從 2018 年開始降低支付實習生的費用。相對的,派遣工的時薪為 20.18 元人民幣,成本的差距讓富士康偏好壓榨別無選擇的實習生。內部文件認為聘用實習生利大於弊,實習生最多的時候會佔勞工人數的 15%。

富士康承認非法僱用學生,並表示正在採取行動解決問題。富士康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會監督相關合作學校的實習計畫,確保實習生不會加班或在夜間工作。富士康宣稱這起事件是因為當地工廠管理階層的疏失,並開除廠長和人資主管。亞馬遜發言人則表示如果發現違規行為會採取適當措施,「我們正在緊急調查這些指控,並和富士康在最高階層共同解決問題。專家團隊已經抵達現場進行調查,我們會每週審核這個問題。」

雖然富士康和亞馬遜都非常乾脆地進行止血,但富士康過去罄竹難書的過勞紀錄讓人很難相信問題會真的會解決。早在 2017 年富士康生產蘋果(Apple)手機 iPhone X 的生產線就被踢爆幾乎一模一樣的問題,要求實習生加班工作。2018 年同樣是這次參與調查的中國勞工觀察,揭發了富士康工人每月加班超過 100 小時的血汗狀況,更別提 2010 年期間的富士康連續跳樓事件。

中國勞工觀察的創辦人李強呼籲亞馬遜和富士康開放外界對勞工的工作條件進行獨立監督,避免違反勞動法。「只有當公司允許獨立團體監督工作條件,才能有效解決工廠中的侵權行為」,李強說。「富士康很清楚知道招募大量派遣工並強迫實習生加班和上夜班違法,但他們為了增加利潤,還是會繼續招募派遣工和實習生。」李強指出。

(首圖來源:Flickr/iphonedigital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