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研究解藥物過敏之謎,開啟特異 T 細胞治療抗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28 日 10:20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長庚醫院領導跨國研究解開藥物嚴重過敏之謎,發現人體免疫系統中的特異性 T 細胞受體,對引發嚴重藥物過敏扮演關鍵角色,研究團隊並從中找到靈感,發展特異 T 細胞治療抗癌。

近年醫學研究已證實,許多藥物過敏的發生與病患所帶的特殊基因型有關;不過仍有些病患不帶特殊基因型也會產生嚴重過敏反應。

為解開嚴重藥物過敏謎團,長庚醫院與台灣、歐美等國的皮膚藥物過敏研究團隊跨國合作,發現人體免疫系統中的「特異性 T 細胞受體」(TCR),會決定毒殺 T 細胞的活化,釋放出引起可怕嚴重藥物過敏反應的毒性蛋白及細胞激素。此成果已刊登於今年 8 月的國際知名「自然通訊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

史蒂文生症候群(SJS)和毒性表皮溶解症(TEN),是最可怕的嚴重藥物過敏反應,除了皮膚紅疹外,甚至會全身皮膚黏膜起水泡、潰爛,最後引發全身器官衰竭及敗血症。目前台灣藥害救濟超過一半的救濟案例,都是 SJS / TEN 病人。

長庚研究團隊發現,嚴重藥物過敏病患除了帶有藥物特異性的 HLA 基因型(如 HLA-B*1502)以外,皮膚上的 T 細胞也會有藥物結構相對應的特殊 T 細胞受體。不同藥物過敏病人有不同相對應的 T 細胞受體基因型,且不分人種,歐洲病患和亞洲病患也會帶有相同的 T 細胞受體。

若缺乏特殊的 T 細胞受體基因型,就算帶有嚴重藥物過敏基因 HLA-B*1502,T 細胞也不會對過敏藥物(如卡巴氮平)產生過敏反應。這可以解釋,為何很多人帶有危險藥物過敏 HLA 基因型,但吃了相對應的過敏藥物也沒產生過敏反應。

長庚醫院皮膚科系主任鐘文宏表示,人體免疫系統相當複雜,一般人遇到外來藥物不會有副作用,但某些特殊體質的人,雖然服用的是經過臨床試驗上市的藥物,仍有如「吃角子老虎」般的機率會出現 HLA 和 TCR 兩者交互作用,可能就會引發嚴重的過敏副作用。原本是人體免疫系統重要辨識並消滅病菌或癌病變的功能,被多種合成製造的藥物誘發自體免疫活化反應。

鐘文宏建議,未來在設計新藥時,可參考不同人種的特殊過敏的 HLA 或 TCR 結構,避免設計出雖然很有療效卻會引發嚴重過敏或副作用的藥物。

▲ 毒殺 T 細胞圍繞著癌細胞。(Source: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此研究結果也給了團隊靈感,林口長庚醫院癌症疫苗暨免疫細胞治療核心實驗室主任洪舜郁表示,研究團隊正積極利用小分子藥物活化特異性毒殺 T 細胞的研究技術,應用於創新的癌症新抗原 T 細胞治療。

針對突變的癌細胞設計出能活化毒殺 T 細胞的特異性新抗原,訓練自體活化的 T 細胞攻擊突變的癌細胞,而不攻擊正常細胞,幫助不同癌種不同基因變異的病人,量身訂做專一性 T 細胞以對抗癌症。

洪舜郁表示,目前這項技術已申請衛生福利部特管辦法癌症細胞治療,希望將來可以運用於臨床治療,造福更多的癌症病患。

(作者:陳偉婷;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