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玩遊戲不僅能賺錢,現在還是慈善募款的新招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02 日 7:45 | 分類 社群 , 遊戲軟體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過去幾年,遊戲串流媒體開始興起直播成為新興娛樂方式,也為慈善事業開闢新道路。華盛頓郵報報導,能看到這種慈善方式迅猛發展。

比如美國最大直播平台 Twitch,就常和慈善機構合作。觀看者無需像以往一樣透過電視指示捐款,而是像給實況主禮物按兩下就可透過網路直接捐獻,慈善募款這種傳統義賣活動也會有,但通常由實況主充當主持人,整個過程遊戲依舊是重要環節。

簡單來說就是以往實況主玩遊戲是自己賺錢,和慈善組織合作時就相當於打慈善廣告,但不會是在平台辦慈善晚會等,實況主該玩遊戲還是玩遊戲,因為這樣才能吸引最多人流。當然也有很多慈善組織是成員直接上場,賺到的錢自然全部用於慈善。

(Source:Flickr/Marco Verch CC BY 2.0)

過去幾年,Twitch 是美國無可爭議的串流媒體直播平台王者,所以數位慈善募款很多都圍著 Twitch,2012~2017 年間,Twitch 的慈善募款超過 7,500 萬美元。其中一些直播活動表現非常突出,如 Games Done Quick 這種競速通關遊戲類的活動,成立以來已募集超過 2,230 萬美元。

對一些實況主來說,慈善項目已是生命的重要部分,如 DrLupo,在 Twitch 有 360 萬追隨者,就在 12 月 21 日 24 小時內幫助 St. Jude 兒童研究醫院募集 230 萬美元,Twitch 方也出資 100 萬美元。去年夏天的類似活動,他只花 4 小時就為 St. Jude 募集到 92 萬美元。

此外,St. Jude 也有自己的慈善串流平台 St. Jude PLAY LIVE,同樣是透過影片遊戲,但平台專注於慈善募款,DrLupo 也有在這平台實況。自從 PLAY LIVE 2014 年亮相以來,募集超過 2,000 萬美元。

這些慈善募捐對醫院有許多關鍵作用,比如一次 500 美元捐贈等於一次血小板輸送、2,500 美元捐贈等於為患者提供 16 天氧氣。根據 ALSAC(St. Jude 籌款組織)首席執行長 Rick Shadyac 的說法,PLAY LIVE 的成功使醫療機構能「恪守初心」,即任何家庭都不會收到 St. Jude 的治療費用帳單。

Lupo 只是對慈善有貢獻的實況主之一,今年稍早 Harry Brewis 透過連續實況玩《大金剛 64》,57 小時為英國變性人權益組織 Mermaids(美人魚)募款,結束時他募到 34 萬美元。今年 2 月,擁有 2,470 萬訂閱的 YouTuber「Markiplier」(本名 Mark Edward Fischbach)在 24 小時內為無家可歸的青年慈善機構 My Friend’s Place 募集超過 50 萬美元。

▲ Desert Bus for Hope 直播遊戲。

基於網路的慈善機構如今不少,很多網路慈善組織甚至誕生在 2011 年 Twitch 出現之前。比如 2007 年創立的慈善組織 Desert Bus for Hope,儘管當年平台不復存在,但現在依舊在 Twitch 活動,並繼續專注兒童慈善事業。

不僅海外,中國直播串流媒體平台如斗魚也在做公益事業,2016 年時斗魚就開啟「直播+公益」模式,主題涉及環保、扶貧、志願者等多方面。包括虎牙等平台,都有專門的公益頁面和大量公益活動。

很多慈善組織負責人表示,誕生於網路時代的年輕人或許比以前任何一代有更強的社會意識,而技術帶來更廣泛的影響力,使年輕人一次又一次透過網路貢獻自己的力量。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Twi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