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歲演 20 歲的自己,好萊塢「回春」特效是怎麼做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12 日 9:00 | 分類 數位內容 , 軟體、系統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雖然在金球獎頒典禮沒帶走任何獎杯,但《愛爾蘭人》仍是 2019 年最多人關注和有爭議的影片之一。

《愛爾蘭人》爭議最大的地方在於採用「減齡特效」,讓勞勃‧狄尼洛、艾爾‧帕西諾和喬‧派西 3 位七旬演員飾演年輕的自己。其中「減齡」最多的勞勃‧狄尼洛甚至飾演 20 多歲的自己。不少觀眾都覺得「看起來怪怪的」。

▲《愛爾蘭人》的勞勃‧狄尼洛和眾多「自己」。(Source:Daily Mail

有趣的是,去年也是好萊塢「減齡特效」的小爆發年。除了《愛爾蘭人》,李安的《雙子殺手》和漫威《驚奇隊長》均在主要角色採用不同的「減齡」技術。這意味著「看起來怪怪」的角色貫穿整部電影,而不像從前只出現一兩分鐘。

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神奇「回春」技術,以及可能帶來的影響。

「減齡」特效一直都在,但你不知道

沒有人看起來和電視電影裡一樣,每個人都有修過。

Claus Hansen 接受《Mashable》採訪時,他從 1990 年代後期就開始為 MV 和廣告明星做「特效美顏」。影視產業裡,Lola Visual Effects 通常認為是首家專門做特效美顏的公司,成立於 2004 年,獨立前隸屬 Hydraulx 特效公司。

▲《X 戰警:最後戰役》年輕版 X 教授和萬磁王也是 Lola 出品。

最近接受 《Hollywood Reporter》採訪時,Lola 的 Trent Claus 透露,應用在《驚奇隊長》的「減齡特效」平時多用於「美顏」。至於為什麼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因為「大多簽了保密協定」,現在因為電影敘事需要,他們才能說出來。

很多特效公司都會用名為 Flame 的軟體處理特效,據 Hansen 介紹,「你可以追蹤某部分皮膚,移動它們,調整臉部或身體曲線。雖然現在軟體越來越好用,但有時候你還是得一幀幀處理。尤其是近鏡頭。」

譬如,某特效公司設計師在處理某超級英雄片男演員的魚尾紋時就遇到麻煩。無論怎樣改,男演員就是覺得近鏡處理得不夠自然。最後,設計師從另一位稍年輕的男演員臉上「偷」來魚尾紋,然後 PS 到老男演員臉上,就自然多了。

到了《驚奇隊長》尼克‧福瑞(Nick Fury)這種貫穿整部戲的角色,鏡頭有 500 多個,並確保所有改動連貫統一,工作量之大和經費燃燒程度可想而知。

▲ 年輕版尼克‧福瑞。

有趣的是,大家都覺得像山繆‧傑克森這樣皺紋不算多的演員處理起來應該更省事,Claus 卻說這其實是「雙面刃」:

如果我們簡單將演員的皺紋抹掉,一下就能減少 10~15 歲,但正因山繆‧傑克森皺紋不算多,所以我們得再處理他的肌肉結構、皮膚質感、脖子和下巴的垂墜感。

▲ 2019 年的山繆‧傑克森,並沒有和年輕時差很多。

連 Lola 團隊也承認,這項技術過去十年並沒有非常大的躍進,實際進步的,是特效處理人員對人類身體和臉部的了解增加。

巧合的是,《雙子殺手》和《愛爾蘭人》都因不同理由,無法採用「特效美顏」技法,而出現了兩套實驗性技術。

120 幀的《雙子殺手》容不得「PS」

當 4K 和高畫質進入影視業,原本用於遮擋皮膚細節的妝容就不夠「裸妝感」,於是「特效美顏」成為更自然的「補妝」工具。

但李安堅信 120 幀才是未來電影模樣時,後期增加的「特效美顏」開始顯得粗糙。

於是他們決定從 0 開始建造數位化的人。有趣的是,120 幀能更如實呈現世界,但同時也「逼」出完全由數位搭建的「假人」。

用高解析度鏡頭取得大量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的表情數據後, 由 Bill Westenhofer 和 Guy Williams 帶領的特效團隊打造了 23 歲版的威爾‧史密斯數位模型,並持續最佳化到「毛孔級」。

有時候,你會發現一整個房間的成熟中年男人,圍著螢幕在聊粉刺到底要怎樣反光才自然。

Williams ,覺得有時候同事工作對話挺好笑的。

正式開拍後,威爾‧史密斯會在片場穿著動作捕捉衣,臉上有一堆記號黑點,頭上架著近拍臉部的攝影機,演繹 Junior(年輕版)角色。之後特效團隊會將威爾‧史密斯的動作數據套入 Junior 模型。

拍攝「自己打自己」場景時,威爾‧史密斯會先演年長版(Henry),和 Junior 的替身演員對戲,然後下一次演 Junior,和 Henry 的替身演員對戲,之後用特效將兩場結合。

《愛爾蘭人》的「表情控」

當說起「特效大片」,立即想到的都是充滿打鬥和爆炸場面的動作或科幻片,但《愛爾蘭人》是 3.5 小時的劇情片,主角的臉部表情就是重點,尤其當主角是勞勃‧狄尼洛、艾爾‧帕西諾和喬‧派西。

也就是說,盡可能保留並呈現演員的表情至關重要。

▲ 減齡特效處理後的效果。

一般來說,如果電影得做動作和表情捕捉,演員就得穿上緊身衣,身體和臉上都得貼上影像追蹤記號,然後還得在綠幕前演出,但導演馬丁‧史柯西斯一開始就說:不要臉上標記號、不要頭戴鏡頭、不要隔離式拍攝,我要正常的演戲場景。

▲《愛爾蘭人》拍攝現場。(Source:IMDb)

光影魔幻工業還真做到了。

Pablo Helman 帶領的光影魔幻工業團隊設計了一款新的攝影組合,由一台主攝影機(中間)和兩台拍攝紅外線影像的攝影機組成,重達 64 磅。拍攝時,中間攝影機就是導演看到的內容,兩旁的攝影機負責捕捉更高密度的立體資訊,用於後期建立 3D 模型。

▲ 稱為「三頭怪」的攝影機,由三台攝影機組成。

據 Helman 介紹,這套技術連人說話時產生的輕微顫動也能捕捉,遠比在臉上標黑點細微:

很多情況下,我們做臉部特效時,會失去對話的味道。

當我們將輔音和母音組合時,臉部會以特定方式顫動,與節奏一樣……依賴記號沒法捕捉這個,因為軟體不夠敏感。

當兩位演員對戲會相互影響,相互反應,他們的眼睛、臉部和身體都會受影響,這也會影響表演的節奏。如果這一切都能捕捉到,就是非常棒的鏡頭了。

數據採集完成後,特效團隊透過為此片研發的軟體 FLUX 手動「減齡」。

為了讓效果更自然,光影魔幻工業前期以 3 位主角為主建立了龐大的影像數據庫,每做好一個鏡頭,基於人工智慧的演算法就會自動調出和效果相近的歷史影像以參考。

▲ AI 配對。

「減齡特效」也救不了的地方

當我們在討論技術時,也有人提出,讓年紀大的演員演年輕人,「眼神不會很渾濁嗎?」

當威爾‧史密斯宣傳電影,也表示李安指示演出 Junior 時要他「減少演技」,忘掉這些年來的成長,才能演出角色的「青澀氣息」。

雖然這些「感覺」聽起來很玄,但部分組成的動作和聲音卻非常具體,這也是「減齡特效」救不了《愛爾蘭人》的地方。

雖然一開始就找來體態動作指導,但《愛爾蘭人》3 位七旬主演動起來還是有老人的感覺。有次艾爾‧帕西諾的角色站起來時,就被導演吐槽「這不像 49 歲站起來的樣子」。

▲《愛爾蘭人》其實在演員上半身也會標記號。(Source:Before&After

Cnet 編輯 Richard Trenholm 表示,勞勃‧狄尼洛戲裡的動作像極了自己也 70 多歲的父親,他在看電影時會有想去扶他們的衝動:

電影有一幕勞勃‧狄尼洛得跨過濕滑的石頭去河邊把搶扔掉,我都想進去螢幕扶他了。

《Vulture》為這個 bug 找到「挽回自尊」的解讀

當我們回憶生活,會將現在的自己套入回憶的自己,而不是真的當時的自己。

《Slate》也有類似看法,認為這是老人對悲慘生活的回憶,無論他是回憶 20 多歲參與戰爭,還是中年當殺手的生活,一切都籠罩著死亡和終結的氣息。

《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回到 20 多歲的「鋼鐵人」雖然膠原蛋白滿到溢出銀幕,但轉身開口卻是現在小勞勃‧道尼的聲音,頓時讓人出戲不少。

▲ 特效年輕版的小勞勃‧道尼。

所以說,「減齡特效」的下一步,是不是得開始克服這些地方?

「像不像」不是關鍵,工業標準更重要

無論《愛爾蘭人》還是《雙子殺手》,主角都是北美觀眾非常熟悉的演員,如果看完作品,真的有種「看著他們長大/變老」的感覺。

因此,觀眾很難不去比較特效年輕化的角色和演員演出。但對特技團隊來說,「減齡」處理的關鍵不在複製演員過去的角色,而是創造合適的新角色。

以《雙子殺手》為例,特效團隊雖然有參考家喻戶曉的情景喜劇《新鮮王子妙事多》裡的威爾‧史密斯,但他們設計 Junior 時也調整很多。

譬如從小接受刺客訓練的人,Junior 身材就不像「新鮮王子」一樣瘦。根據劇情,Junior 的內心也很壓抑,沒有「新鮮王子」的快樂開朗。綜合說來,整天皺著眉頭啥也不願意討論的年輕人,看起來就不像大眾心目中年輕快樂的威爾‧史密斯。

▲ 皺眉日常的 Junior。

▲ 跳起舞的「新鮮王子」。

對《愛爾蘭人》,Pablo Helman 認為演員即便在同年齡段,演繹不同的角色也會呈現出完全不同的感覺。每個觀眾心中的年輕版勞勃‧狄尼洛都不一樣,要做出所有人滿意的年輕版不僅不可能,同時更違背常理。

▲ 同年齡段演員演繹不同角色感覺也不同。

因此,當我們觀看「減齡特效」電影,應放下「像不像」的糾結。

也有不少人擔心,有了「減齡特效」後,年輕演員的機會是否被扼殺。如同用數位技術「創作」演員的「年輕版」是結合演員、導演和特效團隊功力的綜合主觀創作過程,是否選擇特效年輕化的老演員,也是製作人的主觀藝術/成本選擇。

事實是,就像「特效美顏」在我們毫不知情下滲透至大部分好萊塢影片,能讓演技受認可的演員繼續「年輕」的「減齡技術」也將繼續演化,成本也將隨著技術成熟逐漸降低。

大眾更應該關注的,也許是技術將造成的版權問題。

接受《Wired》採訪時,威爾‧史密斯表示,自己很願意看 Junior「拍」浪漫喜劇,還說多年前曾夢到年輕的自己和奧黛莉赫本拍戲,「現在這技術真能實現!」

但事實是,現在拍完戲後,所有關於 Junior 的數據都躺在特效公司的硬碟裡,威爾‧史密斯連副本都沒有:

法律上來說,我控制自己的肖像權,但他們控制實質性的數據。

另一邊,負責特效的 Westenhofer 接受《大西洋月刊》採訪時表示:

(關於讓 Junior 再次登上螢幕)我們需要討論演員的權利,以及他們處理自己資料的方法……我知道威爾持有 Junior 的使用權,但實際數據呢?我不確定那該屬於誰。

而且這也許不只《雙子殺手》會面臨的問題。

《Mashable》於 2014 年特寫文章指出,現在很多年輕演員也會到特效工作室掃描肖像,主要是為了以後「修片」時有更好的對照組,做出更好的效果。《Hollywood Reporter》也曾援引 VFX 負責人 Scott Squires 指出,現在演員立體肖像建檔越來越普遍:

如果有任何情況你得使用特效,基本都要掃描一次,通常會在影片開拍前完成。我還聽說現在有些公司已開始掃描演員(不是為了影片特效),是為了建立檔案之類的。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