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造火箭「飛鼠一號」試射困難重重,台灣真能飛向太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2 月 22 日 12:00 | 分類 天文 , 航太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 月 13 日,當全台民眾與輿論仍絕大多數圍繞在新冠肺炎打轉時,很少人注意到,就在台東,也有人潮聚集,想要見證台灣人開發的火箭試射。但這一次為何又失敗?

2020 年 2 月 13 日一大早,太陽還沒升起前,天空下著綿綿細雨,來自各地的民眾、專家與學生,已陸續湧進台東縣達仁鄉的南田部落,為了就是目睹「飛鼠一號」火箭升空瞬間。

正當冒雨守候的民眾睜大了眼等待火箭升空時,豈料,到了預定試射的黎明時分,卻警鈴、煙霧四起,一度點火但沒有發射,火箭公司晉陞太空科技也宣布決定中止試射。等於宣告本次試射失敗,預計 3 月底再戰。

此次試射的「飛鼠一號」,到底是什麼?可以吸引這麼多人「觀禮」?

其實飛鼠一號是台灣第一枚民間自製商業火箭。由台灣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民間火箭商晉陞太空科技研發、製造。

今年 65 歲的董事長陳彥升解釋,相對於高成本的液態、固態燃料火箭,飛鼠一號屬於成本較低的「混合火箭」,若 270 公里能試射成功並取得相關數據,下次就能挑戰商用衛星高度(400~500 公里)。

陳彥升表示,晉陞專注於發展能夠搭載衛星的火箭,達到商用衛星高度後,就能「送貨」營利,代客發射各類衛星至特定地球軌道上。

反觀目前台灣儘管已有衛星研製能力(福爾摩沙系列衛星),但皆委外發射,須看外國臉色,而航太產業要自主,第一步就是讓火箭能順利升空,這是許多台灣科學家的夢想。

▲ 地球軌道環境觀測衛星福衛五號飛近台灣上空的想像圖。(Source:Tiouraren (Y.-C. Tsai) / CC BY-SA

耳濡目染,陳彥升從小就是航太迷

陳彥升就是懷抱著夢想的台灣科學家之一。從小在高雄哈瑪星船家長大的他,在各類機具中耳濡目染,讓陳彥升從小就對機械、動力著迷不已,「爸媽開明,有時候鋸掉桌椅也不會被懲罰」。

陳彥升也迷上了最高層次的動力工藝──航太。大學如願念了航太科系,淡江航太系畢業後,陳彥升在航發中心服役,接觸到打造 F-5 戰鬥機的美國廠商 Northrop,讓他下定決心到美國,「因為只有到美國,才學得到最新技術!」

他在美國航太名校堪薩斯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後,進入 NASA 工作,研究火箭引擎,也曾出來創業,為 NASA、美國空軍提供火箭系統分析服務。

掛念家鄉,放棄高薪回台任職

看似一帆風順,正實踐夢想路上,想為台灣做點事的想法卻一直留在心中。2005 年,老朋友勸說與中研院院士林明璋力邀,加上認同時任太空中心主任吳作樂「自主發展」主張,陳彥升放棄美國的高薪職位,搬回台灣,進入國家太空中心任職,曾參與福衛三號發射等重大任務。

為故鄉服務的心儘管炙熱,但有滿腔熱血,也化不開冰冷的現實。

2007 年陳彥升接到衛星發射載具的計畫,但 2009 年就因政黨輪替而中止。另一個自己主持的探空火箭計畫,也因預算縮減,在 2014 年提前結束。「太空中心預算掉下來,就上不去了,」預算上調與下修的幅度不成比例,身為苦主的陳彥升冷冷地說。

▲ 晉陞太空科技董事長陳彥升。

61 歲二度創業,挑戰未曾停歇

有感於國家政策反覆不定,2016 那一年,拿到民間投資的陳彥升,選擇在 61 歲時二度創業,買下竹南的一間舊晶圓廠,成立晉陞太空科技。

從國小六年級時就開始自製小火箭的他,現在已經是火箭公司的領導人,準備發射比自已高近 6 倍「飛鼠一號」火箭。

但創業其實一點也不容易,晉陞做為第一家民間火箭公司,一舉一動關聯著台灣未來的太空產業發展,因此受到投資人、專家學者、政府的密切關注,更有重重實際關卡等著他。

土地不合法、國家長期支持不足成隱憂

其中一個就是鬧得沸沸揚揚的土地問題。

2019 年 12 月晉陞曾試射,當時就被爆出「魚塭變火箭基地」的爭議,因違《區域計畫法》,遭台東縣政府依法開罰 40 萬元,且有權拆除違法設施。

後來科技部表示關切後,才使得今年 2 月 13 日的試射順利進行,事前沒有遇到「阻礙」。但試射新聞發出後,仍引起立委關切是否違法,下一次試射,土地恐還是問題之一。

但,就算土地問題排除,單靠晉陞這家資本額 8 億元的民間公司,要獨立完成超高度精密的火箭,並就此帶領台灣進入「太空俱樂部」,仍有難度。

此外,要製作火箭,更需要充裕資金,才能用好材料,做好引擎系統、動力控制、通訊系統、系統工程等。

美國、中國、南韓 2016 年太空計畫支出約為台灣的 1,100 倍、150 倍及 20 倍,且公、私部門皆各經歷無數次失敗才得以成功。

台灣長期以來的太空政策不連貫,導致人才、經驗積累落後。成大航太系教授趙怡欽直言,一直以來政府「沒有魄力」、「畏首畏尾」,以致台灣跟不上世界水準,是「身為研究人員幾十年來的遺憾」。趙怡欽認為,對太空產業應該要有長期政策支持,從失敗中成長,再逐步走向成功。

飛鼠一號露面,讓火箭成為熱門話題,做為強大國力的象徵,我們儘管期盼成功升空。但這一哩路,火箭要飛多久,恐怕沒有人知道。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晉陞太空科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