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提供警方定位數據,倒楣路人成嫌疑犯被追查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3 月 11 日 7:45 | 分類 Android 手機 , Google , 資訊安全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一名自行車愛好者,因為騎車時使用智慧手機定位,警察找上門來,質疑他是竊盜案的重點嫌疑人。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不得不花一筆父母的錢請律師,幫自己澄清嫌疑。

從天而降的麻煩

故事的主角是 Zachary McCoy,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 30 歲男子。

2020 年 1 月某個星期二,Zachary McCoy 準備去餐廳上班,突然收到一封來自 Google 法律調查支援小組的郵件,通知他:當地警察要求提供與 Google 帳號相關的資訊,除非 McCoy 在 7 天內去法庭申訴阻止,否則 Google 將提供警察上述資訊。

McCoy 深感恐懼,儘管他實在想不出自己做錯了什麼。

McCoy 有一支 Android 手機,並與其他美國人一樣,使用多種 Google 產品,包括 Gmail 和 YouTube──但他並不知道 Google 為什麼要將自己的資訊提供警方。

不過,Google 的通知有案件編號,McCoy 於是在當地警察局網站搜尋,找到一份調查報告;報告稱,一名老婦人 10 個月前發生竊盜案,她家就在離 McCoy 住處不到 1 英里的地方。

這讓他更恐慌困惑,他與這起竊案沒有任何關係,甚至從未去過被害者住所,也不認識相關的任何人。

無奈下 McCoy 找上父母,並向他們借了一筆錢支付律師費,在律師 Caleb Kenyon 的幫助下,McCoy 終於得知,Google 此舉是因「地理圍欄授權」(Geofence Warrant)提示。

「地理圍欄授權」是幫助警察調查的工具,可在犯罪現場投射虛擬網路,獲取 Google 的定位資料,來自用戶裝置的 GPS、藍牙、Wi-Fi 和蜂巢式網路──可能來自附近每個人。

據美國 NBC News 報導,過去 2 年,上述授權急劇增加,幫助警察在沒有線索的情況下找到潛在的犯罪嫌疑人。但是,警察常在不知情下從與犯罪無關的人蒐集數據,Google 本身描述為「嚴重侵犯隱私權」。

McCoy 檢查手機後終於發現原因。

原來,身為自行車愛好者的 McCoy,使用運動追蹤應用程式 RunKeeper 記錄騎車路線;應用程式需要使用手機定位,但也將他的資料回傳給 Google。

他發現竊盜案發生那天,2019 年 3 月 29 日,自己 1 小時內路過受害者家 3 次,但路過鄰居家是他日常騎車路線的一部分。

McCoy 表示:「這真是一場惡夢,我當時只是使用應用程式查看我騎了多遠,但現在它害我有犯罪嫌疑,且還是主要嫌疑人。」

這場惡夢如何醒來?

McCoy 之所以莫名背鍋,跟美國警察、Google 有關。

受害者報案後,警方尋找線索時獲得法官授權,從 Google 取得案件相關 Google 服務裝置紀錄──第一批數據匿名,不包含任何裝置標識資訊。審查第一批匿名數據後,警方瞄準 McCoy 的裝置,向 Google 要求更多資訊。

於是有了上述寄給 McCoy 的郵件──這是 Google 通知用戶有關政府要求獲取資訊的一般政策,也是在警方想取得 McCoy 資料時,McCoy 所能得到的唯一通知。

美國法院對 Google 地理圍欄授權的質疑也很少,這也是警察能輕易向 Google 要求獲取 MoCoy 個資的原因。

不過,身為 McCoy 的代理律師,Caleb Kenyon 向法院提出動議,要求宣布地理圍欄授權無效,並要求停止發出 McCoy 任何其他訊息,並將其標記為 John Doe──Kenyon 表示,此授權違憲,因為允許警察全面搜索不計其數的人的電話數據,以便找到一個嫌疑人。

最終,檢察官干預之下,McCoy 艱難地洗脫了嫌疑。

但 McCoy 的代理律師 Kenyon 仍要確保警方不會持續懷疑 McCoy,警方也只稱他為 John Doe。Kenyon 表示:

當執法人員關起門做事時,你不會知道他們如何處理這些數據。並不是說我不信任他們,只是我不相信他們不會逮捕某人。

Kenyon 還特別指出,實際上,另一宗發生於美國亞利桑那州的案件,一名男子因謀殺被誤捕入獄,主要依據就是地理圍欄授權獲得的 Google 數據。

Kenyon 還說,如果 McCoy 沒有向父母借幾千美元請律師,那麼 McCoy 很有可能面臨類似遭遇。

技術到底是不是無辜的?

上述情況,不僅會發生在 McCoy 身上,也適用每個美國人。

在美國,儘管有隱私權和公民自由倡導者一直擔心地理圍欄令違反憲法保護,但執法當局表示,這些擔憂過分誇大了,執法當局還宣稱,警察找到引起懷疑的裝置前不會獲得有關 Google 用戶的任何可辨識資訊,且僅靠資訊還不足以證明有人犯罪。

實際上,據 NBC News 報導,Google 地理圍欄授權包括 FBI 等美國各地警察機構使用。2019 年,Google 法庭文件表示,美國各州和聯邦執法機構的請求正在迅速增加,從 2017 年到 2018 年增加 1,500% 以上,從 2018 年到 2019 年增加 500%。

一位曾負責地理圍欄授權現已退休的美國警官 Kevin Armbruster 表示:

這是出色的工具,也是偉大的技術。警方已利用 Google 地理圍欄授權解決一系列犯罪,包括兇殺、槍擊、搶劫和綁架,以及涉及綁架的性侵犯。我認為世界大多公民都會希望我們將暴力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美國執法部門對地理圍欄技術的態度可見一斑。

儘管如此,身為被執法對象的普通美國公民,依舊有理由擔憂,這種擔憂不僅與警方態度有關,也同時指向另一個對象:Google。

由 Google 引發的個人隱私問題正在引起越來越多關注,尤其是用戶定位資訊取得和使用,Google 已不是第一次被指責。

(Source:Flickr/John Marino CC BY 2.0)

早在 2018 年 5 月,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博士生發現,即使主動關閉 Google Location History,Google 依然主動推送不少基於地理位置的相關內容,如餐廳評價等。

當時這讓 Google 置於強大的輿論旋渦。

如今,Google 對全球最大行動操作系統──Android 操作系統──有絕對掌控權的情況下,人們更有理由擔憂 Google 如何對待用戶隱私權。

在終極意義上,McCoy 的遭遇也指向另一個問題:

人類處心積慮推動技術向前發展,並享受技​​術帶來的便利時,是否會在某些時候、某些層面意識到自己也被技術發展桎梏?

或者說,技術真的完全無辜嗎?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