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階段規則即將出爐,回顧從零開始的台灣離岸風電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3 月 30 日 14:24 | 分類 能源科技 , 風力 follow us in feedly


離岸風電與太陽能為台灣能源轉型的核心動力,其中離岸風電第三階段「區塊開發」規則即將揭曉,將進一步推動本土供應鏈全面產業化,為搶攻亞太市場做好準備,而在等待遊戲規則發布的時候,先來回顧一下台灣的離岸風電是如何從無到有。

目前政府規劃在 2025 年將再生能源裝置量提高到 27GW,發電占比增加到 20%,而離岸風電為發展重點,計畫離岸風電從零開始,2020 年建置 520 MW 容量,力拚 2025 年累計達 5.5 GW。

第一階段:示範系統

台灣的離岸風電計畫分為「先示範、次潛力、後區塊」3 大階段,其中福海與上緯、台電在 2013 年得標,成為台灣離岸風電先鋒,目前上緯已經在 2016 年 10 月於苗栗外海安裝海洋風電(Formosa 1)第一階段兩架 4MW 風機共 8MW 容量的示範風場、2017 年商轉,第二階段的 30 支共 120MW 離岸風場則是在 2019 年 10 月完工、年底商轉,為台灣首座離岸風場。

同為示範風場的台電,目前正在建置第一期 109MW 彰化芳苑外海風場的水下設備,鋼管樁已於 1 月完工,預計 3 月開始打樁與進行後續風機安裝,預計 2020 年底前正式併聯發電,預估年發電量可達 3.6 億度。

至於福海彰化離岸風電,該案場原定 2015 年商轉,卻兩度延後,2018 年也被環保署環評大會認定不應開發,案場進度一度嘎然而止,福海不服提出訴願後,終於在 2019 年 3 月訴願成功、可說是第一座成功起死回生的案場,只不過由於環評進度大延遲,若要保有示範資格,得在 2019 年 3 月底取得籌設許可、施工許可,並在 2020 年完工併網,若無法只能挪到第 3 階段區塊開發。

第二階段:潛力場址開發

目前離岸風電發展則處於第二階段「潛力場址開發」,主要採 3.5GW 遴選、2GW 競標,先遴選後競價的模式,並將國產化列為首要條件,肩負完備海事工程、水下基礎、塔架、風機等本土產業鏈及基礎設施義務,盼可帶動台灣在地離岸風電產業迅速發展,促進既有製造業及服務業轉型,同時也因為前期的國產化部署,也也助之後離岸風電電價合理化。

遴選與競標結果分別在 2018 年 4 月與 6 月出爐,共吸引丹麥沃旭能源(Ørsted)、澳洲麥格理資本(Macquarie Capital)、丹麥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新加坡的玉山能源(Yushan)、加拿大北陸電力(NPI)等國際風電大廠來台投資。

遴選也分 2 進程,首波並不要求國產化,由上緯與麥格理的 378MW 海能風場與達德的 350MW 允能風場獲得開發資格,得在 2020 年完工併聯;2021-2025 年併往容量則達 3,098MW,包括達德的麗威與允能第二階段共 708 MW、沃旭能源的 900MW 大彰化東南與西南、CIP 的 600MW 彰芳跟西島、中鋼的 300MW 中能風場、台電第二期 300MW 與 NPI 跟玉山能源的 300MW 海龍二號皆獲得入場券,兩波總計容量達 3,836MW。

2018 年 6 月經濟部能源局也完成 1,664 MW 離岸風場競價,沃旭能源取得 920 MW、NPI 取得 744 MW,獲選競價價格為每度 2.2245 元至 2.5481 元,電價比 2020 年躉購電價的每度 5.0946 元還要低一半、甚至比平均電價 2.6 元還低,而這些風場須於 2025 年完成建置。

目前各家開發商也正如火如荼進行中,正與國內供應廠商簽署合約,努力實現國產化承諾,對台灣而言,這將能把開發商帶來的經驗與技術留在台灣,且台灣位處於地震帶,每年也必有颱風來襲,突破地震與颱風等天然難題,就可再將技術轉移,成為亞太重要離岸風電樞紐。

第三階段:區塊開發

2025 年以後還有另一波重頭戲:第三階段「區塊開發」,經濟部在 11 月時宣布將規劃 2026 年到 2035 年,10 年 10GW 的區塊開發政策,未來每年建置量將達 1GW,預計最快今年底或明年上半年展開遴選程序。經濟部能源局當時也指出,從國際趨勢及台灣離岸風電發展來看,預估未來 10 年 10GW 區塊開發招標價格,也將低於平均售電價格。

不過詳細規模尚未公布,原先預計要在 2019 年底發布,但因為難取得共識、國產化審查工作繁忙以及遇上 2020 年大選,延到 2020 年初,之後又再延到第一季內公布,遊戲規則一延再延也代表對第三階的謹慎態度,還需要再收集意見以凝聚共識。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