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科技勢力印度角力:TikTok、微信被禁時,Google、Facebook 風光進場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7 月 24 日 14:23 | 分類 Amazon , Facebook , Google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當諸多中國 App 在印度紛紛被列上禁令清單、不得不下架或者暫停提供服務的時候,另外一些資本看準機會,進來了。

當地時間 7 月 13 日,Google CEO 桑德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宣布成立一支總額 100 億美元的新基金,名為 Google for India Digitization Fund(Google 印度數位基金)。緊跟著,在 24 日,這筆錢就花了將近一半出去──Google 宣布 45 億美元入股印度營運商 Jio Platforms,占股 7.73%。值得一提的是,另外一家矽谷巨頭 Facebook 也擁有這家公司 9.9% 的股份。

透過這支百億美元基金,Google 將在未來 5 到 7 年的時間裡在印度投資扶植當地的科技網路產業,以深入地參與印度總理莫迪提出的「數位化印度」計畫。

Google 將透過多種方式花掉這筆錢,包括且不限於股權投資、合資公司,以及 Google 公司在印度本地的營運、基礎設施和生態夥伴建設。

「這筆投資反映了我們對於印度和其數位經濟未來充滿信心,」Pichai 說,這筆錢將用於以下方向的投資:

  • 降低印度人民透過各種語言獲取資訊的門檻。
  • 開發和印度用戶深度相關的新產品和服務。
  • 助力當地企業進行數位轉型。
  • 在健康、教育和農業等領域,使用科技和人工智慧的力量服務社會福祉。

Google 印度數位基金是 Google 在美國本土以外市場上,迄今為止宣布的最大規模的長期投資計畫。

雖然 Pichai 最早在 2015 年就提出了 Google 版本的「下一個十億」(the next billion)概念,而且印度是這個概念的重要構成部分,但在今天之前,Google 很長時間以來在印度的直接資本投資其實非常小。

2014 年,Google 旗下的私募基金 Google Capital(現名為 CapitalG)首次投資印度公司,對象是做 SaaS 客服的 Freshdesk;直到 2017 年,Google 公司才首次在印度進行直接投資,對像是同城閃送服務供應商 Dunzo……

和在印度創投界叱吒風雲、甚至足以引發代理人戰爭的中國網路巨頭比起來,Google 在印度行動網路領域的存在感簡直不值一提。

在印度,電商、外賣送餐、金融科技、遊戲等最熱門的領域,絕大多數市場領先的印度本土公司,包括 Flipkart、Snapdeal、Zomato、Swiggy、Paytm 等身後都有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等中國網路巨頭,以及其他中國資本的身影。

不僅如此,中國創業者和資本進入了印度幾乎所有能想到的行動應用細分市場:短影片社交、各類本地生活服務、工具類、資訊內容、類賭博遊戲等,就連在中國市場遭到嚴厲打擊的現金貸平台,也在集體遷徙──目的地是印度。

當然別忘了,在執行這些應用程式的,往往也是小米、Oppo、vivo、一加等中國品牌的 Android 智慧手機。

如果說創業圈有 to VC 的商業模式的話,那麼一小部分印度創業者更是將它玩得出神入化,變成了創業 to Chinese money。 比如酒店連鎖公司 OYO,就曾獲得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光速中國、華住酒店等中國投資方的巨額投資支持。

說到底,中國的人口紅利基本已經吃淨。中國網路公司急於開疆擴土,和他們相濡以沫的中國資本也在尋找新的投資標的。整個中國科技和創投界將眼光瞄向了近鄰,尤其是人口排名世界第二,並且在通訊、數位化上正在直追中國的印度。和激烈競爭的中國本土市場相比,印度毋庸置疑是一片新的藍海,下一個十億市場的所在地。

而在印度本土,創業者普遍面臨一種尷尬的境地,就是不創業則已,決定創業,就要準備好在沒有可觀收入的前提下將公司做到中晚期融資,而且本土資本還難以滿足他們的融資需求。

需求和供給,這個無比簡單的邏輯,將印度新創科技公司和中國網路巨頭 / 中國資本連接在一起。熟稔的商業模式在新市場上再度得到驗證,資本操盤手讓不可能變成了可能,除了極少數已知失敗案例,印度公司和中國資本聯手,所向披靡,逢凶化吉。

科技巨頭趁機卡位

然而,還沒等雙方完全反應過來,這段還不夠長的蜜月,就隨著中印關係的急轉直下,戛然而止了。

印度當地時間 6 月 30 日晚間,印度通訊和資訊技術部夜間突然發布一封全文隻字未提「中國」的公告,以國家主權完整、國防安全和公共秩序等為由,查封了包括 TikTok、微信、小米社區、UC 瀏覽器、跨境電商 ClubFactory 等在內 59 款中國開發的手機應用程式。

此舉對於已經投入巨大財力物力人力來拓展印度市場的中國公司來說,無疑是一次慘痛的打擊。但其實早在這起事件之前的兩個多月,重度依賴中國資本的印度創業者們就已經首當其衝,體會到冬天的到來──並非中國資本沒錢了,而是被印度政府用一紙外國投資法令關上了門。

4 月 17 日,印度商工部宣布更新外商投資管理法案,旨在打擊在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期間由外資發起的「投機性收購」(opportunistic takeover)。新政規定印度本土公司接收來自與印度接壤國家的任何投資,以及本土公司受益所有權和外商投資重大變更,都需要經過印度政府許可。

之前該政策只針對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現在已經擴展到另外 5 個國家,主要針對的,毫無疑問是中國。

《金融時報》報導,印度送餐服務寡頭之一的 Zomato 受到該新政的直接影響。該公司在 1 月剛完成來自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的 1.5 億美元融資,其中就有 1 億美元由於審查流程被無限期冷凍。

彼時 Zomato 剛宣布收購 Uber 在印度的送餐業務,還計劃在 2021 年上市。新政將該公司從融資後的喜悅,直接拉回到收緊腰包和對手拚刺刀的狀態。該公司在 5 月宣布裁掉 13% 員工。

Zomato 的主要對手也沒有好到哪去。另一家送餐業寡頭、騰訊投資的 Swiggy,同期也裁掉了 1,000 人左右。

印度《經濟時報》6 月 29 日報導,Zomato 送餐員工還參與了當地的示威活動,燒掉其配發的公司 T恤,以表示對公司接受中國投資的憤慨。Zomato 隨後開除了參與活動的員工。

但這只是冰山一角。在印度民眾大量使用中國網路產品和智慧手機的同時,當地的「技術民族主義」也不斷增長。

在中國應用程式被封禁之後,AngelList CEO Naval ravikant、A16Z 前 合夥人 Balaji Srinivasan 等在印度裔創投圈裡知名的天使投資人,在 Twitter 上公開宣布資助印度本土創業者開發這些中國應用程式的「山寨版」。

不過和這些小規模的 VC 相比,那些首先鑽進縫隙、大舉搶占空間的,是被今天蟄伏的中國資本長期擋在印度門外的矽谷科技巨頭。

傑夫‧貝佐斯今年 1 月訪問印度時就已宣布,將在未來 5 年內對亞馬遜印度追加 10 億美元的投資,進而刺激更多印度中小企業藉助亞馬遜遍布全球的電商和雲端計算能力實現數位化。

加上這 10 億美元,亞馬遜今年承諾對印度業務的投資總額已經突破 65 億美元。

就在 4 月印度外商投資新政宣布不久後,Facebook 創造了外國公司在印度單筆直接投資的紀錄,斥 57 億美元巨資收購 Jio Platforms 9.9% 的股份。

印度營運商 Jio Infocomm 擁有 3.7 億在網用戶,其母公司估值已經逼近 660 億美元。美銀證券(BofA Securities)根據該營運商不斷增長的每用戶平均收入值(ARPU)報告稱,Jio Platforms 的估值在 2022 財年會突破 1,100 億美元。

透過這筆投資,Facebook 不但成為 Jio Platforms 股份比例最大的小股東,還得以從營運商基礎設施的角度,在印度日新月異的行動網路行業占據一席之地。Facebook 計劃讓旗下的即時通訊應用 WhatsApp 和 Reliance 旗下的電商業務 JioMart 深度整合。印度是 WhatsApp 最大的單一國家市場,有著超過 4 億用戶,占全球總用戶量的四分之一。

緊接著,Google 帶著 100 億美元的 5 到 7 年長期投資計畫,敲開了莫迪的大門。

24 日曝光的這筆 45 億美元入股 Jio 的交易,證明了 Google 在印度的資本動作遠未止步於新的 Google 印度數位基金。它也讓 Jio Platforms 成為了今年美國公司最愛的印度投資標的。7 月稍早,英特爾和高通都已經透過各自旗下的基金對該公司完成了入股。

這是一種矽谷科技巨頭罕見的瘋狂,它很有可能會成為接下來的印度新常態。

(Source:Jio Platforms

上述這些,對於這些美國網路巨頭來說,絕非單純的投資行為。

貝佐斯在 1 月一份亞馬遜聲明中表示,對亞馬遜印度業務追加投資的意圖,在於鼓勵本土公司在本土生產,改善從城鎮到鄉村的經濟活躍程度,最終讓亞馬遜平台上「印度製造」的出口產品總值在 2025 年達到 100 億美元。

Google CEO Pichai 在聲明中表示,因為莫迪的「數位印度」計畫,印度在「十億人上網」的任務上取得長足進步,「在做出投資的同時,我們期待和莫迪總理、印度政府,以及印度大大小小的企業繼續合作,實現我們共同的『數位印度』願景。」

Facebook 透露,對 Jio Platforms 的投資代表其對印度的承諾,幫助用戶和企業在數位時代高效生活和工作。

當然,對於 Google 和 Facebook 來說,和莫迪的盟友、Jio 母公司 Reliance Industries 的大老闆、印度首富 Mukesh Ambani 建立資本合作關係,能夠為它們在印度的穩定發展帶來更加深遠的幫助。

畢竟和中國相比,印度在矽谷公司的心目中曾經是 The NEXT best thing,現在,應該就是 THE best thing 了。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