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card 如何樓起樓塌成德國國恥,大事紀話從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9 月 11 日 8:00 | 分類 Fintech , 國際觀察 , 國際金融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德國企業一向塑造出保守穩健的形象,自豪於百年工業實力積累,但在新科技領域,總顯得力不從心。當德國出現「新穎」的電子支付龍頭企業,看似終於有了「先進」代表,不論德國還是全球都刮目相看,一度成為「德國之光」,大力吹捧,於是 Wirecard 在 2018 年納入 DAX 指數 30 支成分股之一,市值一度創下 191 億歐元高點。電子支付真是了不起的獨到先進技術嗎?這問題或許還將持續下去,但可肯定的是 Wirecard 已與這個問題無關,因為早已成為人人喊打的德國國恥。

Wirecard 可說從出生就多災多難。1999 年 1 月在慕尼黑成立,當時正是網路泡沫末期,在這個時間點成立網路公司有如股票買在最高點,一成立立刻遇上網路泡沫崩潰,於是到 2002 年,Wirecard 瀕臨倒閉,這時奧地利人──管理顧問出身、曾於 KPMG 任職的馬庫斯‧布勞恩(Markus Braun)出資接手拯救,布勞恩之後也成為執行長與技術長。

布勞恩重整 Wirecard 的商業模式,聚焦提供線上付款服務,在網路泡沫崩潰的慘淡年代,一開始遊走在法律邊緣,主要客戶都是賭與色,也就是為色情網站與賭博網站提供金流。德國人若早追查到根源,肯定不會將它捧為德國之光。

▲ 馬庫斯·布勞恩。

撐過網路泡沫崩潰期後,Wirecard 準備借殼上市,當時上市公司 InfoGenie 因業績不振淪為雞蛋水餃股,即將被德意志交易所從新科技股票市場(Neue Markt)除名,但法院判定德意志交易所不能將它除名,成了燙手山芋。於是 InfoGenie 成為 Wirecard 借殼上市的大好良機,2004 年底雙方談妥,2005 年以增資方式將 Wirecard 實質轉移給 InfoGenie,以 InfoGenie 為殼,然後將 InfoGenie 改名為 Wirecard,如此 Wirecard 以反向收購上市的方式,迴避了上市程序成為上市公司。

Wirecard 以遊走法律邊緣的辦法上市,卻還能列名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FWB,Frankfurt Stock Exchange)的高級標準(Prime Standard)市場,亦即認定該公司的管理符合更高、更透明的金融管理規範,從後見之明來看,Wirecard 真把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及德國金融管理的面子都拆光了。之後 Wirecard 開始大幅擴張,2006 年成立 Wirecard Bank,2007 年於新加坡成立亞太分部,2008 年推出預付制信用卡。

2014 年起 Wirecard 開始快速邁步全球,2014 年進軍紐澳、南非、土耳其,2016 年買下花旗預付制信用卡部門及巴西某家線上支付公司,同年進軍美國。但在 2016 年,徵兆就已出現,空頭投資分析機構 Zatarra Research 警告 Wirecard 高層涉及洗錢,但當時沒人理會。到 2018 年,Wirecard 成為 DAX 指數成分股一員,也就是德國最德高望重的 30 大企業之一。於是 Wirecard 日後出事時,帶衰整個德國,讓整個德國的臉都被打腫。

無視警報的也不只德國人,2019 年 1 月底《金融時報》( Financial Times,FT)報導 Wirecard 高層涉及弊端,使用可疑交易洗白帳目,對公司會計帳提出疑慮。Wirecard 嚴詞反駁,將《金融時報》告上法院,更於 2019 年 10 月時雇用 KPMG 獨立調查自身帳目。無論如何,軟銀顯然對《金融時報》的報導不甚在意,看中 Wirecard 的快速成長,2019 年投資 Wirecard,結果很快成為軟銀投資失誤、灰頭土臉的項目之一。

2020 年 4 月,KPMG 獨立調查認為 Wirecard 沒有提供足夠資料證明沒犯下《金融時報》報導的問題,5 月時 Wirecard 2019 年年報第三度難產。6 月時,會計師事務所安永(EY)拒絕簽證,表示無法確認高達 19 億歐元的款項到底存不存在於公司帳戶,於是全公司上下開始找這「消失的 19 億」,一開始推說在菲律賓,但隨後根本沒有著落,布勞恩辭職,不久 Wirecard 表示 19 億很可能不是消失,而是從來不存在。

Wirecard 股價暴跌 95%,市值蒸發 120 億歐元,負債高達 40 億美元,於 6 月 25 日聲請破產。德國檢調介入處理,7 月 1 日突襲 Wirecard 的慕尼黑總部與德國、奧地利 4 處據點,德國金融監理機構承認這起醜聞是「巨大的犯罪」,布勞恩 6 月底投案後一度交保,但隨即於 7 月再度被捕。Wirecard 杜拜分部高層於 7 月 16 日承認牽涉弊案,德國政府 7 月 22 日又逮捕 3 名 Wirecard 前高層。

▲ 檢察官 Anne Leiding 說明 Wirecard 案情。

到 8 月 12 日,德意志交易所才終於改變內規,將 Wirecard 從 DAX 指數成分股排除,但已來不及了,Wirecard 成為德國之恥,也讓 DAX 蒙羞,更戳破了德國苦心塑造的誠實穩健國際形象。

到底為何德國金管單位與德意志交易所對明顯可疑的 Wirecard 毫不懷疑,還將之納入 DAX 成分股?民族主義作祟可能是原因之一,德國或許太想有自己的數位時代代表企業,太想與美國一決勝負,以至於迷信電子交易是能超越美國的未來,但結果就是忽略現實:看起來太完美的事物,往往都有問題。

美國也曾受慘痛教訓,市場吹捧安隆(Enron)是最具創新精神的企業,結果安隆是在做假帳方面最有創新精神,釀成安隆案。之後美國仍發生許多類似事件,特別是創新到美好過頭的項目,如美女詐騙家伊莉莎白‧福爾摩斯(Elizabeth Holmes)的 Theranos,往往都是純粹的騙局。美國市場已很習慣這類騙局,德國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從 Wirecard 的國家級形象傷害下站起來。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