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實體業務可能只有結婚與買房,數位化程度最高的國家是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9 月 20 日 0:00 | 分類 科技政策 , 科技教育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如果問世界數位化程度最高的國家是哪國,你會怎麼回答?美國、日本或中國?答案可能讓你大吃一驚,是愛沙尼亞。

在波羅的海東邊,有個海洋擁抱的國家,就是愛沙尼亞。如果最近有關注好萊塢名導克里斯多福‧諾蘭的新電影,可能會知道《天能》主要取景地之一就是愛沙尼亞。

國土面積僅 45,000 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 130 餘萬,無論大小還是人口數來說,愛沙尼亞都不是大國。儘管 1991 年愛沙尼亞才宣布脫離蘇聯正式獨立,經過近 30 年發展後,卻成為世界數位化程度最高的國家。

▲ 顏色越深代表數位化程度越高。(Source:聯合國

根據聯合國 2020 年電子政務調查報告顯示,在公民數位參與指數,愛沙尼亞排名世界第一。

如果之前對愛沙尼亞的網路技術一無所知,那麼這個歐洲小國誕生的聊天軟體 Skype 應該可以引起你對愛沙尼亞的興趣。2011 年,微軟以 85 億美元的價格買下 Skype。

(Source:shutterstock)

微軟 Skype 部門總部位於盧森堡,不過部門大部分開發團隊和 44% 僱員,仍然在愛沙尼亞塔林和塔爾圖工作。

短短數十年的建國史,愛沙尼亞怎麼變成世界政務數位化的典範優等生?

除了婚姻與房產,其他都可以用網路辦理

愛沙尼亞可能是世界唯一一個內閣會議沒有書面紀錄的國家。部長可透過智慧手機或 iPad 簽署決議,甚至可以在汽車後座使用數位簽名審批國家大事。

(Source:Flickr/EU2017EE Estonian Presidency CC BY 2.0)

當地公民不需上銀行處理財務問題,可在家裡完成。事實上,很少有日常事務需要愛沙尼亞人離開家門:無論稅務申報、預約醫生、檢查孩子作業、簽署合約,甚至選舉國會議員,更多事都能在家裡幾分鐘內完成。

天氣也不會影響愛沙尼亞的選舉結果,因為愛沙尼亞可以電子投票。公民可在網路完成 99% 政府業務,意味請假一天專門跑幾個公家機關處理公文,重複填數張資訊表格只為了證明「我是我」的荒誕場景,在愛沙尼亞都是過去式,被稱為電子石器時代。

不過如果公民需要辦結婚登記或想離婚,為了避免電子化將神聖的婚姻變成兒戲,這些事務是需要公民嚴肅地親自辦理。

這一切都離不開愛沙尼亞為公民建立的資訊整理系統 X-Road,借助此資訊整合系統,各政府部門都能方便地調用公民的個資,公民也了解和控制個資授權和使用情況。2007 年起,愛沙尼亞就將 X-Road 技術應用於身分驗證等事務。

▲ X-Road 是開源專案,甚至可在 GitHub 找到。

X-Road 是在奉行「Once Only」的理念下誕生,公民只需要提交一次個資到 X-Road 系統,任何時候需使用個資時都能隨時調用。

愛沙尼亞 1996 年就開始布局數位化公民服務,經過這些年不斷改善,即使是新生兒,從出生那刻起就開始體驗數位化生活。

當寶寶出生,他/她的個資就同步從醫院傳送到衛生局,立即完成新公民登記,不再讓父母為了各種證明登記手忙腳亂。

X-Road 公民資訊系統的成功運用受到其他國家關注,包括芬蘭、冰島、澳洲等發達國家,愛沙尼亞也樂於將這種高效區塊鏈整合資訊模式分享出去。

目前芬蘭與冰島等國家已接入 X-Road 系統,可說北歐國家的數位化程度都被愛沙尼亞提高了。

世界唯一「電子居民」

愛沙尼亞僅 130 萬人口一直是限制國力的重要原因,如果想讓國家壯大,僅憑 130 萬人自然繁衍不太切實際。愛沙尼亞結合自身數位化優勢,想出一個破天荒的想法:既然愛沙尼亞逐漸轉變成數位國家,那居民也應該可以數位化!

(Source:網頁截圖)

2014 年 12 月 1日,愛沙尼亞向全世界推出一個極具創意的計畫:電子居民計畫(E-Residency)。

電子居民計畫並非鼓勵移民,而是政府頒發的數位身分和地位,憑著它就能使用愛沙尼亞包括 X-Road 等電子服務,並進入獨特的透明商業環境。

愛沙尼亞擁有透明和值得信賴的線上商業環境,也是世界商業環境透明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因為在愛沙尼亞建立公司,所有資訊都需由相關政府部門調查,這些資訊既經過核實,又必須向大眾公開。

透過成為愛沙尼亞的電子居民,人們可自由在世界任何地方無紙化建立和管理一間歐盟公司。

人們只需用自己的電腦填寫申請,很快就能獲得愛沙尼亞電子居民身分,並能利用電子居民身分享受愛沙尼亞的電子服務。

例如你可在愛沙尼亞成立立足於歐盟的公司,享受多種跨境合作的商業便利,這僅需 18 分鐘,不可思議。

▲ 愛沙尼亞還推出 VR 旅遊,不過你可能會看到奇怪的東西。

迄今有 170 多國 70,000 多人申請電子居留權,建立 12,000 多家愛沙尼亞公司。

愛沙尼亞也想憑著獨特的「數位人口」增長,成為「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目前電子居民計畫的年增長數,已超過愛沙尼亞自然人口的出生率了。

數位化背後,是小國辛酸史

愛沙尼亞獨立前的日子從未太平。歷史上愛沙尼亞曾被俄羅斯帝國割讓給德國,一戰時與俄國為敵,後來二戰又被蘇聯收回。愛沙尼亞的命運就像棋盤上的棋子,被蘇聯與德國來回掌控。

終於在 1991 年,受夠顛沛流離的愛沙尼亞與同在波羅的海的拉脫維亞與立陶宛一起,相繼宣布脫離分崩離析的蘇聯。此時愛沙尼亞除了最寶貴的自由,其他一無所有。

曾經的蘇聯老大留給愛沙尼亞的遺產,除了腐朽的官僚主義制度,就是一片狼藉。一貧如洗的愛沙尼亞想重新建立國家機器時,甚至面臨紙張不夠的窘境。時任愛沙尼亞的總理 Mart Laar 比任何人都清楚,這是愛沙尼亞的巨大挑戰,同時也是全新的機會。

Mart Laar 面對自然資源匱乏的愛沙尼亞,毅然決然決定,帶領平均年齡只有 35 歲的政府團隊把愛沙尼亞「搬」到網路。

他將數位化的重點放在教育和電子財務,並在 1996 年決定努力數位化,啟動 Tiger’s Leap(虎躍)教育政策。

Tiger’s Leap 政策目的在於大力培養年輕技術人才。幾乎動用整個國家力量進行電腦和網路基礎設施及資訊技術掃盲,愛沙尼亞對網路教育是上至成年人下至學齡期兒童,讓公民都擁抱網路,為愛沙尼沙實現宏大目標打下堅實的基礎。

Tiger’s Leap 教育政策並沒有隨著網路建設完善停止,愛沙尼亞已成為教育大國,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8 年國際學生評估計畫(PISA)中,愛沙尼亞位居歐洲第一。

此評估是 15 歲兒童在 79 個國家和地區(包括 36 個經合組織成員國)的閱讀、數學和科學成績,排名每 3 年公布一次。

愛沙尼亞走上雲端這條路並非一帆風順,2007 年愛沙尼亞遭遇一次駭客攻擊,引發大震動。一些網站原本每月只有 1,000 人瀏覽,遇襲期間每秒就有 2,000 人登入。高度依賴網路進行日常運作的愛沙尼亞幾乎癱瘓,只能緊急關閉對外通訊。

事後愛沙尼亞發表「愛沙尼亞共和國網路安全戰略」,改善網路缺陷。愛沙尼亞非但沒有將這次的慘痛經歷視為恥辱,反而當成寶貴的教訓,將自己的經驗與世界分享。愛沙尼亞政府官網,可看到愛沙尼亞分享如何處理網路安全問題的建議。

(Source:Flickr/EU2017EE Estonian Presidency CC BY 2.0)

「科技其實很廉價,任何國家都可以數位化。但很多國家對科技沒有政治意識,制定法律執行數位化。」前總統 Toomas Hendrik Ilves 在一次分享會提到。科技不是國家數位化的主體,數位化推進需要法律、道德等層面齊頭並進。

愛沙尼亞的數位化讓複雜生活變得簡單,但要複製成功並不容易。與以美國為代表的「個性化、資訊私有化和效率競賽」數位化方向不同,愛沙尼亞認為提供普遍且安全的平台,才是國家的數位未來。

(Source:Flickr/EU2017EE Estonian Presidency CC BY 2.0)

讓這平台走進全體公民的生活,離不開公民的信任,而這種信任需要建立在國家背書的政策上,顯然是追求利潤的大科技公司不能提供。

愛沙尼亞的國家數位顧問 Marten Kaevats 認為,美國對公民數據的保護觀念很落後,美國人民必須自己牢記各種社會帳密,這種數據架構過於集中,造成社群信任喪失。

愛沙尼亞的公民對個資的清晰掌控,讓他們對數位平台有很強的信任感,而這需要強力政策建立的信任,正是很多想推動數位化的國家都缺乏的重點。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EU2017EE Estonian Presidency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