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拒為諾蘭《天能》配樂的漢斯‧季默,為 Netflix 設計的音效上線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9 月 26 日 8:15 | 分類 數位內容 , 網路 , 電子娛樂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諾蘭與御用配樂大師漢斯‧季默合作了《蝙蝠俠黑暗騎士三部曲》、《全面啟動》、《敦克爾克大行動》和《星際效應》等電影,很難想像沒有季默設計音效的《星際效應》,還會是《星際效應》嗎?

然而,季默放棄為《天能》配樂的機會,這可是十多年來季默首度拒絕諾蘭,轉投鍾愛小說《沙丘》劇組。同時季默還接下 Netflix(網飛)的合作案,設計片頭音效。

電影配樂極多產、拿獎拿到手軟的經歷,奠定了季默的「好萊塢配樂教父」地位,更厲害的是,他是只上了兩個月鋼琴課,其餘全靠自學的搖滾樂手,《電訊報》評為「還在世的 100 個天才」的配樂大神,專門請來設計 16 秒片頭音效?

當這 16 秒是為 Netflix 設計,任務可就不簡單了。Netflix 的片頭音效向來為人稱道,業界稱為「黃金標準」。這篇文章,就來拆解 Netflix 音效背後的高招。

▲ 電影配樂大師漢斯‧季默工作照。

有了「登登」聲的 Netflix,才是 Netflix

今年 1 月,我們看習慣的 20th CENTURY FOX(20 世紀福斯) 片頭,換成了 20th CENTURY STUDIOS(20 世紀影業),8 月迪士尼停用所有 FOX 商標,「狐狸」被「米老鼠」趕盡殺絕,但並沒有引起太多波瀾,很快被新頭條掩蓋。

▲ 20th CENTURY STUDIOS《幻想曲》片頭。

放到電影院場景就更難察覺。往往片頭出來時,觀眾還在閒聊或處於滑手機的神遊狀態,直到聽見熟悉的片頭音效,才會集中注意力回到大銀幕,這個時候片頭也播完了,正片開始。

20th CENTURY 的《幻想曲》音效沒有變,在我們心裡還是那個「FOX」。

▲ 停用的 20th Century Fox 片頭(1994 年版)。

極具標誌性的片頭,還有米高梅的《Leo The Lion》,俗稱「獅吼」聲。1924 年米高梅開始創作「獅吼」片頭,當時請了一隻真公獅來錄音,還把獅子五花大綁進攝影棚,拍出最終獅吼畫面。當獅子伸頭吼叫,我們知道,又一部米高梅電影要開始了。

▲ 米高梅的「獅吼」片頭(2008 年版)。

▲ 米高梅的「獅吼」片頭製作過程。

這也難怪 Netflix 如此重視片頭音效了。沒有「登登」聲,Netflix 可能不再是觀眾心中的 Netflix。去年 Netflix 發表新 LOGO 動畫時,還說了一句:「在你們問之前:沒有,音效沒有換。」

▲ Netflix 官方推文。

Netflix 的「登登」聲一響,看劇的興奮感便來了

20th CENTURY FOX 的「幻想曲」長達 21 秒,對待這類片頭,等不及按快轉鍵的人不在少數。Netflix 的「登登」聲只有 3 秒,恰好卡在觀眾耐心的極限值,抱著「又不能快轉,且這麼短看看也無妨」的態度,「登登」成為了實際觀看量最高的片頭。

▲ 2019 年紀錄片《網飛對抗全世界》(Netflix vs. the World)。

「登登」聲後馬上接著精彩內容,久而久之,觀眾也對這聲音產生好感,大腦也興奮起來。

Netflix 粉絲對「登登」聲的熟悉程度,如同我們對 Windows 系統的登錄音一樣──「哇,又可以上網了!」不知湊巧還是無意,XP 的登錄音也是 3 秒。

▲ Windows XP 登入畫面。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它必須非常短。在這個「點擊即玩」的時代,使用者完全沒有耐心,進入 Netflix 只想馬上看到想看的內容。

── Netflix 副總裁  Tod Yellin

2015 年,僅僅 3 秒的「登登」聲片頭推出,放到所有 Netflix 原創劇目之前,背後卻糾結了一年多。受米高梅「獅吼」聲影響,Netflix 差點使用「山羊」音,因副總裁 Yellin 覺得山羊的叫聲有趣古怪。所幸,他 10 歲的女兒幫他選了後來觀眾熟知的「登登」聲。

「登登」聲的靈感有點浪漫,來自好萊塢配樂大師 Lon Bende 用結婚戒指敲擊木櫃的錄音。

「登登」其實比想像簡單,1 秒內就結束,後面摘取作曲家 Charlie Campagna 在 1990 年代創作的 30 秒電吉他音樂,如同將石塊投入平靜湖面,水波散開的聲音。最終版的「登登」聲,成為 Netflix 觀眾的共同記憶──「登登!好劇開始了!」

▲ Netflix 2019 年 2 月 1 日推出的 3 秒動畫片頭。

沒有好的片頭音效,電影正片開始了還以為是廣告

今年 8 月接受  Twenty Thousand Hertz 播客採訪之前,「登登」聲的設計並沒有任何官方解釋,大眾一度揣測這是從《紙牌屋》提取的場景音──法蘭西斯猛烈撞到桌子那刻。

如果單獨來看,兩種「喊出 LOGO」的方式各有千秋。

當這些片頭放到一大堆廣告、預告片之後和正片之前,Netflix 鮮明的「登登」聲更勝一籌。形似預告片與溫情廣告的聲音,雖然讓人放鬆,但缺少喚起觀眾注意力的「激情」,讓廣告與正片前沒有強烈轉折,說不定正片開始了還誤當成「電影預告片」 。

「登登」聲在網路得到一致好評,可是 2018 年 Netflix 進軍電影院後,因音效太短,回饋都是電影院場景缺乏存在感。剛好,漢斯‧季默與 Netflix 在 9.2 高分影集《王冠》合作了主題音樂,優雅簡潔卻備具氣勢,於是請季默接下重新設計「登登」聲的重任。

▲ Netflix《王冠》。

擅長用合成電子樂做大場景音效的季默,將「登登」聲做成交響樂版。Twitter 有網友評價:「哇,《星際效應》搬上 Netflix 了!」結合 2017 年重新設計的 LOGO「N」,重新製作的片頭動畫 8 月中旬推出,之後 Netflix 上電影院放映會使用新片頭。

▲ 漢斯‧季默操刀音效的 Netflix 新片頭。

憑著網路電影訂閱大熱的 Netflix,片頭音效設計極具前瞻性眼光。

不僅 2015 年開始追求快狠準這時間點,盡可能縮短音效長度,到現在轉戰電影院及奧斯卡獎,用「史詩」等級片頭加強品牌辨識度,3 秒的「登登」聲,網路媒體部分也依然保留。網路串流媒體與電影院,Netflix 設計出兩種「打法」。

Netflix 調整 LOGO 的思路也非常清晰,2000 年推翻 1997 年創立就使用的「磁帶版 LOGO」──嵌線細體字,一卷磁帶將 Net 與 flix 分開,之後 2000 年啟用的粗線版和 2014 年簡化後的粗體版,都保留了拱門造型,直至 2016 年以紅毯摺成的「N」為 App 圖示,並在 2017 年成為主 LOGO。

▲ Netflix 各時期 LOGO 圖。(Source:1000logos.net

選擇在 2020 年發表全新 LOGO 及音效的 Netflix,影音串流占據首位後轉戰實體,也將在接下來的觀影時代,讓大眾再度刮目相看。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