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灣最危險的工作,一窺傳奇植物獵人的日常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9 月 27 日 12:00 | 分類 生態保育 , 生物科技 , 自然科學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靠著矯健身手和對植物的熱愛,台灣「植物獵人」洪信介一年有三分之一都待在野外與植物為伍,哪裡人跡罕至就往哪裡去,因為說不定就有最珍貴、稀有的植物!

跟時間賽跑,採集瀕危罕見物種

台灣的深山和離島,有一群植物保育學家與時間賽跑,趕著要將瀕危、罕見的物種採集起來放到保種中心復育、繁殖或做成標本保存,避免氣候變遷和人類開發,讓這些植物悄聲無息地消失在世界上。

如果沒有好好保育,未來都會找不到

其中,在屏東縣高樹鄉辜嚴倬雲熱帶植物保種中心擔任研究助理,被稱為「植物獵人」的洪信介,是採集瀕危珍貴植物的第一把交椅,他爬樹的好身手、豐富的植物知識,讓他成了最稱職的植物獵人。

「我在當學生時就開始採集植物,過去我不認為這有什麼重要,但當我開始在保種中心工作後,我發現許多世界上原本存在的植物都絕種了。」

「對很多事物來說都一樣,如果你沒有適當保存,未來就可能無法再找到它們。」

▲ 屏東縣高樹鄉的辜嚴倬雲熱帶植物保種中心,這裡收集超過 33,000 種植物,是全世界很重要的熱帶植物保育基地,也是洪信介工作的地方。

從採蘭花、賣蘭花開始

說起植物獵人洪信介和植物的緣分,要回到他 17 歲時,當時因善於爬樹、平時又喜歡到處採集植物,很快就因為在深山採到稀有蘭花,受到蘭花商人注意,花錢向他購買野外採來的蘭花,他也因這樣用採蘭花的錢買下一台機車。

一本植物圖鑑,開啟大千世界

對植物很有一套的洪信介雖然只有國中畢業,但他靠自學培養出豐富的植物知識,而他最喜歡的就是上山下海採集各式各樣植物,然後回家和植物圖鑑的圖畫和資訊一一比對。

城市窮困,入山就不一樣

然而,洪信介的這興趣,讓他成為保種中心的研究助理前四處漂泊,他做過水管工、農夫和工地工人,都是臨時工性質,一直到保種中心出現,他才真正有一份興趣和工作結合、發揮所長的工作。

洪信介曾形容自己在城市窮困潦倒,但只要一走進山林,他就是富有滿足的人,因為那裡有他最熱愛的植物。

▲ 新北市和宜蘭縣交界的哈盆自然保留區,植物獵人洪信介正在準備採集植物的工具和入山裝備。

珍稀植物,永遠都忘不了

洪信介採集過的植物中,最特別的要屬生長在蘭嶼的雅美萬代蘭(Vanda lamellate),這種蘭花長在懸崖峭壁上,要採集非常困難。

除此之外,曾跟著研究團隊到南太平洋索羅門群島做研究的洪信介,在當地採集到號稱有全世界最長葉子的英聖龍爪蘭(Arachnis beccarii var. imthurnii),這些都是世界非常珍貴罕見的植物,也是身為植物獵人的他 20 年來最值得紀念的時刻。

迷路、被蜂螫、被蛇咬

上山下海採集植物的過程中,植物獵人當然常面對看不見的危險,尤其對一年有 100 天待在深山的洪信介來說,雖然他對山林瞭如指掌,但依舊會迷路、會從樹上跌下來、會遇上兇狠的虎頭蜂,也曾遭蛇吻 6 次,有一次還得入院治療 15 天。

洪信介回憶,2018 年前往蘭嶼採集植物時,遭赤尾青竹絲攻擊,當時他的手腫得「就像顆包子」,不過他接受完治療後立刻就返回工作崗位。

▲ 屏東縣高樹鄉辜嚴倬雲熱帶植物保種中心,洪信介小心翼翼地照顧採集回來的植物。

未來想當植物畫家

隨著年紀漸長,今年 47 歲的洪信介開始戴起老花眼鏡,體力也不如以往好。他說要是未來手腳真的不行、爬不了山了,想轉職成為植物畫家,專門描繪植物。

不是每個人都到得了我到過的地方,我可以在野外、深山或樹林待很長時間。我很會爬樹,並不是每個人都會爬樹。

台灣傳奇植物獵人 洪信介

接下來,就跟著《路透社》攝影師的腳步,一起來看看植物獵人的工作日常吧!

▲ 來到台東離島的洪信介,揹著台味十足的三色袋,準備開始採集植物。

▲ 台東旅館的房間內,洪信介把早上採集的植物拿出來觀察。

▲ 各種有珍稀植物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洪信介的身影,這回他來到馬祖東引,準備採集換錦花。

▲ 在馬祖東引,洪信介在崎嶇的地勢發現換錦花,當下立刻採集。

▲ 在屏東浸水營古道森林採集植物的洪信介不孤單,保種中心的蒐藏經理鄭耕宇也跟著他一起入山,她正在採集樹上青苔。

▲ 入夜後,洪信介和鄭耕宇在營地記錄採到的植物。

▲ 再高的山、再難爬的樹木,對洪信介來說都是小菜一碟。你找得到他在哪裡嗎?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圖片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