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會否是賈伯斯 2.0?當事人可不愛這說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0 月 02 日 0:00 | 分類 名人談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馬斯克是下一個賈伯斯嗎?」

這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馬斯克,很像賈伯斯

伊隆·馬斯克是自賈伯斯以來,矽谷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

類似評價常見於各樣名人評價、採訪報導,就連蘋果聯合創始人史蒂夫·沃玆尼克(Stephen Gary Wozniak)也直言,認為馬斯克可填補賈伯斯留下的空缺。

1971 年生的馬斯克與 1955 年的賈伯斯差了 16 歲。賈伯斯創立蘋果時,馬斯克才 5 歲。不過細究兩人的創業經歷會發現,他們有極相似的性格與做事方式──

認為創辦公司的意義在賺錢之上,做產品是比賺錢更重要的事;特立獨行,不拘泥既有思維;與人來往時有極大控制欲;咄咄逼人的溝通風格,但面對有理有據、分析性強的觀點時又會耐心聽取,只要理由夠好會改變自己想法;對產品細節的極致追求。

這些共通點也潛移默化影響他們,使之成為「創新路」的同路人。

2007 年,賈伯斯用 iPhone 開啟智慧手機大門,且構建獨屬蘋果的 iOS 生態圈,創新意義無需贅述。同時間,馬斯克正開始 SpaceX 和特斯拉兩個創業計畫,在此之前,馬斯克已有過兩次創業「熱身」──Zip 2 和 X.com。

用熟悉的產品比喻,Zip 2 可說是「美食評論+Google 地圖」網站,創立於 1995 年,4 年後以 3.07 億美元由康柏電腦(Compaq Computer Corporation)收購,馬斯克賺了 2,200 萬美元。那年他 28 歲。

這筆錢除了揮霍掉一部分,其餘馬斯克全部投入下一家公司 X.com,即今日的 PayPal;而業務之一──匯入電子郵件即可即時轉帳──可說開啟了網路支付時代。

人們習以為常的網路支付,實是馬斯克首創。最終 PayPal 同樣出售,2002 年 7 月以 15 億美元由 eBay 收購,馬斯克獲利 1.8 億美元(稅後)。成為億萬富翁這年,他 31 歲。

馬斯克兩次創業均有被拔掉 CEO 頭銜的經歷,這與賈伯斯也雷同。

不過馬斯克多次創業經歷,意義與賈伯斯用蘋果手機打破傳統手機業的桎梏相當的,還屬特斯拉之於傳統汽車業的變革。馬斯克的規畫裡,特斯拉將成為有能力大規模生產電動車的偉大公司。電動車並不是新想法,特斯拉真正創新之處,在於開拓電動車發展新思路。

(Source:Flickr/Maurizio Pesce CC BY 2.0)

特斯拉第二款產品 Model S,首次內建大型觸控螢幕。當時大螢幕技術還尚未興起,iPad 面世還是幾年後的事。

更重要的是,Model S 將車載系統當成創新關鍵,這也成為新一代汽車體驗的核心,無論動力系統還是警報裝置,都可透過軟體系統升級更新。

基於軟硬體有機結合,馬斯克逐步將汽車業從「功能機」向「智慧手機」方向推動。而賈伯斯的核心產品思想,也是軟硬體結合。

《鋼鐵人馬斯克》一書寫道,特斯拉之後,幾乎所有的汽車公司都紛紛效仿,開始為顧客提供遠端更新服務。這樣的場景,iPhone 也曾引發。

銷售模式部分,特斯拉不透過傳統經銷商,而是「線上銷售+線下體驗服務」直銷模式,透過網路和高階購物中心像蘋果直營店的展示廳銷售車輛,衝擊原本的經銷商模式。

恰如人們之前因賈伯斯對蘋果手機的狂熱追求,馬斯克也成為大眾心目中現象級的人物,成為他們狂愛特斯拉的理由之一;儘管他並不是特斯拉創始人。

馬斯克,不是賈伯斯 2.0

雖然馬斯克與賈伯斯有許多相似點,但這些也能在其他創業者身上看到。

對於常被和賈伯斯比較,馬斯克其實不太喜歡;即使後者是改變世界的偉人。馬斯克曾在一次公開採訪解釋多不愛被說成賈伯斯 2.0。他說:

如果我快死了,而且穿著黑色高領毛衣,那我會用最後一口氣將毛衣脫掉並扔得遠遠的。

不過這種不喜歡或許只是比較這件事,與賈伯斯這個人無關。正如比爾蓋茲近期被問及一樣問題時回答:

如果你真的認識這些人,這種過於簡單的比較很奇怪。馬斯克是執行力強的工程師,賈伯斯是設計、挑選人才和行銷方面的天才,你不會把他們混為一談。

《鋼鐵人馬斯克》作者 Ashlee Vance 認為,馬斯克野心勃勃創造的產品,潛力遠遠超越霍華·休斯或賈伯斯創造的產品。Ashlee Vance 指的產品,其一就是特斯拉,另一個是航太業的 SpaceX。

(Source:Flickr/SpaceX CC BY 2.0)

SpaceX 創立於 2002 年 6 月,是馬斯克在 PayPal 之後的創業計畫,承載馬斯克的終極目標──把人類變成跨行星的物種。這想法在馬斯克孩童時期就產生了。

馬斯克個人出資 1 億多美元,幾乎將 PayPal 出售資金投入,再次傾盡所有。但與 PayPal 不同的是,SpaceX 短期難以盈利,甚至是「吸金黑洞」;畢竟上太空這件事,一般只有國家等級資金負擔得起。

其他人看來馬斯克瘋了。有朋友為了勸退馬斯克,給他看一系列火箭爆炸影片,但顯然對馬斯克沒效。

為了開拓太空計畫,馬斯克甚至親自前往莫斯科調查火箭發射費用,並計劃從俄羅斯購入彈道導彈;家人朋友的擔心從「財空」升級為「人財兩空」,生怕他被特務盯上。

最終交易沒成,但因此開啟另一計畫──自製火箭。馬斯克透過自學幾個月航太業及物理原理知識發現,自己做火箭比買現成的便宜。

於是馬斯克開始招兵買馬,計劃 2003 年 11 月將火箭送上天。然而直到 2006 年 3 月,SpaceX 才執行首次試射,結果 26 秒時,「獵鷹 1 號」爆炸。

馬斯克及員工對爆炸並不陌生。研發期間發動機炸毀、試驗台燒毀、冷卻室破裂時常發生,但初次試射失敗依然是好大一盆冷水。事後馬斯克向員工表示:

SpaceX 將繼續努力,無論上天下地,不成功誓不罷休。

發射火箭失敗,仍在繼續。

火箭失敗繼續。第二次、第三次發射都爆炸,甚至損毀,此時已是 2008 年。

當時馬斯克處於多重危機。

金融危機放大人們的仇富心理,風頭正盛的馬斯克成為媒體矛頭,關於特斯拉的負面報導、SpaceX 發射失敗訊息,甚至前妻的指責均常見報端。SpaceX 連續失敗,特斯拉融資困難,使馬斯克資金告急,面臨割肉之選。第四次發射,成為 SpaceX 生死存亡的關鍵。

2008 年 9 月,第四次火箭發射圓滿成功,這是 SpaceX 創立以來第一次,也是世界第一枚進入軌道的私人建造火箭。馬斯克無疑創造了歷史。從今日發展來看,SpaceX 顯然平安度過資金難關,且與 NASA 合作,此為後話。

火箭成功發射加速 SpaceX 發展,達成首次發射重型火箭;提出火箭回收;搭載衛星發射,建立「星鏈」網路;甚至首次達成商業載人,再次創造歷史,這些都一步步達成,一步步靠近馬斯克構想的未來。

這些成就,目前為止只有馬斯克做到。

馬斯克,就是馬斯克

從 Zip 2 稍微改變傳統媒體生態,到 PayPal 創新支付方式,再到 SpaceX 從零開始創造商業航太歷史、特斯拉達成汽車業變革,過去 20 多年,馬斯克一直在建立公司。

甚至這些項目之外,還有 SolarCity(太陽能供應商)、Neuralink(腦機介面技術)、OpenAI、Hyperloop(超級高鐵)等與馬斯克息息相關的創業項目,或為投資,或是親創。

儘管馬斯克形容創業為「嚼著玻璃,凝視深淵」,但他從未停下,理由是:

It’s a right thing to do, and I’m tired of waiting someone else to do it for me.(我覺得這是該做的事,且我厭倦了等著別人幫我做到。)

前妻賈斯汀曾評價馬斯克:

他隨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並努力不懈。這就是伊隆的世界,我們都與之息息相關。

人們經常用「鋼鐵人」稱呼馬斯克,認為他是最接近東尼‧史塔克原型的人。現實的矽谷鋼鐵人,也有想拯救人類的使命感,且遠遠超過多數人能承受。

面對無法阻擋的人工智慧趨勢,馬斯克卻很擔憂。他認為,人類將淪為人工智慧的寵物。

除了表示反對,馬斯克也在尋求對抗人工智慧的手段。為了密切關注人工智慧發展,馬斯克投資 DeepMind、Vicarious 等人工智慧公司,甚至直接創辦 OpenAI。

不僅如此,SpaceX 的火星移民計畫、創立研究腦機介面技術的新公司 Neuralink 也與此相關。在馬斯克看來,人類需要與機器結合,成為「半機器人」,避免被人工智慧淘汰;Neuralink 正是這想法的產物。

馬斯克不僅證明大腦植入晶片的可行性,8 月底的 Neuralink 發表會還展示最新可穿戴裝置 LINK V0.9 和手術機器人,並透過 3 隻小豬即時神經元活動,示範 Neuralink 的實際應用過程。

所有形容馬斯克的詞彙,「瘋狂」似乎最貼切,甚至連他自己也會問「你覺得我瘋了嗎?」這種問題。

「瘋」將他天馬行空的想法發揮到極致,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狂」讓他突破傳統疆界,但有時會越線。

武漢肺炎疫情期間,為了重啟工廠,馬斯克無視病毒的危險,直接硬碰法規,強行復工,並在 Twitter 表示:

特斯拉今天違反 Alameda 郡法律重啟工廠,我會和各位站在同一陣線,如果有任何人被捕,那個人只會是我。

儘管此番話頗具英雄氣概,但諷刺的是想拯救人類的馬斯克,卻對威脅人類生命的病毒掉以輕心,強行復工。

當時 Ashlee Vance 撰文表示:

馬斯克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否定主義最大諷刺在於,他創立 SpaceX 的目的正是為了解救我們免於病毒大流行這種困境。

員工尊敬他,理解他的苛刻,但也認為他有時到刻薄程度,感覺反覆無常,徘徊於畏懼和崇拜之間。

業界人士眼中,馬斯克是天真的技術家,也常被當成笑話談論,同時也是介於搗蛋鬼和滿嘴胡言亂語的競爭對手。不過隨著 SpaceX 成為第一家將人類送上太空並接回地球的商業航太公司、特斯拉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車商,以往的鄙夷也漸漸變成讚美。

「愛他的人和恨他的人都同樣不理性」,Ashlee Vance 評論。

正如「1 千個人眼中有 1 千個哈姆雷特」,每個人對馬斯克的定義都不同。

而馬斯克,就是馬斯克。

未來逆行者

馬斯克彷彿《天能》裡從未來逆行回來的人,總有預知未來的感覺,並一步步將我們帶至他看見的未來。即使那個未來有時聽起來荒謬無比,但歷史經驗證明,只要給他足夠時間,他總能堅定達成。

目前看來,無論 SpaceX、特斯拉還是 Neuralink,又或其他創業計畫,依然面臨很多技術難題,有極大不確定性,馬斯克可能成為拯救人類的英雄,也可能因戲劇性風險毀於一旦。

馬斯克真正想將人類帶往的未來,只能交由時間解答了。

無論如何,馬斯克都影響了人類的未來。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