壟斷者 Google Chrome 若被迫分拆,誰將會接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0 月 15 日 8:15 | 分類 Google , 軟體、系統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Google 可能要被迫分拆 Chrome 瀏覽器了。

近日,美國政治新聞網站 Politico 援引 3 名知情人士報導稱,美國司法部和州總檢察長辦公室正在調查搜尋巨頭 Google 涉嫌違反反壟斷法一事,就如何限制 Google 進行討論。

在檢察官們考慮之中的方案是:起訴 Google,強迫 Google出售 Chrome 瀏覽器和部分廣告業務。

Google 或被迫分拆 Chrome

早在 2019 年 6 月,就有外媒傳出消息──美國政府將對 Facebook、Google、亞馬遜和蘋果四大巨頭展開調查,以明確科技巨頭們是否到了「大而不倒」的地步。政府對上述公司進行的審查主要包括:是否打壓了競爭對手、對用戶個人數據如何處理、如何處理大選中的虛假資訊。

調查 Google 的政府機構是美國司法部,它主要關注其搜尋、廣告等業務。

2019 年 9 月初,Google 證實已接到美國司法部要求提供反壟斷調查相關紀錄的通知,政府對 Google 的反壟斷調查也算是正式拉開帷幕,至今基本已有 14 個月之久。

近日外媒稱,美國司法部對 Google 的反壟斷調查即將進入高潮。

據悉,針對兩項業務,檢察官們將對 Google 提起訴訟,他們面臨的一個主要問題便是:應該採取什麼措施遏制 Google?

一方面,針對搜尋業務,美國司法部最早將於本週對 Google 提起反壟斷訴訟,指控 Google 濫用對搜尋市場的控制,訴訟內容預計還將包括 Google 透過 Android 操作系統鞏固其搜尋引擎的地位。

另一方面,針對廣告業務,美國司法部和州檢察長已就 Google 應該出售哪些業務徵詢了 Google 的競爭對手和其他第三方的意見。

根據 Politico 的報導,有知情人士稱:

有關如何解決 Google 對價值 1623 億美元的全球數位廣告市場控制的討論仍在進行中,目前還沒有做出最終決定。但檢察官們已經要求廣告技術專家、行業競爭對手和媒體出版商等採取相應的措施,進而削弱 Google 的控制。

知情人士表示,檢察官們提出了一個疑問:是否應該禁止 Google 的競爭對手成為潛在的廣告業務買家?同時律師們也提出了一個問題:Google 在廣告技術市場以外的任何資產是否要出售?

這種疑問直接導致一些人將矛頭指向 Chrome 瀏覽器,也就是說 Google 可能會被迫出售 Chrome 了。

在此,為何要賣 Chrome、Chrome 由誰接手,是 2 個需要解答的問題。

為何要賣?

一旦被迫出售 Chrome 瀏覽器,對 Google 來講無疑是一次重大打擊。畢竟,Chrome 是全球範圍內最受歡迎的瀏覽器,一個被網友稱為是輪胎的 logo,卻關係到科技巨頭 Google 的命運。

(Source:Flickr/Yuri Samoilov CC BY 2.0)

大約是從 1998 年戰勝網景(Netscape)瀏覽器開始,IE 瀏覽器主宰著整個瀏覽器市場──據 OneStat.com 的數據,到 2002 年 4 月份,IE 的市場占比高達 96.6%。

不得不說,2008 年迎來了桌面瀏覽器市場的分水嶺。那年 9 月,Chrome 瀏覽器開始公測,在 100 多個國家開放下載。

此後,桌面瀏覽器市場一度出現了 Chrome、IE 和 Firefox「三分天下」的局面。

2010-2016 年, Android 飛速成長,占據了行動操作系統的主宰地位,而背靠其成長的 Chrome 也不斷壯大。

Chrome 成長之迅速,不難從下面這組數據看出:

  • 2015 年 12 月,IE 的市場占比跌至 48.57%;Chrome 上漲至 32.33 %;Firefox 占比為 12.13%。
  • 2016 年 6 月,Chrome 的市場占比為 48.65%,而 IE 則為 31.65%。
  • 2017 年 6 月,Chrome 的市場占比為 59.36%,而 IE 則為 17.55%。

如今,Chrome 已是占有最大市場占比的瀏覽器了──2020 年 4 月全球瀏覽器市場占比排名第一的為 Chrome,排名第二、第三的分別是微軟 Chromium 版 Edge 瀏覽器和 Firefox。

值得一提的是,Chromium 是 Chrome 瀏覽器的基礎,也就是說排名第二的 Edge 與 Chrome 成了同源關係,Google 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了。

不過,Chrome 飛速成長的背後,是來自競爭對手不斷的指責聲:Google 利用 Chrome 用戶的歷史紀錄,助力其廣告業務的發展。

2020 年 1 月,指責升級。於是 Google 表示:

將在 2 年內逐步停止在 Chrome 瀏覽器中使用第三方 cookies,進而保護用戶隱私。

但不可忽略的是,cookies 正是瀏覽器中向買家展示廣告有效性的關鍵工具。Google 就曾估計,停止使用 cookies 將減少新聞媒體的廣告收入,其中在線廣告收入最多可能減少 62%。

就在近日,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還發布了一份反壟斷報告。

報告指出,Chrome 目前的市場占比已使得 Google 能夠「有效設定行業標準」,這是一個與 Chrome 逐步淘汰 cookies 密切相關的問題。

壟斷者 Google Chrome 若被迫分拆,誰將會接手?

報告表示:

Google 基於廣告的商業模式引發了這樣一個問題:Google 選擇引入的廣告標準最終是否是為滿足其利益而設計的?市場參與者擔心,雖然 Google 會逐步淘汰數位廣告需要的第三方 cookies,但 Google 仍可透過生態收集到數據。

面對外界的聲音,Google 也曾表示,將與廣告業合作開發 cookies 的替代品──例如提出一個 Turtledove 系統,在這個系統中,廣告拍賣將在瀏覽器內進行,不向外部伺服器發送數據。

Google 認為,這將更好地保護用戶隱私。然而,不少廣告行業代表表示,對於在沒有監督的情況下給瀏覽器過多的控制權,應當持謹慎態度。

因此,大家的呼聲便是:除了要求 Google 出售 Chrome 瀏覽器,檢察官們還可要求法院限制 Google 使用從 Chrome 獲得數據幫助其他產品的發展。

按外媒的話說,美國司法部預計將在未來幾週開始一場「反壟斷法律戰」,Google 或將成為數十年來首個由法院下令拆分的美國公司。

(Source:shutterstock)

誰將接手?

那麼,如果 Google 最終必須出售 Chrome,誰會是潛在的買家呢?

對於這個問題,美國商業雜誌《富比士》(Forbes)給出了自己的答案。Forbes 列出了 5 個可能的「候選人」及其各自的上榜原因。

一是三星。

三星一有資金,二有動機。三星做為出色的智慧手機製造商,在所有手機上都預裝了自家瀏覽器,但其瀏覽器在行動市場的占有率僅略高於 4%。如果能收購 Chrome,三星將會吸引大批用戶,廣告和手機銷售手段也將會增加。

不過,Chrome 被賣給一家外國公司並不太實際。

二是微軟。

今年初,微軟將自家的瀏覽器換成了與 Chrome 相同的引擎(即上文所述的 Chromium 版 Edge 瀏覽器),微軟顯然是一個重要的潛在買家。收購 Chrome,不僅能給微軟帶來它渴望多年的行動市場,還能恢復微軟桌面瀏覽器的主導地位。

不過美國和歐洲政府曾為對抗微軟的瀏覽器統治地位,進行長期鬥爭,即使現在市場不一樣了,美國司法部把 Chrome 交給微軟的想法似乎還是異想天開。

三是甲骨文。

表面上看,我們很難將一家企業軟體公司與面向消費者的瀏覽器聯繫起來,但甲骨文前不久成為 TikTok 在美國業務的「可信賴的技術合作夥伴」。

不可否認,甲骨文的許多應用程式都是基於瀏覽器的,能夠控制瀏覽器的開發和安全特性,對企業客戶來說將極具吸引力。

四是惠普。

Gartner 的數據顯示,惠普仍是全球第二大 PC 銷售商,因此惠普顯然有實力參與這場可能的競爭。

一方面,惠普曾進行過不少大膽的收購;另一方面,如果被迫出售 Chrome,Google 也將會放棄其 Chromebook 業務,而這是惠普非常希望接手的一塊業務。

五是 Adob​​e。

與惠普不同的是,Adobe 絕對擁有著軟體血統。隨著 Google 越來越多地推動其服務進入雲端計算領域,擁有一款自家的瀏覽器在商業上也頗具意義。

近幾年,Adobe 透過訂閱模式獲得了可觀收入,收購 Chrome 在財務上也是可行的。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候選人」僅是外媒猜測,Chrome 是否會出售、將由誰接手,目前都還是未知數。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