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經濟的轉捩點,美國告 Google 壟斷案關注要點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0 月 21 日 14:26 | 分類 Amazon , Apple , Facebook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Google 的搜尋引擎目前可說是全球最普遍使用的,也是民眾生活最不可或缺的網路產品,美國司法部近日針對 Google 涉嫌搜尋壟斷進行起訴,將可能改變整個網路生態。

美國司法部的訴狀指出,Google 控制著美國近 9 成的網路搜尋市場,已成為不可動搖的網際網路門戶,其採取了各種反競爭措施來維持和擴大其壟斷地位,並強調該公司已利用規模高達數十億的的獨家交易來妨礙對手競爭。

總檢察長 William Barr 表示,已無人能切實挑戰 Google 在網路搜尋及廣告中的主導地位,若讓 Google 持續進行壟斷,那麼將會失去創新,未來美國人將可能永遠不會從下一個 Google 中受益。目前司法單位已為此展開調查,不過市場似乎仍不太擔憂此事,認為風險有限,似乎不認為此案會有太大的衝擊。

的確,現今的 Alphabet 集團已不再是只經營網路搜尋引擎而已,其觸角早已遍布各種數位軟硬體,並支持各種科技新創,深入現代人的生活,就算美國政府真的在訴訟獲勝,短期內 Google 的市場優勢仍然很難被動搖。不過這會是一種趨勢,對網路科技及經濟的反思。

案例很多但不夠有力

事實上,Google 不是因為其產品很厲害擁有很高的市占率才獲罪,而是其運用其影響力妨礙了後來者的發展。其中一個案例是 Fire OS。在 2014 年,亞馬遜曾推出一款名為 Fire phone 的智慧手機,這是另一個科技巨頭的嘗試,雖然也同樣是從 Android 分岔而來,但亞馬遜使用 Bing 做為預設搜尋引擎,且安裝了自己的應用程式平台,而非 Google 產品,但也因此,Google 拒絕了對亞馬遜的支援,並以此限制了其成長。

不過這其實還不夠有說服力,畢竟 Fire OS 的失敗不能僅歸咎於 Google,且至今 Fire OS 仍繼續被安裝在亞馬遜自家品牌 3C 上。若美國政府只針對 Android 的分叉條款不合理來進行訴訟,那麼影響可能還真的不大,這其實也不會涉及結構性的改變,Google 早已汲取了之前微軟的教訓,相關條款訂得其實很嚴謹。事實上,美國政府到底想要達成怎樣的目標,其實都還不明確。

Google 還有更為知名的案例在於付費讓蘋果也在自家 OS 上採用預設 Google 搜尋引擎的設定,據估計此協議花費了 Google 每年近 80 億美元,不僅如此,Google還與三星及 Firefox 等業者也進行了類似的交易,但這很難說是違法。類似的協議在其他商業行為上也相當常見,且這並非真的限制了消費者無法使用其他瀏覽器軟體。相對來講,如遊戲主機平台獨占的問題可能更大。

若美國政府真的告成,將會成為比當初微軟壟斷案更重要的判例。且這問題還有更深層的反思,意即科技巨頭是否真的應放任其大者恆大,抑或者有其壟斷的必要性。值得一提的是,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也對此發表了意見,他表示,當年的反壟斷案的確令微軟在手機市場敗退,但他也同意,進行反壟斷審查很重要,當年的他很天真,沒有意會到微軟的成功會帶來這麼多問題。

政府之意難測

比爾蓋茲認為,目前的癥結在於科技巨頭不一定明白規則及界線到底在哪裡,然而這也是政府的問題,他們總把科技巨頭視為一個整體,但這是錯誤的看法,不同的業務領域需要面對的挑戰都不一樣,是時候去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及法規上應變的準則。

現今的亞馬遜及 Google 其實已吸取了微軟的教訓,盡力的與政府打好關係,了解他們的想法,貝佐斯甚至還直接在華盛頓買房,目的也為了強化與政府的溝通,希望社會在監督的同時,不要過度妖魔化科技業者。他也呼籲美國政府能有更好的反壟斷審查方式,歐盟有許多經驗值得學習。

目前大部份觀點都不認為 Google 其實會因此被強迫分拆,當年微軟也只是罰款,並迫使其收手而已。但就如同 Facebook 爭議一樣,現今的白宮很在意,是否有人能強迫民眾搜尋或接收到怎樣的資訊或服務。Google 將可能必須要證明其平台與演算法的中立性,及非審查性,這並不容易。

反而類似的 Android 分岔條款及綑綁銷售行為,都可能因導致的資安風險而不會做太大更動,只要 Google 以保證其軟體系統就算開源也不能被濫用為名來進行合理限制,那麼共和黨還是可能會買單,畢竟現今白宮應該也不樂見中國利用 Android 分岔來助長其資訊審查。

但也不能說此案全無意義,透過法庭辯證,仍然會推使現代網路經濟再往前一步,如預期 Google 會加速發展更公平的競價工具,來改善網路廣告市場。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