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澳洲就想到牠,澳洲國寶無尾熊未來堪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1 月 01 日 0:00 | 分類 生態保育 , 自然科學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無尾熊,是許多人到澳洲觀光一定不會錯過的焦點,也是澳洲重要國寶之一。然而這幾十年來,越來越多人擔心如果不重視無尾熊保育,無尾熊不久的將來真的會消失。

「有生之年的滅絕危機」

身為小兒科護理師的菲爾比特(Morgan Philpott),每天上班負責照護生病的孩童,但下班後就是心力全部投注給無尾熊的時候了。

「牠們真的可能在我們有生之年滅絕」,菲爾比特說,他是在女兒強力推薦下加入野生動物資訊、救援與教育服務中心(Wildlife Information, Rescue and Education Service,WIRES),現在則在位於雪梨(Sydney)郊外的動物醫院協助照顧感染披衣菌(chlamydia)的無尾熊。

從 1936 年到 2016 年,問題一直在

菲爾比特的說法聽起來有些誇大,卻也不是空穴來風。畢竟在 1936年,一篇刊載在《晚間新聞》(The Evening News)的文章就以〈保育無尾熊〉為題談道:「澳洲人是時候決定是否要擔起保育無尾熊的責任了……一想到這些被海外觀光客和澳洲人大力誇讚的物種,實際卻面臨生態滅絕,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一份 2016 年研究也提到澳洲無尾熊數量確實有持續減少的趨勢。

▲ 在雪梨郊外的動物醫院裡,一隻感染披衣菌的無尾熊正在接受治療。

小補充:對無尾熊很危險的披衣菌

披衣菌是透過性交感染的細菌傳染病,感染的無尾熊有可能因此失明不孕,甚至死亡。究竟披衣菌如何傳開仍是個謎,但現在無尾熊之間非常普遍。

雖然可把用在人類身上的抗生素給無尾熊用,但治療結果往往因熊而異,過程也給無尾熊的消化系統留下後遺症。直到現在,各個專家仍在研究是否有不給無尾熊副作用的疫苗。

▲ 大藍山區無尾熊復育計畫的運作下,WIRES 每天都會前往此地尋找需要幫助的無尾熊。這裡有 80% 面積受去年澳洲大火影響。

▲ WIRES 負責人利(Kellie Leigh)正在評估這隻野生小無尾熊的健康狀況,牠的母親在畫面旁邊。

澳洲叢林野火,殷鑑不遠

菲爾比特接著談到去年對無尾熊生態造成衝擊的澳洲叢林野火,說今年氣溫、濕度雖然都比去年好,但隨著澳洲夏天腳步的逼近也讓人不敢掉以輕心,並說:「如果去年沒有發生火災的地方今年失火了,那真的會超級糟糕。」

至少 5,000 隻無尾熊死亡

那場引起全球高度關注的澳洲叢林野火對許多人來說仍然記憶猶新。據澳洲政府今年 6 月公布的報告指出,有約 1.5 萬至 2 萬隻無尾熊的新南斯威爾州,這場大火造成至少 5,000 隻無尾熊死亡,24% 無尾熊棲地被破壞,一切也讓澳洲環境部長萊(Sussan Ley)表示將在 2021 年 10 月 30 日之前,決定要不要把無尾熊的瀕危等級從易危物種(VU)提升到瀕危物種(EN)。

▲ 無尾熊媽媽格拉黛(Gladys)和兩個寶寶在 WIRES 的動物救援中心人造樹林休息。受土地開發影響,牠們被發現的時候都體重過輕。

▲ 為了避免無尾熊被路殺,有些地方也可看到「無尾熊出沒注意」標語。此照片攝於維多利亞州小鎮韋德本(Wedderburn)。

一直以來,都有生存危機的無尾熊

然而不論是否發生大火,情況對無尾熊來說一直都不太樂觀。舉凡都市擴張、食物劣化(氣候變遷使得尤加利樹葉的營養變差)、乾旱讓水源變少、披衣菌感染、被狗攻擊,以及路殺問題,都直接間接對無尾熊的生存造成威脅。

因此對無尾熊保育人士來說,他們除了呼籲大眾注意氣候變遷對叢林野火、乾旱的影響,也一直希望有關單位能在靠近無尾熊棲地的馬路設置限速或警示標語,或架設生態走廊。

需要政治力介入

雖然澳洲已有一些無尾熊保護區,但有許多無尾熊棲地仍隸屬私人土地且無強力法規管制。澳洲昆士蘭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亞當斯─豪斯金(Christine Adams-Hosking)就認為,政府現在還是把拚經濟擺在環境保育之前,她說:「直到政治力介入之前──這在澳洲還沒有發生──無尾熊的情況並不會好轉。」

▲ 新南威爾斯州大藍山區西側,WIRES 志工協助野放貝爾(Pele)和孩子。

▲ 這隻是爾尼(Erine),牠準備放回雪梨郊外的格羅斯韋爾(Grose Vale)。爾尼因為感染披衣菌失去右眼。

最快這州 30 年後會看不到無尾熊

其實澳洲政府今年 6 月公布的調查報告也警告,如果政府再沒有作為,新南斯威爾州可能會在 2050 年迎來無尾熊滅絕危機,同時列出了包含建立棲地、管制森林砍伐、重視氣候變遷問題、火災管理等 42 條建議。

法規不充分,敦促大家動起來

調查委員會主席法爾曼(Cate Faehrmann)遞交這份報告時說:「眼下保護無尾熊的策略和政策都起不了作用。不斷呈交到我們眼前的證據,顯示目前法規還不夠充分,甚至反倒使無尾熊核心棲地消失。」

無尾熊議題也確實在政壇引起矛盾。前陣子新南斯威爾州政壇才為了如何調整無尾熊保育政策,反釀成當地媒體稱為「無尾熊戰爭」的風暴。

▲ 圖為一對無尾熊填充玩具。無尾熊為澳洲的重要象徵,政府保育不力時政策時常引起討論。

無尾熊風暴在新南斯威爾州

在新南斯威爾州,將近一世紀,澳洲國家黨和自由黨一直是政治盟友,也會共組內閣。

然而今年 9 月,自由黨打算推出一項無尾熊保護政策,擬限制地主如果打算在屬於無尾熊核心棲地進行工程,就必需經過申請;然而國家黨籍的新南威爾斯州副州長巴里拉羅(John Barilaro)直批這項法案剝奪了農民管理自己土地的權利,他不僅拒絕替這項政策背書,更宣布直到問題解決之前,將不再參加任何黨聯盟會議。

罕見舉動引關注

澳洲媒體 SBS 指出,澳洲內閣成員很少反對政府法案,這也是為什麼新南威爾斯州國家黨的舉動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但自由黨籍的新南威爾斯州州長貝爾吉格利安(Gladys Berejiklian)態度強硬,指出若副州長巴里拉羅不在時限內表達對這份法案的支持,她將宣布解散並重組沒有國家黨籍成員的內閣──所幸雙方最後仍達成共識,並將這項法案排入內閣議程。

▲ 今年 10 月《路透社》整理的照片,土黃色是無尾熊棲地,紅色處則是棲地受去年叢林野火影響的地方。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為生病的無尾熊瓦力(Wally)在雪梨大學附設獸醫院裡接受檢查;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