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與拜登眼中的能源之路,影響美國未來石油與再生能源布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1 月 04 日 12:00 | 分類 能源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020 美國總統大選正如火如荼開票中,選後對美國能源布局有什麼影響呢?至少川普與拜登在能源議題上相互迥異,美國總統川普 2017 年上任後積極「救石化產業」,設立燃煤、石油補助與開放石油、天然氣開採,為的就是能源獨立;而拜登(Joe Biden)則籲重視氣候變遷與重視再生能源,已提出 2 兆美元的綠色新政。

川普執政期間,不僅放寬甲烷法規、並開放在海上和北極地區進行鑽探,石油產量已超過俄羅斯和沙烏地阿拉伯,其中包括柴油、航空煤油和汽油等精煉產品,也成為石油的淨出口國。

美國石油產量也在今年達到了日產 1,310 萬桶高峰,雖然期間也因為受到武漢肺炎(COVID-19)衝擊、全球經濟影響,石油需求下降。據美國政府數據,美國石油產量曾一度跌到每日 1,000 萬桶以下,但過去 4 週又再回升至每日 1,060 萬桶。

這主要也是在 2010 年之後,水力壓裂(Fracking/Hydraulic Fracturing)、水平鑽井等技術的發展,頁岩氣所占的比重已超過 20%,技術成熟也讓開採成本逐漸下滑,刺激美國油氣產量雙雙成長。川普更在今年 10 月底簽署保護水力壓裂和石油天然氣產業的行政命令。

川普與拜登在水力壓裂技術方面頗有衝突,雖然拜登曾在辯論會多次提到將來會禁止水力壓裂法,但最後也因選情走謹慎路線,表示不會禁止水力壓裂,認為這些是過去石油和天然氣廠商可的努力結果,不會禁止在德州、賓州、奧克拉荷馬州、俄亥俄州等油氣生產重心的進行水力壓裂。

頁岩氣的開採需要水力壓裂法,透過摻入水、沙子和化學物質的高壓混合物將岩石層壓裂,進而釋放出天然氣,但不少人擔憂這項技術將污染水源、威脅當地生態環境和居民身體健康,只是雖然大多美國人憂心環境、氣候變遷,但也是有許多人的生計攸關石化產業。分析師指出,雖然拜登不會限制生產石油和天然氣,但可能會透過限制甲烷排放量來加強產業監督,也會加以限制水力壓裂開採。

兩人在能源的差別目前主要在於對綠能的態度,相較在再生能源、環境議題有許多爭議發言的川普,拜登在 7 月提出 2 兆美元的乾淨能源計畫,提供再生能源稅收減免與零碳工業政策等計畫,盼提升交通、電力和建築領域的乾淨能源比例,應對氣候變遷之虞,也能創造就業機會與建設基礎設施,拜登指出,將創造數百萬個高薪職位。

川普是石油、燃煤發電的支持者,只是與今年相比,燃煤在 2016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還比較受矚目,當時川普還曾承諾讓礦工重返工作,然而就算提供救濟與補貼,美國燃煤發電廠還是一間間關閉,發電量逐年下降, 2018 年與 2019 年的 26.7%、23.6%,在今年上半年滑落到 16.9%,3 年內發電占比驟降 10%,也難怪川普十分重視石油成績。

彭博能源財經美洲負責人 Ethan Zindler 表示,2020 年競選活動缺乏對燃煤的關注,這也反映燃煤發電已極不可能「復興」。隨著蘋果、Google 等全球大企業加入 RE100(再生能源倡議計畫),連帶要求供應鏈跟進,再生能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企業若採用石油、燃煤發電,也會影響商業與社會聲譽。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