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不必急著再踩《電馭叛客 2077》一腳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01 日 0:00 | 分類 遊戲軟體 , 電子娛樂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歷時 8 年開發的《電馭叛客 2077》,朝夕之間回收成本,且 10 天內熱銷 1,300 萬。

對開發商而言,這是值得歡呼雀躍的時刻。但 CD Projekt Red(CDPR)可能來不及設宴慶功,等待他們的是玩家的信任危機、股價波動、遊戲退款下架、投資人提告,還有迫在眉睫的海量修復工作。

▲《電馭叛客 2077》已從 PS4 線上商店下架。

CDPR 之所以身陷窘境,源頭在《電馭叛客 2077》主機版不符玩家期待。先不談超量 Bug,遊戲於 PS4、Xbox One 雙平台執行甚至無法穩定流暢,畫質清晰。

這種最佳化表現無法令人滿意。評測平台 Metacritic,PS4 / XBox One 媒體評分均在及格線以下;玩家評分則亮起紅燈,只 5 分不到(滿分 10 分),人們把憤怒矛頭指向 CDPR 的宣傳誤導。

隨著評分暴跌,《電馭叛客 2077》被人以另一種角度解讀:在這背後,無非是籌畫許久的行銷而已。以「良心」著稱的 CDPR 也捲入人設崩塌的漩渦,被貼上「詐欺」、「狡猾」等負面標籤。

「波蘭蠢驢」似乎一下子變不可愛了。但如果真正了解這家公司的商業模式,或許不會急著再踩一腳。如果真正了解決策失誤的原因,或許還會抱有期待。

慣性模式下,CDPR 重蹈覆轍

身為當事人,CDPR 首席執行長 Adam Kiciński 對爭議如此解釋:「經歷三次延期後,管理層過於專注發表遊戲。我們低估問題的規模和複雜性。我們忽視了需要更多時間在上一代主機的基礎上做好遊戲的訊號。」

CDPR 把失誤歸咎於為了發表而操之過急。迫於時程壓力而趕工上線,這種情況在業界並不少見。但是否誤判,也有很大部分原因在於陷入固有商業模式慣性。CDPR 採取全平台發行策略,但研發始終專注 PC 版,這點他們發表《電馭叛客 2077》時,也未曾改變。

這並不是 CDPR 頭一回在過度行銷、技術問題栽跟頭。此次風波早在 5 年前《巫師 3:狂獵》發表時就上演過,除了結局還不確定,其他劇情大同小異。人們對這段歷史不熟悉,只是因當時 CDPR 的江湖地位還沒有奠定,鮮有人親身見證。

就像《電馭叛客 2077》,《巫師 3》發售前就背負著外界質疑。2014 年,ID 為 Anaxymenes 的用戶以「業界人士」身分在遊戲論壇 NeoGAF 爆料。他聲稱《巫師 3》打從公布的第一天,就透過宣傳製造假象,遊戲實際品質未必如人們預期那麼好。

(Source:CriticalHit)

時至 2015 年 5 月 19 日,經歷兩次跳票的《巫師 3》正式上線,涵蓋 PC、Xbox One、PS4 平台。遊戲爆紅,光是預售量就超過 100 萬。但就如爆料者所言,遊戲實際表現和預告影片有些不符。

最明顯就是 Bug 氾濫,《巫師 3》穿模、貼圖錯誤、下載慢、位移等情況一點不亞於《電馭叛客 2077》。

(Source:Highlight Reel)

主機版實機表現更堪憂,畫質縮水、掉幀、穩定性差等問題,令玩家大失所望。「波蘭蠢驢」這流傳甚廣的稱呼,就源於當時主機玩家對 CDPR 的抨擊,一開始其實帶有明顯的貶義。

玩家自然把矛頭指向宣傳誤導,表示 CDPR 沒有如實展現主機版的執行效果,尤其《巫師 3》在 VGX 播放的預告片,與遊戲實際畫面有明顯差距。

▲《巫師 3》在 VGX 的預告。

面對質疑,CDPR CEO Marcin Iwiński 很直接。他告訴外媒 Eurogamer,「如果沒有主機版,今天的縮水問題就不會有。我們當然可以輕鬆做出高畫質,但我們負擔不起。」Marcin 認為獨占可解決爭議,但當時銷量最多的平台還是主機,他們不可能捨棄。

後續是人們再熟悉不過的情節。CDPR 承諾,一定透過持續更新補完遊戲體驗。當兌現承諾,一年內推送 20 餘次更新,慢慢修復問題後,口碑更是大逆轉,15 個免費 DLC、兩支誠意十足的資料片,以及頻繁的低價促銷,更讓「波蘭蠢驢」的正面形象深植人心。

回顧《巫師 3》發行歷程,可窺探 CDPR 的商業模式特點。首先,波蘭人心懷全平台,但由於能力和成本所限,一般會聚焦於 PC。其次,遊戲初版未臻完善,但 CDPR 會在發售後投入人力、物力持續維護更新,把風評扭轉過來。

事實也證明,CDPR 透過自己的方式取得成功。《巫師 3》在 TGA 2015 擊敗《異塵餘生 4》、《血源詛咒》《潛龍諜影 5:幻痛》和《超級瑪利歐創作家》,取得「年度最佳遊戲」;之後也連年熱賣,累積銷量達 2,800 萬。

▲《巫師 3》在各平台的銷量占比

站在他們的角度來看,會否認為延期跳票、隱惡揚善的宣傳,還有事後修復法,會影響產品的商業表現?筆者的答案是,這些行為反而助長品牌知名度,只要開發商有能力兌現承諾、精益求精。

從種種跡象來看,CDPR 很可能是以舊有經驗發行《電馭叛客 2077》。當陷入風波,董事會成員 Michal Nowakowski 在電話會議向投資人表示,之所以忽視主機版最佳化,並不是迫於發售日壓力,而是因為「過於關注遊戲在 PC 和次世代主機的表現」。

慣性模式下,CDPR 視野出現盲區,預見主機玩家的失望,但無法前瞻到產生的公關風險到底有多大。

用戶數暴增後,問題也放大

循舊路而行的 CDPR ,除了盲目,同時也流露出一絲不思進取。他們幾乎用靜止視角對待《電馭叛客 2077》發行時的市場環境,自然忽視用戶量變帶來的影響。

有人將《電馭叛客 2077》面臨的信任危機,理解為 CDPR 過度行銷後的苦果。人們覺得波蘭人錯誤示範,不該用實際達不到的遊戲品質來提高玩家的期待。

▲ 基努李維驚喜現身 E3 2019:You’re breathtaking!

但這簡單結論可能不足以解釋 CDPR 的現況。

參考《巫師 3》宣傳手法,不覺得 CDPR 行銷過剩。為吸引視線,各家遊戲廠商多少會有「畫大餅」行為,而《電馭叛客 2077》宣傳更多揚長避短,不至於像《無人深空》幾乎算說謊。《電馭叛客 2077》的口碑還不至於全崩,Steam 平台便多是好評。

對波蘭人來說,已在《巫師 3》驗證過適當「畫大餅」的好處。更何況,只要能在遊戲發售後兌現承諾,不僅無愧人們的期待,還能贏得「力挽狂瀾」美譽。

因此 CDPR 這次宣傳繼續投下重金。總裁 Adam Kicińsk 曾披露,《巫師 3:狂獵》宣傳費不低於 4 千萬美元,而《電馭叛客 2077》整體費用約 1.2 億美元,遠高於前者。

▲《電馭叛客 2077》宣傳節奏。

3A 大作的範圍內,這種力度還不算超出常理。2009 年面世的《使命召喚:現代戰爭 2》,整體成本為 2.5 億美元,宣傳費用高達 2 億美元。2013 年發表的《GTA 5》,宣傳費也在億美元以上,與研發成本不相上下。

比較之下,《電馭叛客 2077》行銷規模只能算是中等偏上。不過 CDPR 的確比過往嘗試更多。波蘭人請基努李維扮演重要角色,也與基努的重型摩托車廠牌合作;舉辦《電馭叛客 2077》Cosplay 比賽,還找來 Trigger 製作同名動畫;更推出《火線夜城》系列影片,連載五期,慢慢放出遊戲世界觀、設定等。

玩家會覺得《電馭叛客 2077》的行銷規模超過同等體量的作品,也離不開 CDPR 在中國市場相應本土化佈局。如去年底,《電馭叛客 2077》情報站就在 B 站開通,平台發起預約活動、電馭叛客文化的影片徵稿,《火線夜城》中文影片也登上 B 站。

不過從結果來看,還是吃了過度行銷的虧。不過波蘭蠢驢陷入窘境的原因,不在於用脫離實際的酷炫預告片讓玩家產生不切實際的期待,而是主機版不受重視的前提下,還意圖吸引主機用戶遊玩。

同樣問題發生在《巫師 3》,但那時主機用戶聲量有限,負面情緒尚能控制。今日不同以往,《電馭叛客 2077》光預售量就有 800 萬,其中 320 萬(占比 41%)來自主機端。

▲《電馭叛客 2077》800 萬預購量:59% 屬 PC 平台,41% 為主機。

當用戶量大幅增長後,預售行銷帶來的口碑反噬,是否還在 CDPR 的承受範圍?顯然是波蘭人沒考慮到的地方。他們想到可透過後續更新彌補玩家的期待落空,但沒有事先準備備案應付大規模聲討。

真正過度的,是「神化」CDPR

以《 電馭叛客 2077》發行來看,CDPR 給人盲目自信感。他們不該忽視主機版問題引起的負面影響。決策失誤的原因,還在於波蘭人可能太相信品牌光環。

換言之,身在同溫層的 CDPR,應沒想到批判聲會蓋過追捧聲。

許多玩家對 CDPR 歷史並不熟悉,可能是《巫師 3》紅了之後,或受「波蘭蠢驢」品牌感召,才關注購買《電馭叛客 2077》。

如果透過口耳相傳認識 CDPR,無疑會與「良心廠商」劃上等號,並投以很高期待。但這只是片面印象。如果多看點論壇討論,或許會發現「蠢驢」不蠢,早在《巫師 3》時期,就喜歡用承諾和迎合玩家的言論博得好感。

CDPR 被奉為遊戲業的「良心」擔當,是老實忠厚的匠人,每當有人喊出「波蘭蠢驢」,都在參與 CDPR 品牌形象傳遞與構建。到處都有人傳頌波蘭人不設防盜版、做出堪比正篇的 DLC、允許玩家 30 天內免費退款等事跡;人人也樂於提起 Marcin Iwiński 在《電馭叛客 2077》發售前說的金句:沒有人會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

▲ 沒人會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問題在於:人們腦海裡的 CDPR,業界形象實在太理想化了,甚至忘記還是得賺錢的商業公司。如果預見業界形象會受損的前提下還大規模宣傳,對 CDPR 沒有完整認識的人,是否還會這麼寬容?

現在《電馭叛客 2077》的風評更將不少玩家從推崇拉回現實。主機玩家發起的差評退款,必然也會讓更多人意識到「波蘭蠢驢」的業界形象可能不如想像理想。

對 CDPR 是否還能抱持期待?

《電馭叛客 2077》口碑失利,讓 CDPR 被打上「人設崩壞」印記。

但困擾 CDPR 的結並不是過剩行銷。旁觀者或許不必過分指責過度宣傳。「波蘭蠢驢」的行事風格向來如此,用精美的宣傳影片吸引目光,用沒做好、沒做完的遊戲打開市場,用不放棄的態度對待遊戲修復和更新,最後又在玩家群體流傳「良心」佳話。這是別人難以複製的模式。

而技術問題之外,《電馭叛客 2077》的整體品質也不到非常差。CDPR 的敘事、演出編排和氛圍營造,還是保持一貫水準。

和《巫師 3》時期一樣,CDPR 目前要做的無疑是趕快修復問題,拿出更大誠意。不過同時也應該重新審視商業模式,綜合考慮市場和用戶變化之後調整。精明如「波蘭蠢驢」,本不該重蹈覆轍。

對玩家來說,CDRP 還值得期待嗎?

個人的答案是肯定的。因《巫師 3》時期,CDPR 證明過一次,他們有辦法做得更好,且不會辜負玩家的信任。

比起《無人深空》開發團隊,波蘭人可能更清楚什麼叫「知恥近乎勇」。

▲ CDPR 藏在《巫師 3》裡的道歉信:我們都會犯錯,畢竟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本文由 遊戲葡萄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電馭叛客 2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