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暴亂社群媒體亡羊補牢,分析師:太少也太遲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10 日 12:00 | 分類 社群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在美國國會大廈本週遭到暴力圍攻後,儘管主流社群媒體公司針對用戶和社群團體在其平台進行煽動發文採取了行動,並在後來決定暫停美國總統川普(Trump)的帳號,但這些行動被認為來得太遲,做得也太少。

社群貼文早已預告暴亂

路透社 8 日分析報導,多個星期以來,社群媒體巨擘包括 FacebookTwitter 以及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YouTube 平台,還有其他新創社群網絡上所出現的內容,都已經預告了 6 日發生在美國國會的暴亂。這起暴亂最終導致 5 人死亡。

一則由全球公民行動團體 Avaaz 發現的 Facebook 貼文,上面展示了川普在白宮前手持一把機槍,旁邊配上文字寫著「快來,拿下它。」另一則貼文則描繪川普是山姆大叔,在川普旁邊配上文字說,「我要你們 1 6 日在華盛頓特區。它將會是『狂野的』」。

暴亂之後,在較小平台上的右翼用戶使用來自暴亂現場的影音,向較大平台上、新的閱聽者,重覆敘述現場情況,而在此同時,主要社群平台上的其它用戶則正分享暴亂現場和一些團體的錯誤聲明,宣稱要「停止竊取」。這個用語是親川普的追隨者的信念,受到川普未提供證據的鼓動,聲稱 11 3 日的選舉出現詐欺,為了有利於民主黨的拜登(Joe Biden)。

社群媒體亡羊補牢

 Facebook 表示,「已經移除違反我們政策的內容和帳號,他們在導致 1 6 日事件上涉及煽動暴力與危險的組織活動」, Facebook 並表示會持續監督並移除危險的內容。

Twitter 的一名發言人表示,Twitter 公司已經「對數以千計意圖破壞公共對話並引發真實傷害的帳號,採取強制行動。」

Twitter 並在 8 日永久停用川普的個人帳號,並暫時停止一些尖銳的川普支持者的帳號,包括極右陰謀論者華金斯(Ron Watkins)的帳號,他協助設立一個邊緣論壇 8kun,該論壇近來出現許多貼文呼籲暴力。

YouTube 也表示,已經移除違反其社群規範的內容。

假訊息專家說,大型科技公司讓激進種族主義者、熱衷暴力行為者以及陰謀論者可以聚集大批群眾,而有重要影響力的人已學到如何讓此事發生但不被注意到。

(圖片來源:pixabay

「伊斯蘭國(ISIS)的作法」

 Facebook 前安全長史塔莫斯(Alex Stamos)說,「你在大型平台上後來看到的是被稀釋的內容,而更激進的內容會出現在其他地方,就像伊斯蘭國的作法。」他指的是激進恐怖主義組織伊斯蘭國。

史塔莫斯說,主流內容「很難被斷定不適當,因為它可能只是說『過來集會』。還有像是在 8kun 和 Parler 平台上出現的貼文,如帶上這個,帶上那個,『準備好行動』,以及在 Telegram 上的行動訊息。」Parler 是一個保守派社群媒體的應用程式,而 Telegram 則是一項高人氣的加密通訊軟體。

一名前聯邦調查局(FBI)分析師、目前領導一間非營利研究機構「前進民主(Advance Democracy Inc.)」、同時是參議院工作人員的瓊斯(Daniel Jones)表示,即使移除這些帳號,這些人還是可以稍微調整用語,例如用「cue」取代「Q」而再次出現在平台上。

在 日,一則推文讓一個 3 年前的匿名帳號 的貼文轉成了行動呼籲,這則推文寫著「我的美國同胞們,風暴正降臨我們身上」,該則推文被轉推了 1 6,000 次。

5 日被移除時, Facebook 一個稱為「紅州脫離(Red-State Secession)」的粉絲專頁已經呼籲將近 8,000 名追隨者,去查找那些「協助竊取選舉」的官員的住家地址。

這個專頁連結到一處網站,該網站在上個星期宣稱「第二次美國革命」將在 1 6 日展開,並敦促支持者「在我們被刪除前」,轉移到其他查核不嚴格的社群平台 Gab Parler 上去追蹤他們的資訊。

這個團體在電子郵件中說,它的 Facebook 頁面和部落格「推動藍州和紅州和平的分離」,並聲稱 Facebook 反應過度。

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一位假訊息研究員霍特(Jared Holt)說,在暴亂現場出現的右翼團體一直在數位平台,像是 ParlerGabMeWeZello、以及 Telegram 等上面維持積極的線上活動,而在某些情況下,他們討論著要利用大批群眾進入國會大廈。

MeWe 表示,「暴力煽動者」不受其平台歡迎。該公司拒絕透露在抗議事件發生時他們所採取的行動。

Gab 的執行長托巴(Andrew Torba)則透過電子郵件表示,「你們列出的平台,包括 Gab 在內,沒有一個對任何形式的組織有用。」

ZelloTelegram Parler 則未回應置評要求。

平台活動成招募機器

在參議院內的自拍照片以及從議員辦公室內傳出的串流直播,是招募新追隨者的一種行銷方式,而且在有些時候可以賺錢。

霍特說,「在現場的極端份子直播並且誇耀他們每分鐘製造出來的混亂時,線上的右翼社群就獲得愈來愈大的滿足,並為他們的努力歡呼。」

美國人權團體「南方反貧窮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記錄到在以區塊鏈為主的串流直播平台 Dlive 上,至少有 5 個帳號直播了 6 日的抗議活動,其中 2 個帳號也參與了 2017 年在維吉尼亞州沙洛茲維爾市(Charlottesville)由白人至上主義團體所領導的「團結右翼」(Unite the Right)集會活動。

其中一個帳號是線上名字為「烤阿拉斯加(Baked Alaska)」的吉歐內特(Tim Gionet)所擁有,他在國會大廈內進行直播。根據報告,在當天下午,他透過 DLive 從觀看者取得至少 222 美元的小費。

他並對 Instagram 和 Facebook 的追隨者推廣他的內容,直到該公司在 6 日暫停他的帳號為止。

DLive 平台在 7 日表示,他們已經暫停 3 個帳號,禁用另外 2 個,並永久移除超過 100 個直播內容。

該平台並補充說,已捐獻和付出的訂閱費用將獲得退款。

吉歐內特則未回應置評要求。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