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爭一時爭千秋,馬斯克和貝佐斯太空路上相愛相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2 月 14 日 9:00 | 分類 天文 , 航太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電商龍頭亞馬遜(Amazon)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2 日宣布,將辭去執行長一職,將精力聚焦於他生命中其他的熱忱志業,包括他醉心的太空事業,而和被視為他的「死對頭」、美國電動車巨擘、也是科技狂人馬斯克(Elon Musk)相爭在外太空青史留名。這兩大美國富豪如何在太空路上相愛相殺?

我們爭地球,他們已經打到外太空

亞馬遜公司創辦人兼執行長貝佐斯 2 日突然宣布將在今年第三季辭去執行長職務,交棒給旗下網路服務執行長賈西(Andy Jassy)。在貝佐斯的私人太空企業──藍源公司(Blue Origin),多年來和另一位科技狂人馬斯克的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互尬對嗆之際,貝佐斯這項石破天驚的宣言,猶如在太空競賽中下了正式戰帖。

貝佐斯和馬斯克在地表上各有所長,一個稱霸網路商務、生財有道打造出電商帝國,即便曾因離婚財產失血,但仍穩居全球首富寶座;另一個則是漫威英雄「鋼鐵人」東尼史塔克(Tony Stark)的靈感原型,是科技領域喊水結凍的領頭羊,除了在電動車事業上大展身手,更跨足太空領域。

如今,人類的財富顯然已不足以令他們心動,首富之爭在電動車大廠特斯拉的股價屢創新高,助創辦人馬斯克身價一度超越貝佐斯之後,這些龐大的財富顯然都已成為數字之爭,新鮮度不再。

科幻影集「星際爭霸戰」(Star Trek)那句經典開場白:「勇踏前人未至之境」(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才是地表這兩強的真正戰場。

沒有幸福童年,但我們有星辰瀚海

和馬斯克幼時在南非學校遭到霸凌、鼻子被打斷不得不整形,因此學會要「一拳打到霸凌者鼻子上」的成長經歷相比,同樣是父母離異,但童年能去曾任職原子能委員會的外公家牧場過暑假的貝佐斯,顯然他的作風少了幾分張揚的狂氣──儘管據說他的招牌笑聲「令人不寒而憟」。

然而,這兩個望著星辰大海、懷抱太空夢長大的孩子,終究在科技的跑道相逢,而且都獲得「先知」的美譽。

要知道,打造火箭和把火箭送上外太空是資本密集型的事業。美國有無數的大亨,他們走向不同的道路,並在各個領域發光,但在太空戰狹路相逢的就只有這兩大富豪。

像是微軟(Microsoft)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在網路改變世界後,選擇在慈善療癒地球之餘醉心囤地,搖身一變成為全美最大的農地地主;他的草創夥伴艾倫(Paul Allen)轉戰汗水與金錢肉搏的專業球隊經營;另一富豪紐約地產大亨川普(Donald Trump)走入政壇,甚至當上美國總統。

而這兩位全球最富有的男性──貝佐斯和馬斯克,他們分別創設的藍源公司和太空探索科技公司早已砸下數十億美元,不爭一時,只爭太空。

出地球就分手,你往月亮我去火星

藍源和太空科技探索的運作模式,都是為客戶提供可承受的價格將衛星送上軌道,並回收火箭零件以控制成本,但他們一個要用「藍月」(Blue Moon)登月艙讓人類重返月球定居,一個宣誓要用「星艦」(tarship)移民火星不受地球法律的約束。

說起來,事業版圖比較專精的貝佐斯,投資太空事業要來的更早,他 2000 年就在華盛頓州的肯特(Kent)成立了藍源。

反倒是一心多用、天馬行空的馬斯克,心頭好還有其他事業,因為和俄羅斯商談買火箭技術失敗,一怒之下不求人在 2002 年、在加州豪松市(Hawthorne)成立了太空科技探索。

藍源資本大多來自貝佐斯本人,他在 2017 年曾表示,每年將出脫價值 10 億美元的亞馬遜持股來資養這家公司,但藍源的總身家和估值不曾公開。

至於太空科技探索的資金爸爸就多了,包括馬斯克自己、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富達投資(Fidelity Investments)、投資公司巴美列捷福(Bailie Gifford)都有摻一腳。財經內幕(Business Insider)曾報導,公司下一輪的融資估值至少有 600 億美元。

不過,藍源雖比太空科技探索早出生,但成長的速度比較慢。「藍源」的拉丁語座右銘代表了貝佐斯對公司的定位:循序漸進,勇往直前,吉祥物則是仰望星空的烏龜。

SpaceX 弟弟當老大,跑給烏龜追

這是貝佐斯傾全力要讓民用太空飛行,連同衛星服務與政府的探索項目,在全球太空經濟中占一席之地的計畫總部,但比起太空科技探索公司送上太空的網路衛星總數已達到 1,015 顆,藍源至今尚未發射任何衛星到軌道,但是已發射並成功著陸次軌道火箭「新謝帕德號」(New Shepard)超過 12 次。

馬斯克早已發下豪語,要在 2026 年登陸火星,即便散盡家產、燒錢也要燒出人類移民火星的未來,因為他主張人類有延續地球物種的責任,而火星則是一個自由星球!

但貝佐斯顯然不是火星粉,他覺得這個夢想太遙遠而且不切實際,他認為和人類早已有了千絲萬縷關係的月球,更適合談移民,畢竟阿姆斯壯早已「到此一遊」。

在他的規劃中,太空遊客搭乘「新謝帕德火箭」(New Shepard)前往次軌道,享受十幾分鐘的短程微重力地球觀光,絕對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夢想。

此外,藍源也打算在今年內完成飛的更遠、負載量更大、名為新葛倫(New Glenn)的新型火箭。以美國太空人葛倫(John Glenn)為名,代表他們報以的厚望。美國太空總署(NASA)已在去年底,將這枚火箭列為 2025 年以後執行科學任務的潛在發射器之一。

至於馬斯克則已在競賽中搶得先機,太空科技探索截至目前已有逾 100 次的成功太空任務,「飛龍號」(Crew Dragon)太空船更在 2020 年將 2 名太空人送上國際太空站(ISS)。

此外,這家公司還致力發送數千顆小型衛星到鄰近地球的太空,以組建衛星連網計劃「星鏈」(Starlink)全球寬頻系統。

既生瑜又何生亮?美國人沒這問題

儘管馬斯克和貝佐斯在宇宙戰場鬥的風風火火,兩人「相看兩厭」也不是祕密,馬斯克還在推特點名嘲笑貝佐斯是「學人精」(copycat),但當戰況格局升高,面對美國政府大力推動太空戰力、不讓中國專美於前時,互槓互尬的兩位天才型企業家,也是可以砲口一致對外。

藍源的登月計畫在 2020 年 4 月獲得 NASA 挹注 5.79 億美元資助,太空科技探索的重型運載火箭「星艦」(Starship)登月計畫則有 NASA 的 1.35 億美元撥款,因為這兩人白熱化的太空競爭,對美國政府來說是樂見其成。

中國長征火箭已在去年 11 月 24 日成功搭載嫦娥五號升空,啟動探月工程三部曲的最後階段,不但向距離 2022 年設立中國太空站的目標邁進一步,更顯示出中國對雄霸太空的步步為營,這令率先全球在月球插旗的美國心驚驚。

畢竟,自從中國在 2003 年發射載人太空船「神舟五號」,成為繼前蘇聯和美國之後第三個以自家火箭載送人類進入太空的國家後,第二回合的太空爭霸賽早已拉開序幕。

包括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川普到如今的拜登新政府,無不重視這塊天外天戰場。新上任的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J. Austin III)就揭示,太空已成大國競爭的舞台,拜登政府有興趣利用太空創業者的創新,做為加強軍力的手段。

這番宣示等於是讓「太空創業者」貝佐斯和馬斯克,成為美國政府的戰略合作夥伴。

如今,美國將釋出大量軍方頻譜以擴大 5G 版圖,這和太空探索計劃為「星鏈」衛星網路部署逾萬枚衛星有切身相關。而貝佐斯當然也不甘寂寞、為了藍源的 Kuiper 衛星計畫和馬斯克在軌道高度分配上吵翻了天。

然而,這場「自家人」爭吵的結果,不但可能讓全球兩大富豪的荷包越加飽滿,也會讓美國政府在太空戰的路走的更遠。

(本文由 中央廣播電台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teve Jurvetson/U.S. Secretary of Def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