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定序翻案?澳洲科學家連署要求正視殺嬰案科學證據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13 日 0: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由於新的醫學證據出現,澳洲 90 位科學家以及醫師等連署呼籲為著名殺嬰案嫌疑人凱瑟琳‧福比格(Kathleen Folbigg)翻案。新的證據顯示,福比格的孩子可能是死於自然因素而非人為謀殺。

現年 53 歲的凱瑟琳‧福比格被指控涉嫌在 1989~1999 年間接連悶死自己 4 位親生子女,而在 2003 年被判 30 年徒刑。凱瑟琳‧福比格與丈夫克雷格‧福比格(Craig Folbigg)在十年間陸續迎接四名孩子出生,但每個孩子都在短時間內夭折,死因為嬰兒猝死症。後來丈夫發現妻子的日記,根據日記內容認為妻子可能殺害了 4 個孩子,但凱瑟琳始終聲稱自己並沒有殺死孩子,四位嬰兒皆是自然死亡。

2019 年法官 Reginald Blanch 認為沒有任何合理的理由懷疑福比格並沒有犯下謀殺親生子女的罪行,而宣判福比格謀殺罪成立。此後,90 位專家連署陳情要求司法有關單位正視此案中的科學證據。參與連署的專家中包含獲得過諾貝爾獎的獸醫彼得‧杜赫提(Peter Doherty)與分子生物學家伊莉莎白‧布雷克本(Elizabeth Blackburn)以及先前曾獲得澳洲年度風雲人物(Australian of the Year Awards)的流行病學家費歐娜·史丹利(Fiona Stanley)。

科學證據長期被忽略

相關背景的專家最近共同向澳洲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州長瑪格麗特‧比茲利(Margaret Beazley)提出請願,希望盡快修正司法單位對於福比格一案的誤判。請願文中指出,錯誤的司法判斷是對於福比格女士人權的侵犯。福比格殺嬰案顯示在司法審判時因為間接證據影響先入為主的判斷,而導致科學證據長期被忽略。

福比格的代表律師 Rhanee Rego 表示,已經有重要的醫學證據顯示至少福比格的兩個孩子 Sarah 和 Laura 可能是自然死亡。根據他們在新生兒時期以扎足跟血採集的血液樣本,經過基因定序的結果顯示他們都遺傳了來自母親的基因突變 CALM2。研究顯示 CALM2 基因的突變會導致心臟驟停,是常見的在清醒或睡眠時皆有可能發作的猝死原因,在成人和嬰兒身上都可能發生。突發感染或者偽麻黃鹼(Pseudoephedrine)藥物等都可能引發心律不整,進而導致心臟驟停。科學家們目前認為這也很可能解釋了 Sarah 和 Sarah 兩位嬰兒死亡的原因。

目前已經發現 Sarah 和 Laura 帶有 CALM2 基因突變,同時也有另外兩種可能和另外兩位男嬰的死亡有關的基因正在研究中。律師表示,目前一些新的研究顯示福比格家的另外兩位兒子 Patrick 和 Caleb 可能也帶有其他可能致死的基因突變,因此目前每位嬰兒的死亡都是有辦法以自然死亡解釋的。

誤判有多容易發生?

支持凱瑟琳‧福比格有罪的證據大部分為間接證據,以她在孩子死亡前後撰寫的日記紀錄為根據。她在 1997 年 1 月 1 日懷有 Laura 時的日記寫道:

又是新的一年。我又懷孕了,代表我們都將做出許多犧牲,但我覺得一切都會很好。這一次我會尋求幫助,我不會再嘗試獨自面對一切。我知道這是先前造成我主要壓力來源,而壓力讓我做出可怕的事。

另一篇日記則寫道:

我覺得我是世界最糟的母親。我害怕她會像 Sarah 離開我。我知道我脾氣很暴躁,有時候對她太殘酷,所以她走了。在一點幫助下。

然而,福比格在監獄中透過電話告訴一位朋友她日記裡「一點幫助」的意思是指神或更高階的存在。

同樣在澳洲,先前已經有過著名的誤判「澳洲野狗盜竊嬰兒」一案。琳蒂‧張伯倫(Lindy Chamberlain)表示她的女嬰被野狗從露營地叼走失蹤,但由於輿論未審先判,使父母被指控謀殺親女入獄,直到女嬰有野狗咬痕的外套被找到,才得以翻案沉冤。此案甚至被翻拍為電影《暗夜哭聲(Evil Angels)》由梅莉‧史翠普主演。

福比格案律師 Rego 也特別提起此案,她表示有過去的案例提醒我們誤判有多容易發生。因此謀殺案等重要的案件定罪,醫學證據的效力理應高於間接證據,因為司法系統並不是絕對可靠,而人都會犯錯。福比格案也是一起誤判事件,而州長有權利赦免凱瑟琳‧福比格。

目前福比格赦免案的決定權在於州長。如果成功獲得赦免,也就意味著福比格殺害子女的罪名自動推翻。福比格目前仍需向法庭聲請許可繼續上訴。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