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風電建設進入黃金 10 年,哪些台廠吃到這波兆元大商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01 日 9:00 | 分類 科技政策 , 能源科技 , 零組件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站在緊鄰台中港的三井 Outlet,朝海邊望去,高達 50 公尺的離岸風電基礎鋼座,正一支支地被超過百公尺高的吊車吊起,準備在岸邊試組裝;在台中港的另一頭,剛從歐洲載來的西門子歌美颯風力發電的葉片,約有 60 支靜置在港區;不到兩公里遠的金豐機械廠區,也有 50 支塔架的鋼柱庫存在旁。到今年底前,這些龐大的巨型零組件,都會運往台灣海峽,將有 20 支嶄新的離岸風電機組,矗立在海上。

《財訊》採訪團隊專程南下,直擊台中離岸風電專區的最新動態,發現各家廠商的施工團隊正在一片黃沙漫漫中加緊趕工中,很難想像,在這個一開口就會吃到沙的地方,未來將成為台灣離岸風電上中下游零組件的製造重鎮。

位於台中港的南碼頭廠區,有一塊比中正紀念堂大 10 倍的土地上,地形地貌已經出現重大的改變。重達 50 噸的大型工程車正在廠區忙碌地整地載沙,堆起一座小山丘;走入工地,彷彿到了澳洲挖金礦的礦場。這是台灣永冠總投資 70 億元的鑄造廠,預計今年底工廠完工,2022 年 6 月台灣第一套大型離岸風電機組輪鼓,就會在此製造。

改變 》黃土變廠房,台中港區大改造,將成台灣風電重鎮

而距離永冠廠區不到 50 公尺,就是離岸風機龍頭西門子歌美颯在台灣投資的大型機艙組裝廠;再相隔 1 公里,世紀鋼投資 40 億元的世紀樺欣工廠,工廠 H 型鋼外表已經完成,未來台灣製造的風機塔柱就會在此製造。緊鄰隔壁的廠區,就是天力離岸風電投資 20 億元的葉片廠,今年 6 月有機會打造出台灣第一套國產的大型離岸風電葉片。

▲ 永冠台中廠施工時也注重 ESG,希望成為這個領域的模範廠。

台灣離岸風電產業蓬勃發展的願景,正逐步轉變為落入大家眼中的真實風景,外界看起來似乎很平順,其實得來不易。2020 年 10 月時,總統蔡英文接見各國離岸風電產業負責人與駐台代表時表示,期盼國際資金、有經驗的開發商、系統商與台灣廠商合作,共同打進國際離岸風電綠能供應鏈,台灣可以成為亞太離岸風電零組件的製造大國。

願景》亞太製造大國,夢想工廠陸續投產,打造海上綠電長城

今年 3 月中,台灣離岸風電產業協會在喜來登飯店成立,現場聚集丹麥、德國、日本、澳洲等國的駐台代表,各國國旗放置在會場桌上,猶如在台灣舉辦的小型聯合國會議。包括哥本哈根風能開發(CIP)、沃旭能源、達德能源、麥格理、北陸能源、上緯新能源、玉山能源、捷熱能源 8 大風力開發商全員到齊,好不熱鬧。

行政院副院長沈榮津表示,離岸風電政策是台灣推動能源轉型的關鍵之一,2025 年離岸風電要達到 5.7GW(10 億瓦)目標,加上 2026 年至 2035 年將新增至 10GW,須仰賴國內外開發商、系統商及台灣設備商共同建構離岸風電產業生態系統。經濟部則預估台灣離岸風電整體產值逾 1.5 兆元,未來包含塔架、水下基礎、電力設施、海事工程、風機零組件等,將超過二十多家本土供應商受惠,將是台灣離岸風電零組件發展的明星。

▲ 永冠台中廠施工時也注重 ESG,希望成為這個領域的模範廠。

雖然這些夢想工廠,多數還隱身在台中港邊風沙飛揚的迷茫中,但1年後,這些嶄新的工廠就會陸續完工,所生產的零組件也會組裝,運往台灣海峽上,建置近千支的海上風電群,成為台灣綠能電力的海上長城。

研究離岸風電產業超過 10 年的麥斯管理顧問總經理陳世芳分析,台灣離岸風電產業的建立,可說是天時、人和的巧妙契機。原因是 2016 年英國脫歐公投通過,身為歐洲離岸風電最大市場的英國,一時之間沒有新開發案,產值瞬間縮水 3 成,讓歐洲離岸風電廠商不得不走出海外,這時總統蔡英文適時力推台灣的離岸風電,讓歐洲離岸風電巨擘公司紛紛來台投資。

而且在政府要求國產化的政策下,意外地打造出歐商在台灣的新供應鏈系統,相關技術因此落地亞洲,未來 10 年,正巧遇上全球離岸風電蓬勃發展,台灣零組件供應鏈正巧趕上亞太與印太區域市場的快速成長,有機會創造至少 5 年的黃金發展時期。

▲ 台中港區是重件碼頭,適合亞洲離岸風電產業供應鏈在此落腳。

機會》天時與人和,歐洲產值縮水,台灣政策推波引進

尤其,在美國總統拜登積極推廣綠能政策下,全球離岸風電產業將持續高速成長,預期 2020 到 2024 年成長達 18.6%,全球新增裝機量將在 2025 年突破 20GW 以上;若計算 2020 年到 2030 年的 10 年間,亞洲各國合計規畫設置逾 120GW、美國和歐洲分別挑戰 30GW、60GW,全球正式進入離岸風電的黃金爆發期。

布局離岸風電儲能與海事工程事業的廣錠董事長廖良彬分析,未來台灣外海有 1,000 支風機,零組件與海事工程商機潛力大;但亞洲的海外市場規模,估計將是台灣的 10 倍以上,因此未來 10 年,是台灣離岸風電供應鏈成長的黃金期,規模以兆元計,潛力可媲美台灣的半導體產業。近期經濟部也將正式公布 2025 年後的 10 年間風電「區塊開發」規則,政府在審定國產化、技術、財務 2 大標準合格後,由低價者得標,但入選風場需要有 60% 國產化、40% 可彈性選擇外購,例如風場有 50 支風機,至少有 30 組得完全符合國產化要求。此外,每年裝置容量也從原規畫的 1GW,放寬到 1.5GW,甚至可彈性延伸到 1.8GW,相當於 10 年就開放 15~18GW,裝置容量又將大幅提升。

潛力》兆元規模商機,10 年關鍵成長期,規模媲美半導體業

以目前台灣每年平均成長 1.5GW 風電發電新增裝機量,到 2024 年台灣發展較亞洲其他各國腳步都快,也提供良好機會發展零組件國產化的優勢。由於離岸風電的產業進入門檻高,工廠投資都是以數 10 億元起跳,工廠規模需要數萬坪的土地,而且又得鄰近有重件碼頭的港口。廠商認為,台中港是目前亞洲得天獨厚的場域,運輸距離最短,碼頭海事工程作業已經完備,未來台商只要進入國際 3 大離岸風機廠商,包括西門子歌美颯、Vestas(維特斯)與奇異(GE)供應鏈中,就能合作進入印度、日本、韓國,甚至是美國的市場。

包括塔架、水下基礎、電力設施、海事工程,風機零組件等所有生產者都要做到品質保證,且獲得國際 3 大離岸風機廠商認證,才有機會在市場中存在。而且供應鏈都是重資金投資,建廠成本高、土地需求大,有很高的競爭門檻,台商在工廠管理與安全穩定,可以獲得國際風機廠的青睞,有機會在站穩台灣市場後搶進亞太與印太市場。

展望》政府應因勢利導,創造外商誘因,超前部署先進技術

然而,台灣在發展離岸風電產業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如歐盟代表曾經重炮批評台灣離岸風電國產化比率「過度官僚,不切實際,也有違反 WTO(世界貿易組織)規定的嫌疑」;但經濟部否認台灣違反 WTO 規定。業者表示,外國開發商是要賺錢,政府是要將技術留在台灣與創造就業機會,目標不可能一致,這也代表台灣零組件國產化政策仍須面對一股逆流。

陳世芳建議,政府應因勢利導,讓台灣的優勢發揮,例如政策可以補助國際風機巨擘,把先進風機測試中心設在台灣,因為台灣海峽有颱風、地震,地質環境也複雜,如果下一代大型風機組,如 14~15MW(百萬瓦),甚至未來的 20MW 能在台灣環境通過測試,就有足夠數據可以證明此風機在全世界的惡劣環境都可以正常運作。

如果此想法與政策獲得外商認可,先進的風機技術與設計中心都會落腳台灣,才是根留台灣,這將是多贏的戰略。

此外,台灣離岸風電產業供應鏈目前有好的戰略地位,但也要跟得上技術發展的腳步。目前固定式風機仍是主流,但近期北歐離岸風電新興的浮動式技術也開始受到矚目。相較於固定式風機,浮動式風機可安裝在水深 50 米深以上區域,能運用外海較為穩定風能,達到更高效率。而且浮動式風機可以在陸地上組裝,省下工作船成本,預料將是5年後亞太地區離岸風力發展重點項目。

上緯能源執行長林雍堯指出,台灣在固定式風機開發晚了歐洲 15 年,但浮動式平台技術歐洲才剛起步,根據 Carbon Trust 的報告,到了 2026 年,固定式風機和浮動式風機的成本將達到「黃金交叉」,台灣風電產業應該超前部署,成為供應鏈的先行者,技術才能真正掌握在台商手中。

台灣海峽風場潛力是世界最佳,也讓台灣離岸風電產業商機無限,但關鍵在於,台灣廠商是否能真正擠進大型先進風機的供應鏈中,市場觀察點包括今年天力的本土葉片、世紀樺欣風機塔柱是否成功出貨,以及特瑞斯海事工程運作是否順利等,開展離岸風電產業建設黃金 10 年,現在正是關鍵時刻。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CGP Grey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