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會為 iPad 換用 macOS 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08 日 0:00 | 分類 Apple , iPad , iPadOS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剛過去的蘋果春季發表會,庫克化身特務偷取 M1 晶片,並安裝到 iPad 的情境劇堪稱名場面,展現諜報電影場景,還是第一次。

另一方面新 iPad Pro 也著實令人驚歎,蘋果將桌機使用的 M1 晶片移植到 iPad Pro 等輕薄行動設備,有趣的是側面看新 iMac 和 iPad Pro 造型十分相似,就像 iPad Pro 的放大版。

兩者都使用 M1 晶片,再加上蘋果近年越來越強調 iPad Pro 生產力,iPad Pro 會不會直接換用 macOS?雖不少 iPad Pro 用戶期待如此,畢竟 macOS 桌面端各種生產力應用能快速補齊 iPad 大型軟體缺失,同樣晶片也意味兩者不會有相容問題。

但遺憾的是,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下一台電腦,何必是電腦

2020 年 3 月,蘋果發表 iPad Pro 2020 時用「下一台電腦何必是電腦」宣傳標語,人們訝於蘋果文案魅力同時,也有不少調侃 iPad Pro 和傳統 PC 相比缺乏生產力,就算有巧控鍵盤也缺像 Adobe Pr、AE 這種常用生產力工具。

iPad Pro 究竟有沒有生產力,其實和個人工作量息息相關,但從蘋果宣傳語就能看出對 iPad Pro 產品定義和 Mac 不一樣,兩者並非同類,也就不會使用同一套作業系統。

iPad 裝 macOS,就成了另一種意義的 Mac,尤其現在 iMac、MacBook Pro、iPad Pro 都採用 M1 晶片,以往透過晶片確認產品定位的方式失效了。不妨假設蘋果真這樣做會怎樣,iPad Pro 12.9 吋用 macOS 和現有 MacBook Pro 倒相似,應用程式顯示不至於擁擠或過小。

但 10 吋不到的 iPad 呢,更小的 iPad mini 呢?應用程式在如此小螢幕顯示,桌機引以為傲的分割畫面就沒有意義,因為太小了,小螢幕與 macOS 結合還會引發不少操作問題,精確度、鍵盤快捷鍵和觸控板等都需要調整。

即便有觸控板的巧控鍵盤現在也僅能和 iPad Pro 和 iPad Air 搭配,iPad 和 iPad mini 並不相容,新 12.9 吋 iPad Pro 還因 Mini LED 螢幕的影響厚了一點,導致要換鍵盤模具。

iPad 換用 macOS 對自身產線衝擊巨大,不僅是好不好用的問題,還有能不能用。

退一步說,就算蘋果讓 iPad Pro 使用 macOS,iPad Pro 和 Mac 產線衝突會更劇烈,甚至會出現 iPad Pro 侵占 Mac 產品線。和 MacBook Pro 對比,就算以後 MacBook Pro 晶片更好,iPad Pro 還是有應用程式生態優勢。

使用 M1 晶片的 Mac 就算擴展部分 iPad 應用程式,但大多基於觸控互動開發,觸控板操作體驗還是比不過 iPad Pro。

再說像 GoodNotes 筆記應用程式需配合 Apple Pencil  才能使用,Mac無法觸控也就不能用,應用程式生態和互動操作優勢必然會促使用戶選擇 iPad Pro 而非 MacBook。兩者在相應種類發展才是常態。

賈伯斯在首款 iPad 發表會,用個比喻告訴大眾iPad是什麼,是 iPhone 和 Mac 中間的產品,可說是硬生生闢出新消費區間。

今天看來,蘋果仍照賈伯斯規劃前進,會後蘋果硬體工程高級副總裁John Ternus  接受 Techcrunch 採訪時也說到 iPad 和 Mac 不會融合,並表示一直為製造各類最好的產品而努力。

互動方式定義產品

回過頭看 iPad 和 Mac 系列,很輕鬆就能發現核心區別在於互動,Mac 為傳統電腦,形態已被鍵盤加滑鼠的互動方式固定了。從 Mac 誕生那刻開始,鍵盤+顯示器組合一直沒有變化,無非就是螢幕變大、重量減輕,從近年 iMac 使用 M1 後大幅縮減的外形就能看出。

幾十年產業發展讓鍵鼠互動成為電腦業主流,只要不變,圍繞它建構的龐大軟體生態及用戶習慣就很難改變,這也造成電腦產品最終形態不會大改變,只有輕薄加高性能晶片的漸進式更新。

iPad 則不同,從誕生就極接近最終形態,從 iPad 產品線變化也可看出,無非就是螢幕邊框變窄、去掉實體 home 鍵而已,這一切也和蘋果制定的核心互動方式:觸控有關。

賈伯斯曾在初代 iPhone 發表會說手指是最好的互動方式,人類自誕生以來就在學習使用手指,身體一部分的它無疑比鍵盤滑鼠等外部工具更容易學習,易用性及發展潛力都更高。

這互動特性之後也移到 iPad,隨後增加的 Apple Pencil 更像手指的延伸,蘋果前設計總裁 Jony lve  也表示 Apple Pencil 僅為創作而生,手指則是操作互動界面的基礎,兩者目的性完全不同。

直到近兩年出現的巧控鍵盤,也是生產力零件。我們能在 iPad 和 Mac 看到同樣的 Adobe 軟體,但不同互動方式決定人們以不同方式使用。

iPad 並沒有沿用滑鼠那套游標一一對應的邏輯,為了提升控制精準度,iPad 游標遇到按鍵時往往會自動吸附、增加一層灰色陰影,讓人們明確知道這是按鍵,又不會與原有手指點按的互動邏輯衝突,畢竟兩者對操控精確度、按鈕距離的要求不一樣。

純粹搬運 macOS 鍵鼠那套互動邏輯,到 iPad Pro+巧控鍵盤使用體驗不一定好,畢竟現在仍然有不少人不習慣使用觸控板。

核心互動的差別,決定兩者是不同類的產品,為了快速提升產品生產力一刀切為 iPad 裝上 macOS 系統是偷懶,觸控互動仍然有許多可能值得探索。iPhone、Mac、iPad 三者中 iPad 發展年齡最短,前兩者都邁入成熟期,iPad 還在兜兜轉轉,就是因硬體冗餘。

iPad Pr o的遺憾,在於硬體冗餘

iPad 用戶對換用 macOS 的期待當然情有可原,觸控是更好用、更先進的互動方式,iPad 已接近此品項最佳化,只要找到取代鍵鼠的生產力互動,iPad Pr o為平板電腦和 PC 融合的新產物很合情合理。

巧控鍵盤配件加入後,這期望似乎更近了,既然無法快速改變用戶習慣和使用生態,那麼直接接入擁有鍵鼠互動的外接鍵盤就是捷徑。

但仍沒有解決 iPad 生產力的核心問題:硬體性能冗餘,從 iPad Pro 2018 開始,新硬體對消費者吸引力一直不算高,iPad Pro 2018 甚至在二手交易 App 成為最保值的 iPad。iPad Pro 2020 新增的光學雷達和 A12Z 處理器也一樣,普通用戶無法從晶片性能提升感覺明顯差異。

就算 2021 年  iPad Pro配備 Mini LED 螢幕,硬體品質達真正業界頂尖,仍沒有夠強應用程式搭配強悍的硬體,過分流暢的使用體驗甚至成了 iPad Pro 發展的桎梏。

PC 領域有著名的「安迪比爾定律」,大意是 Windows 系統及第三方軟體對硬體的要求越來越高,讓消費者對更高性能的英特爾處理器有需求,而英特爾更新處理器提高性能,也能讓 Windows 拓展功能。

這樣才能形成健康的發展規律,消費者為更好體驗付費,軟體廠商基於更好的硬體性能創建出體驗更好、同時對硬體要求更高的軟體,遺憾的是這定律沒能在iPad實現。

蘋果全球行銷高級副總裁 Greg Joswiak 受訪時也提到類似觀點,iPad Pro 還有極大性能空間有待開發者利用,並表示很快就會有相關開發人員發覺。

可能性更大的結果是蘋果仍會繼續推動大型生產力應用程式進入 iPad 生態,極有可能也包括 Xcode、Final cut X Pro 等蘋果自研應用程式,以往蘋果發表會展示 Mac 強大性能時也是用它們當示範。之前也看到有不少創作者拍攝時將 iPad 當成攝影機,這也是蘋果以往宣傳片拍攝過程慣用的方式,Mini LED 螢幕的高畫質剛好可滿足專業影片創作生產要求。

iPad Pro 遺憾的地方也是最值得期待的地方,用戶仍可期待蘋果在 WWDC 大會進一步推動 iPad 生態成長。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