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公里外的勞資糾紛?NASA 那起傳說中的「太空罷工」事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16 日 0:00 | 分類 尖端科技 , 科技趣聞 , 航太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在地球,想要調解任何一場勞資糾紛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是發生在太空、距離地球400公里外的勞資衝突呢?在市井傳說裡,NASA就曾發生一起史無前例的「太空罷工」事件。

傳說中的「太空罷工」事件

說起美國太空總署(NASA)在冷戰時期的太空史,人們往往會提及1970年代的「太空實驗室計畫」(Skylab),許多人在聊起\對NASA的意義之餘,大多也會提及太空實驗室計畫期間那場史無前例的「太空罷工」。

國際太空站的雛型

太空實驗室計畫是NASA在1973年啟動的計畫,從某種方面來說,太空實驗室計畫可以說是日後國際太空站(ISS)計畫的雛形,而NASA從中累積的硬體、軟體、管理經驗,都成了日後ISS計畫、乃至此後所有任務的重要基礎。

根據NASA的規劃,太空實驗室計畫共分為四個階段,三批太空人將先後進入太空做實驗,而那起傳聞中的「太空罷工」,就發生於第三批太空人執行任務的期間。

▲ 儘管這次任務是三位太空人的「太空處女秀」,但NASA一開始還是為他們安排大量工作,為他們日後的壓力、疲勞埋下伏筆。圖為當年三名太空人的合照,由左至右分別為卡爾、吉布森和波格。(Source:NASA,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太空菜鳥,加油!

有鑑於第二批組員超乎預期的工作表現,NASA一開始就為第三批太空人們規劃了更繁重、密集的工作內容,舉凡太空漫步、做各種科學實驗、觀測天文現象等──NASA似乎忘記,第三批太空實驗室計畫的三名組員卡爾(Gerald Carr)、波格(William Pogue)和吉布森(Edward Gibson)都是初次上太空的「太空菜鳥」。

早上接任務,整天按表操課

除了大量的工作,更糟糕的是,當年NASA還使用了緊迫盯人的管理手段來管理三名太空人。在任務初期,三位太空人的一天從接收地面控制人員傳來的任務清單、聆聽任務簡報開始,這份清單幾乎可說是詳盡列出三位太空人每分每秒該做什麼,期待他們上緊發條、按表操課。

在這種環境下,三人進度很快便落後NASA的規劃,同時和地面控制團隊的關係也每況愈下。

吉布森就曾抱怨:「任何經歷過這種管理方式的人都知道,就算只有1小時,感覺也夠糟了,但我們可是24小時都生活在那種情境裡。」

「那根本一點建設性都沒有,且因為我們沒辦法自主判斷應變,導致我們根本無法準時完成所有的事情。」

▲ 媒體繪聲繪影下,當年三位太空人因疲勞而發起「太空罷工」的故事,就這麼傳開了。圖為三名太空人在訓練過程交談,由左至右分別為吉布森、卡爾和波格。(Source:NASA

史上第一場「太空罷工」?

根據媒體說法,在這種高工作量、高壓管理方式造成的雙重壓力下,進入太空後一段時間,三位太空人就再也受不了了,打定主意要發動一場「罷工」,讓地面控制人員了解他們的處境。

1976年《紐約客》雜誌(New Yorker)報導,記者庫珀(Henry S.F. Cooper)寫道:「大約任務進行到一半左右,有一天,三位太空人決定要發起某種靜坐罷工。那天,卡爾、吉布森和波格停止手邊的工作,轉而做他們想做的事。」

到了1980年,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HBS)更將所謂的「太空罷工」發展成個案分析的教材,並提到:「1973年12月27日這天,三位太空實驗室計畫的太空人把無線電關掉,拒絕和地面控制中心聯繫。」

此後經年累月下來,太空實驗室計畫知名的「太空罷工」故事,就這麼傳開了。

▲ NASA美國詹森太空中心(NASA Johnson Space Center)內,三位太空人正在進行模擬訓練。(Source:NASA

任務這麼多,偷吃步一下沒關係吧?

但根據當事太空人及NASA官方的說法,所謂的「太空罷工」似乎是另一回事。

吉布森說起當年的情形時表示,當初約任務執行到一半時,心力交瘁的三人決定要偷吃步:三人決定輪班,每天早上只派一人參加例行任務簡報就好,讓另外兩人多一點時間打理自己,或是完成手邊任務。

「這個方法執行得挺不錯,」吉布森表示:「但有一天我們沒說好,導致那時我們完全沒有人負責跟地面控制人員聯繫。」結果便是大概有90分鐘──約莫就是太空實驗室環繞地球一週的時間,NASA地面控制人員都無法與三位太空人聯繫。

「太空實驗室回來了」

至於NASA方面,對這起事件又有稍微不一樣的解釋。NASA指出,外界口中的「太空罷工」發生於1973年聖誕節,當天早上,NASA地面控制人員便知會三位太空人,出於技術因素,當天雙方大概會有90分鐘時間無法聯繫。這90分鐘過後,NASA的地面控制人員順口說了一句:「繞完整整一圈、完全沒有任何聯繫後,太空實驗室回來了。」這句話似乎成了日後外界誤會三位太空人發動罷工,以為他們刻意關閉無線電的源頭之一。

太空人罷工一整天?那天其實是休假

至於某些故事「三位太空人罷工一整天」的說法,NASA相信這同樣也是誤會所致。NASA指出,按照當初的時程規劃,1973年的12月26日本來就是三位太空人的休假日,通常太空人們會在休假這天調整工作節奏、洗澡、閱讀,或是單純欣賞難得的太空風光。

12月25日當天,NASA地面控制人員開玩笑地告訴太空人卡爾:「嘿,如果你們想要的話,我想你們明天可以放個假。」卡爾回答道:「(好的,但)明天我們還是會保持通訊管道暢通。」NASA推測,這起玩笑加上對太空人日程安排的誤會,便導致「太空人罷工一整天」的傳聞不脛而走。

卡爾本人在2000年受訪時,他也提到了這起「太空罷工」的故事,不過在他的回憶裡,那場通訊空檔是發生在休假日,也就是12月26日,而非12月25日。

▲ 鏡頭前吉布森正在操作儀器,準備要觀測太陽。(Source:維基百科

沒有「太空罷工」,一切都是誤會

綜觀來看,就NASA、當事太空人的觀點而言,外界所謂的「太空罷工」,似乎更像是一次次誤會,加上太空人累積下的疲勞所致。

就算不論「太空罷工」的真偽與否,三位太空人的過勞也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在12月30日當天,三位太空人和NASA很認真地舉辦了一場會議,會後NASA也同意讓步,決定減少三位太空人的工作量,也同意給予他們更多的自主權,放棄剛開始那種緊迫盯人的管理方式。

自主空間多,工作效率、成果大幅上升

從結果來看,這些小改變的效果十分驚人,三位太空人在擁有更多自主空間後生產力大增,三人完成的工作總量遠超出NASA的預期──甚至超出了以工作量驚人著稱的第二批組員。

此外,太空人們也開始享受起這段待在太空的美好時光。吉布森表示,在與NASA開會後,他開始有了餘裕可以進行額外的太陽觀測工作,還有了時間可以待在窗邊靜靜欣賞地球的美。

▲ NASA事後檢討坦承,當初他們確實沒有給三位太空人足夠的時間與地面控制團隊磨合,導致雙方的關係確實不若前兩批組員融洽。(Source:NASA

NASA:沒有給適應期、安排太多工作

至於NASA自身,也從這次任務中獲益良多。NASA在事後坦承,當初他們確實沒有給三位「太空菜鳥」足夠的時間,適應在無重力環境下工作的感覺,一開始也為他們安排了太多工作。

除此之外,NASA也沒有給予三位太空人充分的機會與地面控制人員磨合,因為在三人準備任務期間,地面控制團隊的全副心神都放在協助第一批和第二批組員上,導致三人和地面控制團隊的關係不若前兩組太空人那般融洽。

不能派全菜鳥陣容出任務

根據美國天文雜誌《天文學》(Astronomy)的報導,NASA在此後也修改太空任務規定,像是禁止全由「太空菜鳥」組成的陣容負責整個太空任務、鼓勵太空人問題剛發生,或是可能發生的時候就盡早與地面控制團隊溝通,以免問題一發不可收拾。

▲ 即使日後再也沒有機會上太空,吉布森也沒有因此離開NASA,他最後成了太空人訓練團隊的一員,將他的經驗傳承給新一代太空人。圖為三位NASA的工作人員正在協助太空人卡薩達(Josh Cassada)穿上太空服。(Source:達志影像)

此後未再上太空,成為訓練團隊一份子

此次任務後,這三位太空人再也沒有上過太空,但吉布森倒是沒有因此與NASA分道揚鑣,他隨後加入NASA太空人培訓團隊,幫忙挑選訓練後來的太空人。

連上帝都想知道

可是每逢說起這件早已傳遍世界的「太空罷工」,吉布森多少還是感到有些唏噓──畢竟沒有人希望辛苦訓練工作後,只被世人記得他曾發動一場子虛烏有的「太空罷工」。

「(我們)努力訓練、工作,結果卻被一個故事(太空罷工)凌駕,這種感覺可一點都不好玩。」吉布森無奈地說:「每次有人提到我們的任務,總會講到太空罷工事件。」

「我很確定要是我能進天堂,連上帝都會問我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N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