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資源分配至 COVID-19,全球其他嚴重傳染病防治工作進程受影響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22 日 0: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印度於去年 3 月為了對抗疫情開始採取封鎖措施,肺結核(tuberculosis,TB)的通報案例也隨之下降至原先每個月案例數的七成。但對於科學家來說這可不是好消息。印度是目前唯一即時收集肺結核疫情的國家,肺結核案例下降可能反映的是因為醫療資源分配至武漢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上而導致肺結核未被確診或者無暇顧及。

除了肺結核之外,其他包含愛滋、瘧疾等傳染病的防治都因為 COVID-19 疫情而受阻。從去年許多國家紛紛祭出封鎖政策之後,原先大量施打的麻疹(measles)、小兒麻痺(polio)、腦膜炎(meningitis)疫苗都被迫暫停,百萬名兒童也因此暴露於疾病威脅下。公衛機關暫停運作、醫療人員調度傾向、必需藥品、器材運送受阻以及民眾擔心染疫而不願前往醫療院所等都不利於這些疾病的防治。

疫情對這些疾病防治的影響目前仍然難以準確估算,研究者只能透過其他間接方式估算造成的影響,例如參考尚未接種的兒童數目估算染病卻未確診的可能性。COVID-19 疫情造成的連鎖反應也勢必延續至疫情結束後。

承受最大衝擊的往往是較貧窮、醫療系統也比較脆弱的國家。這些傳染病中最棘手的包含肺結核、麻疹以及小兒麻痺。

肺結核的潛在風險

去年 COVID-19 超越了肺結核感染造成的死亡數,但在一些開發中國家肺結核仍然是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今年 3 月 WHO 公布全球接受肺結核治療的人數下降了一百萬人,相當於回到十年多前的水準,去年全球估計約有比往年多五十萬的人數死於肺結核。

肺結核由結核桿菌(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感染造成,結核桿菌會損害肺部導致慢性疾病,可能在幾年後造成患者死亡。全球超過 20 億人長期帶有結核桿菌感染但免疫系統仍可控制,其中約 5~10% 潛伏感染者會經歷開放性結核病(Active tuberculosis)。超過 100 年歷史的卡介苗(Bacillus Calmette–Guérin vaccine, BCG)雖然無法阻止結核桿菌傳播,但能有效阻止結核桿菌感染在兒童體內惡化成嚴重疾病。

肺結核確診後患者需要服用為期六個月的藥物。但自從 COVID-19 疫情爆發以來,與呼吸道傳染病相關大多資源被挪往處理肺炎疫情,肺結核患者也不易前往醫療院所進行診斷或者取得治療,因此也反映在印度的肺結核統計下降上。

旨在對抗結核病的跨國組織 Stop TB Partnership 專家與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等單位研究者合作,在去年 5 月間推估,在最糟的情況下,3 個月的封鎖加上 10 個月的恢復期對結核病防治系統所造成影響可能在 2020 至 2025 年間導致全球結核病案例增加 630 萬例並增加 140 萬例死亡。

但去年 5 月所提出的估算現在看來似乎太樂觀了,因為肺結核的進程緩慢,很難在短時間內掌握影響範圍。今年 3 月 WHO 提出的報告顯示,去年 2020 年全球接受肺結核治療的人數比 2019 年少了 21%,去年死於肺結核的人數估計可能增加了 50 萬人之多。雖然印度確診肺結核的數目已經在往合理狀態逐漸提升,但仍比疫情爆發前少了約 12%。

印度已經採取措施讓患者至少每個月能夠取得足夠的藥物,避免冒險頻繁出入醫療場所,同時也主動的深入社區找尋可能的感染者,避免錯失治療時機。

麻疹的威脅

在另一方面,在 2019 年疫情爆發前由於部分地區醫療資源缺乏導致幼兒疫苗接種率過低,全球麻疹案例上升至 87 萬人,並且造成以幼童的為主的 21 萬人死亡,是近十年來的高峰。

麻疹病毒傳染力高,會導致腹瀉、聽力損害、肺炎及腦炎等症狀,又因貧窮地區營養不良問題加成導致 3~6% 的患者死亡。

2020 年 3 月 WHO 宣布暫停大型疫苗接種活動,使各國倉促取消原先計畫。雖然 5 月時 WHO 又公布了在安全前提下重新恢復疫苗施打的準則,但仍有 24 個國家尚未重啟疫苗施打且可能繼續延期。

和結核病情況類似,2020 年全球麻疹的通報案件異常的低,只有 8.9 萬件。可能原因包含疫情使管控難度提升,加上 2019 年有很多兒童感染麻疹因而建立起較高群體免疫,但更有可能是因為封鎖措施、旅遊限制和社交距離連帶阻止麻疹病毒傳播。專家擔憂被延後的麻疹疫苗施打使兒童暴露於風險中,一但防範 COVID-19 的限制放鬆,麻疹病毒就會快速散佈。

2014 年時西非多國就曾經因為伊波拉疫情防治而暫緩麻疹疫苗的施打,雖然 2015 年便重新恢復施打,但仍在伊波拉疫情結束後兩三年間爆發大規模的麻疹疫情。專家目前正積極呼籲以非洲高風險國家為主的各國儘快採取行動以防悲劇重演。

非洲第二人口大國衣索比亞只有六成兒童接種疫苗,自 2017 年後便再也沒有大型疫苗接種計畫,原訂於 2020 年 4 月的疫苗接種計畫也被延期,專家估計若相關單位沒有採取措施,在 2020 及 2021 年間將會導致數千名兒童死於麻疹。為了避免顧此失彼,在受限於疫情的情況下衣索比亞讓人員在配備口罩與消毒劑防護下,對 1,450 萬兒童施打麻疹疫苗,使國內兒童達到超過 95% 的施打率,是第一個在疫情期間重啟疫苗施打的國家。

國際組織希望以衣索比亞為例引導其他尚未能恢復施打的國家重新展開施打工作,但隨著 COVID-19 疫苗已在非洲各地展開施打,可能會持續排擠到其他疫苗的運送及實施。

小兒麻痺症的困境

根除小兒麻痺病毒在疫情前就進行得不太順利,在巴基斯坦與阿富汗以及非洲地區都有疫情。

去年 3 月起有 28 國超過 60 項大型疫苗接種計畫被暫停。學者預估若遲遲沒有重啟疫苗施打,將使小兒麻痺疫情呈指數成長。後來雖然在 5 月便決定開始重啟疫苗施打,但小兒麻痺病毒已經開始散播成長。

在爆發 COVID-19 疫情前,小兒麻痺病毒在阿富汗防治工作就因為疫苗安全性不受信任、民眾拒絕施打疫苗、工作人員被殺害以及塔利班的禁令等導致三百多萬兒童無法接受疫苗。在非洲也因為謠傳小兒麻痺疫苗施打工作者藉機利用非洲兒童測試 COVID-19 疫苗,而使得施打工作難以進行。儘管如此,小兒麻痺症疫苗的施打確實在過去幾個月內有效的使案例降低,現在的關鍵是防止傳染再度提升。

目前各國仍主要將資源投入 COVID-19 疫情的防治工作,但有些國家也已經同時對其他長久潛在的傳染疾病採取防治措施,將精力稍微挪回兼顧其他傳染病的防治。但 COVID-19 疫情仍會持續多久難以預測,疫苗施打在大多數地區也只處於剛開始的階段,因此這次疫情對於更多其他傳染病以及公衛系統的影響仍難以估算,需要持續觀察並規劃措施。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