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開朗基羅雕像,需要細菌拯救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6 月 05 日 0: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科技趣聞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梅迪奇小聖堂(Cappelle medicee)是義大利佛羅倫斯聖老楞佐大殿兩座擴展建築,建於 16~17 世紀。新聖器收藏室(Sagrestia Nuova)由米開朗基羅設計。​新聖器收藏室內,他為美第奇家族成員陵墓設計四個雕塑,用一天四時段命名:《晨》、《暮》、《日》、《夜》。

▲ 梅迪奇小聖堂的雕塑《日》。(Source:Flickr/George M. Groutas CC BY 2.0)

如今過去數百年,雕塑表面早已出現污漬與變色,華麗的白牆也暗淡。雖然近十年修復,修復人員已去除大部分瑕疵,但面對那些頑固污漬,他們毫無辦法。

經研究,這些污漬似乎與佛羅倫薩統治者亞歷山德羅·梅迪奇(Alessandro de’ Medici)有關。他的遺體放在梅迪奇小聖堂的石棺裡,但下葬前並沒有充分處理,才造成難以去除的污漬。

2019年11月,梅迪奇小聖堂博物館請來義大利國家研究委員會,用紅外光譜發現這些雕塑和兩座墳墓上的方解石、矽酸鹽及其他有機殘留物,正是這些物質構成難以去除的污漬。

他們決定嘗試用細菌「吃掉」污漬。

義大利國家新技術局的生物學家安娜·羅莎·斯普羅卡蒂(Anna Rosa Sprocati)從近1,000種菌株選了幾種最合適的,不過它們通常用於分解石油或重金屬。她實驗室的一些蟲子倒是很喜歡磷酸鹽和蛋白質,可米開朗基羅喜歡的卡拉拉大理石也是美味佳餚。

所以梅迪奇教堂博物館的前任館長莫妮卡·比蒂(Monica Bietti)最後沒有選擇它們。

去年秋天,由於疫情影響,梅迪奇小聖堂開放時間大幅減少。莫妮卡·比蒂決定要趁此機會,給這些頑固的污漬上一課。梅迪奇小聖堂博物館前館長組織一個包括科學家、歷史學家、修復專家的小團隊,試圖尋找最適合用於雕像的菌株。

他們在祭壇後測試菌株,她稱這些選中的細菌都無害,也沒有孢子。最後團隊選擇施氏假單胞菌CONC11,這是一種呈淡黃色、邊緣不規則的菌體,是從那不勒斯附近製革廠的廢料分離出來的。

對付不同污漬,他們還使用不同細菌。紅球菌清除耳朵的鑄模殘留物、膠水及油污,源自油菜黃單胞菌的黃原膠對付雕像《夜》臉部,墳墓上方的朱利亞諾公爵頭像也接受類似待遇。

▲ 經修復的雕像。

對於造成這場災難的亞歷山德羅,他們則使用叫Serratia ficaria SH7的細菌。比蒂說:

SH7 吃了亞歷山德羅。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George M. Groutas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