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針對當下,iPad 未來可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6 月 10 日 8:30 | 分類 Apple , iOS , iPad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當庫克(Tim Cook)偷偷把 M1 晶片塞入 iPad Pro 時,幾乎明示 iPad Pro 將來的地位,也更讓人期待 WWDC iPadOS 的表現。

只是 WWDC 2021 第一天公開演講結束後,不僅 iPadOS 15 沒讓人眼前一亮,iOS 15、macOS Monterey、watchOS 8 似乎也只是小細節創新。加上沒有傳聞任何一款硬體(如新 AirPods、新MacBook)發表,讓人提不起勁。

系統大版本更新若從新介面、新功能來看,iOS 15、iPadOS 15、macOS、watchOS 8 確實挺「無趣」。但系統升級並非只是新介面、新功能,更像下棋,每步落子都需要「瞻前顧後」。此番蘋果四大系統沒有更新介面,新功能不多,應是蘋果策略。畢竟剛在 iOS 14 介面大改動,加入小組件這類打破 iOS 常規的變化。

新系統蘋果算是理清 Mac 與 iPad 的關係,同時對現階段 iOS 也不再「打高空」,而落在「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回歸科技與人文的連結。

「未來可期」的 iPad 和 iPadOS

iPad 到底定位是什麼?iPadOS 15 出現之前,很多人都對它充滿幻想,希望蘋果打通 iPadOS 和 macOS,但蘋果比我們都「謹慎」。

(Source:蘋果

iPad 到底是不是下一代個人終端?或說 iPad 會不會是新一代個人電腦?蘋果之前答案有些「模棱兩可」,既是也不是。Yes 的地方是,蘋果把 iOS for iPad 獨立成 iPadOS,同時加入 Dock、分割顯示協作,操控方式吸收一些 macOS 的理念,硬體加入擴展性更強的 USB-C,以及塞入 M1 晶片,並先於 MacBook 使用 mini LED 螢幕。怎麼看都有「後浪」意味。

No 的地方是,iPadOS 14。於是 M1 iPad Pro 發表後,所有人都在等解除「封印」的 iPadOS 15。只是蘋果採煞車了,沒有照大家意思做 iPadOS 15,或說沒有把 iPad 做成「觸控的 Mac」。「完整」可說是 iPadOS 15 新特性的關鍵詞,「完整」分割顯示功能,「完整」介面,「完整」備忘錄。

分割顯示操作更直覺方便,對觸控螢幕更友善,但「指揮中心」功能暫時只支援部分自家 App,後續 API 可能會給第三方 App。新增 App 資源庫其實也與更方便畫面分割有關,分割時就不用點開 Dock 或調出最近任務。

從這些更新來看,iPadOS 15 其實還是延續 iPadOS 14,很實際的 iPad,Mac 與 iPad 的界限依然很明顯。生產力方面,拋開華麗辭藻,生產力就是「能賺錢」。我們幻想蘋果會為 iPadOS 下放一些「生產力」工具,如 FCPX 這類專屬 macOS 的 App。

但針對開發者的 WWDC,蘋果 iPadOS 15 引入新 Swift Playgrounds,簡易輕量版 Xcode,可程式編碼、擁有 Swift 語法代碼自動補全功能、本地編譯、還能直接預覽效果,甚至可直接提交至 App Store。因此嚴格來說, Swift Playgrounds 並不是完整的「生產力」工具,更像針對青少年的 App,培養程式編碼思維為主,編碼為輔。

硬體面蘋果大刀闊斧,先進、領先的統統安排;但軟體(生產力)卻淺嘗輒止。與 Mac 的界限反而更清晰,macOS 依然會是當下「生產力」最全面的選擇,而 iPad Pro 針對的依然是小眾群體,如繪畫、創意、設計等。

從另一角度來看,Mac 是過去個人電腦操控方式的最好呈現,用滑鼠移動選擇,用鍵盤輸入,時不時點開選單點選。下一代電腦到底是什麼樣子,誰也不清楚。但下一代個人電腦肯定不會延續鍵鼠操控方式,看來更近似直覺的「觸控拖放」,可能也正是基於此,蘋果並不願意把 iPadOS 融入舊操控理念,而是慢慢摸索新時代的操作理念。

iPadOS 15 這一代,蘋果終於理清 iPad 與 Mac 的關係,MacBook 面對生產力需求,iPad 針對新時代,只能說「未來可期」了。

回歸中心的 Mac 和 macOS

iPad 和 Mac 的關係,蘋果全球行銷副總裁格雷格·喬斯維亞克(Greg Joswiak)曾表示「它們就像光譜的兩端,但都正確。」iPadOS 15 更新可以看出,蘋果眼中 Mac 依舊是個人電腦、「生產力」最好的答案。筆者更看到 macOS Monterey 一些「中心化」功能。

名為「Universal Control」(通用控制)的跨裝置接續互通,是以 Mac 為中心,用一套鍵鼠操作 MacBook(iMac)和 iPad Pro,當然這套鍵鼠得是 Mac 的。不僅簡單跨裝置操控,而是生態等級聯動,利用一個「拖放」就能在不同系統傳輸文件。似乎 iPad 在 Universal Control ,就是 Mac 的延伸,「強大」的配件。

「AirPlay to Mac」簡單來說就是「投影」功能,發揮 Mac 的大螢幕和揚聲器優勢(iMac 更甚),無論聽歌或看影片,都有更好的視聽體驗。不管 iPhone(AirPlay to Mac)還是 iPad(Universal Control),跨裝置操作幾乎都以 Mac 為中心,前者是娛樂後者是工作。

蘋果上一個類似 Universal Control 等級的跨平台功能是 AirDrop,透過 AirDrop 就可打破 iOS 和 macOS 的系統屏障,可文件傳輸,即使無網路環境依然可工作。筆者還記得搭飛機時與同事一同分享 4GB 電影,倘若沒有 AirDrop 就不會實現。

Universal Control 其實就是複雜化、連續化、進階版的 AirDrop,打破系統之間的界限,提升跨裝置工作、協作效率。iPad 和 Mac 協作大概有 AirDrop、並行和新系統 Universal Control 三種方式。AirDrop 並非即時,僅最基本的文件共享,並行則是 iPadOS 的 App 等級應用,僅是螢幕延伸,文件系統沒有聯通共享。

現在 Universal Control 則綜合上述優勢,出現的意義可能並不亞於 AirDrop。隨著 Mac 平台和 iPad 平台都轉向 M1 晶片,硬體隔閡更小,往後 Universal Control 只會更深入,但前提是以 Mac 為中心。也就是當下生產力是以 Mac 為中心,iPad 更像 Mac 的輔助。

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蘋果給 iOS 15 的一圖流總結,數量繁多的新功能小卡片,說明 iOS 15 更新更多還是細節。更新到 iOS 15 Beta 1 後,備機 iPhone X 出奇流暢及穩定,似乎新系統也改進 iOS 14.5 不穩定的問題。iOS 15 不少新功能其實也圍繞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Source:蘋果

FaceTime、SharePlay 功能補全其實是為了溝通交流,也算疫情下催生的新功能。或許也可以說,這是蘋果為員工所做的功能,畢竟在美國本土,很多科技企業依然在家上班,團隊協作和分享應該是他們的需求。

除此之外,專注模式同樣也為 WFH 準備,不同場景不同 App 提醒,也就能用軟體區分「工作」和「生活」。

由於疫情肆虐,2020 年徹底改變的不僅是生活,也影響到部分科技公司的關注點,「數位遺產計劃」便是如此,更像是「電子設備」的遺屬授權,一些回憶不會因不幸而封存於數位世界。iOS 15 並非讓你眼前一亮,也可能持續做不同的事,其實更像在這特殊時期做特殊的事,或「科技以人為本」吧。

(Source:蘋果

本屆 WWDC 好像開在科技高速公路上,蘋果車停休息站,趁機鬆口氣,喝可樂吃漢堡,讓持續亢奮的精神休息片刻,重新思考如何繼續在瞬息萬變的科技高速公路高速奔馳,或轉找更平坦的路途。

對等待許久的果粉來說,新系統新鮮感不足,有些失望,但對蘋果來說,新系統或許只是個開始,不斷調整不同設備的定位,思考 iOS、iPadOS、macOS 的未來如何轉變。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