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馬間諜軟體醜聞,揭以色列科技外交黑暗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7 月 22 日 8:00 | 分類 手機 , 資訊安全 , 軟體、系統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以色列公司 NSO 集團(NSO Group)開發的間諜軟體「飛馬」(Pegasus)近期遭揭發,用來監控世界各地人權工作者、記者及政治人物,有專家認為,這揭發以色列科技外交,以及先進科技發展的「黑暗面」。

以色列間諜軟體監控廣,記者、政治領袖都在列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衛報( Guardian )、世界報(Le Monde)等全球數十家媒體,最近共同發表調查報導,揭露疑似遭以色列從事網路情報工作的公司「NSO集團」開發的飛馬間諜軟體監控的名單,總數高達5萬筆電話號碼。目前有上千筆電話號碼已確定所有者身分,包含189名記者、85位人權工作者、65名企業高管、數名阿拉伯王室成員、600多個政治人物和外交情報官員,甚至有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南非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等國家元首。

衛報報導,飛馬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間諜軟體。藉著應用程式、作業系統漏洞,或透過簡訊、Whatsapp等通訊軟體散布連結並吸引用戶點擊,將間諜軟體植入手機。飛馬可24小時監控手機,不僅取得用戶個人資料、收發訊息、照片與通話,甚至遠端啟動手機麥克風和相機,紀錄用戶一舉一動。

成立於2010年的NSO集團,總部設在以色列特拉維夫(Tel Aviv)北方的海爾茲利亞(Herzliya),主要替政府開發監控工具,追緝可能透過加密通訊軟體逃逸的罪犯。

NSO集團已否認有關飛馬軟體涉及大規模監控記者與民權人士的報導,並堅稱所有技術銷售都獲得以色列國防部批准。

NSO發言人赫許克維茲(Oded Hershkovitz)告訴以色列軍方電台(Army Radio),這份電話號碼清單與NSO「沒有關聯」,而與其他公司和開源軟體有關。赫許克維茲說:「我們至今還沒收到證據,清單有人確實遭飛馬系統攻擊。」

以色列國防部則表示,並沒有取得NSO客戶收集的資訊,並強調以色列「只有批准將網路產品出口給政府實體,供合法使用,而且只能使用在防範與調查犯罪,以及打擊恐怖主義。」

以色列科技外交,恐弊大於利

由於NSO開發的網路監控產品出口都必須通過政府批准,與其他先進武器系統一樣,認為是以色列長期促進外交關係的工具之一,但專家也警告,這種先進監控系統銷售事業的蓬勃發展,可能弊大於利。

以色列智庫國家安全研究院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高級研究員古桑斯基(Yoel Guzansky)表示:「武器出口為以色列建立各式各樣關係」,他指出以色列透過武器貿易,與中東、非洲及亞洲國家建立和平關係。

古桑斯基告訴法新社:「有時候傷害會大於利益」、「以色列可能會認為是在幫助專制政策壓迫公民社會。」

「不幸的商業模式」

以色列網路法律師及隱私權專家克林杰(Jonathan Klinger)同意這看法,並認為「以色列是壓迫性科技的孵化器。」但他認為「大問題」是,NSO的這些監控系統出口,在以色列法律下並不構成犯罪。

克林杰也批評,以色列利用在約旦河西岸、加薩走廊及東耶路薩冷的巴勒斯坦人,來測試新監控系統,助長這「不幸的商業模式」。但克林杰說,這個市場非常巨大,因為「自由民主國家數量有限,全世界有更多獨裁政權。」

NSO沒有揭露哪些國家政府購買產品。但清單顯示,這些電話號碼集中10國,包含亞塞拜然、巴林、摩洛哥、沙烏地阿拉伯及阿拉伯聯合國大公國。

以色列去年與巴林、摩洛哥、蘇丹及阿聯達成歷史性外交關係正常化協議。古桑斯基表示,取得監控軟體,並非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關係深化的唯一理由,「但當然會有幫助。」

科技的黑暗面

NSO科技過去曾引起以色列政府擔憂。2019年以色列創新局(Israel Innovation Authority)執行長亞倫( Aharon Aharon)表示,他認為NSO是科技進展「黑暗面」的一部分。

儘管媒體的調查報導讓飛馬間諜軟體侵犯人權的問題浮上檯面,但以色列網路專家布魯克斯─坎布勒(May Brooks-Kempler)說,她不認為NSO會面臨根本性威脅。

布魯克斯─坎布勒表示:「這種企業的客戶都是政府部門。這可能意味(以色列)國防部會多一點審查,但最終獨裁者不會在乎全球新聞媒體。」

(本文由 中央廣播電台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