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lodyne 內鬥加劇,董事長後 CEO 也被「免職」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7 月 23 日 17:02 | 分類 光電科技 , 公司治理 , 自駕車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誰也想不到,自動駕駛光達明星公司 Velodyne 有天會陷入窘境:繼創始人兼董事長「被免職」後,CEO 也即將「被卸任」。

近日 Velodyne 官網聲明:

Anand Gopalan 將於 7 月 30 日辭去 CEO,並退出董事會。

聲明沒有透露 Anand Gopalan 離職原因,也沒有任命新執行長,而是設立行政長官辦公室(OCE,Office of the Chief Executive),由幾位高階主管組成。同時董事會聘請高層獵頭公司,物色新 CEO 人選。

業界人士評價,這似乎只是公司人事變動;實際上可能更像內鬥的結果。

內部動盪持續已久

故事要從 4 個月前說起。2 月 22 日,Velodyne 官方聲明:

董事會調查後,發現公司創始人兼董事會主席 David Hall 及擔任首席行銷長的妻子 Marta Thoma Hall「表現不當且缺乏誠信」,罷免兩人,不過未要求兩位退出董事會。

數據顯示,David Hall 當時還是 Velodyne 最大股東,持股超過 30%。罷免消息一出,Velodyne 股價下跌 15%。隨後 Hall 夫婦聲明否定董事會的說法,並指責公司惡意誹謗。「公司管理已崩潰。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剝奪我們的職位,看起來更像權力掠奪。」

雙方各執一詞,真相撲朔迷離。

3 月初,David Hall 不滿加劇,正式退出董事會。他在信中寫到,自己對 Velodyne 的戰略方向和領導團隊有許多擔憂。從外媒報導來看,David Hall 擔憂主要是三方面:

  • 公司董事會將自身利益置於股東利益之上。
  • Velodyne 首席執行長 Anand Gopalan 無視他的意見,架空他的決策權。
  • 董事會排擠他提名的董事候選人 Eric Singer。

或許這封信沒有引起 Velodyne 董事會太大反應,David Hall 5 月 25 日再次反擊,對準當初公司透過 SPAC 上市時指派的兩位董事 Michael Dee 和 Christopher Thomas。他呼籲罷免兩位董事,並要求 CEO Anand Gopalan 辭職。

Anand Gopalan 是 David Hall 的繼任者,2020 年 1 月 David Hall 擔任董事長後辭去 CEO,由 CTO Anand Gopalan 接任。David Hall 指出,他與妻子被毫無理由免職是報復性的,因 Hall 夫婦本打算重組董事會並讓 Anand Gopalan 為疲軟的業績承擔更多責任。

在 David Hall 看來,董事會的混亂是 Velodyne 每況愈下的罪魁禍首。

外部壓力此起彼伏

證券交易委員會文件顯示,Velodyne 宣佈罷免 Hall 夫婦前一週,Velodyne 早期投資者福特出售持有的所有 Velodyne 的股票。加上 2020 年收入不達預期,Velodyne 股票也遭部分股東拋售。 截至 7 月初,Velodyne 今年股價下跌 50% 左右。由於股價跌幅過大,投資者損失嚴重,多家美國律師事務所曾對 Velodyne 發集體提告。

近期 Velodyne 又捲入商業官司。Criterion Technology 已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提起訴訟,指控 Velodyne 2016 年開始合作期間竊取商業機密,涉及 3D 映射和成像設備的光學外殼相關技術。Velodyne 表示正處於評估 Criterion 聲明的早期階段,並打算大力捍衛自己的權益。

產品方面,儘管 Velodyne 性能廣受好評,但同樣高昂的價格是自動駕駛公司不能承受之重。64 線光達高價時賣到 7.5 萬美元;16 線雷達產品也要 8 千美元。儘管 Velodyne 近年多次價格調整,但業界人士說法,Velodyne 的 16 線及 32 線產品已被中國光達業者趕上,比起 Velodyne 價格當然更有優勢。

如今 Velodyne 拿出夠便宜的 Velarray 主攻汽車市場,但這款產品能否得到用戶認可需要市場驗證。

同時服務方面,Velodyne 也可能有「硬傷」。早期 Velodyne 產品海外銷售都是代理商負責,直到自動駕駛業對光達需求漸盛,北京亞太區辦公室才於 2016 年成立。有員工說,只有買到一定金額,Velodyne 中國才會提供售前與售後服務。對自動駕駛公司來說,光達的一次性需求量並不大,選本土廠商購買回應會更快。

除了中國廠商一貫的削價競爭,Velodyne 還面臨 Luminar、Ouster、Innoviz 等實力強勁的對手。

紅極一時的行業一哥

儘管日子不好過,但不能抹殺 Velodyne 的先驅地位。Velodyne 歷史可追溯到 1980 年代,最早以音響業務起家,約 2006 年才拓展至光達領域。當時 David Hall 參加 DARPA 挑戰賽。 雖然機械故障未能完賽,但 David Hall 安裝在皮卡車頂的巨大旋轉式光達卻聲名大噪。Velodyne 自此開始向光達轉型。

到 2007 年 DARPA 城市挑戰賽,完賽的七隊中有六隊使用 Velodyne 光達。Velodyne 在光達領域難逢對手,資本與業界玩家都十分看好。2016 年 8 月百度與福特汽車一同投資 Velodyne 1.5 億美元,保證優惠、優先拿到稀少的 Velodyne 光達。

此外,Velodnye 還先後獲得 Nikon 2,500 萬美元融資和現代摩比斯 5,000 萬美元融資。可以這麼說,提起車載光達就絕對離不開 Velodyne。自 2007 年以來,Velodyne 幾乎為所有自駕車專案提供過光達。

為了支援公司發展,2020 年 7 月 Velodyne 通過與特殊目的收購公司 Graf Industrial Corp. 達成合併協定,以 18 億美元估值成功登陸那斯達克。這也稱為「借殼上市」,省下投資銀行的巨額管理費用、路演和法律費用及繁雜文書,只需要和 SPAC 公司併購就好。對 Velodyne 等量產盈利困難的科技公司來說非常友善。

不過也有一個明顯缺點,借殼上市後,SPAC 公司和原公司利益會綁在一起,可能不利公司管理,如 David Hall 對 Velodyne 董事會的指責。不知道公司管理層動盪及商業訴訟案件究竟會帶來多大影響,但 Velodyne 對前景仍感樂觀。

Velodyne 今年第一季收入為 1,800 萬美元,領先競爭對手 Luminar,後者銷售額約 500 萬美元。Velodyne 表示,有超過 25 行業 198 個潛在專案。即便 CEO 卸任也不影響 Velodyne 7,700 萬至 9,400 萬美元的收入估計。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Velodyne

延伸閱讀: